忆韩振巨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七日】永清县是北京周边的一个古老的小县城,老县城中心距离北京天安门七十公里,永定河横穿全县境内,高出地面几十米,老人们跟它叫“天河”。听老人说,在抗战时期,被中共八路以淹日本人为名炸开,没淹到日本人,却把老百姓的良田房屋给毁了,从此河道改道多次。

永清县隶属河北省廊坊市,这里是辽宋时期古战场,有辽代白塔寺,近年又发现了宋辽时期的古栈道。在过去县城有城墙,庙宇,民风淳朴,乐善好施。然而,共产邪灵暴力夺取江山后,各种运动不断,反右,四清,大跃进,文革,六四屠城,因距离北京近,跟形势跟的紧,也使这个小县城生灵涂炭,文化古迹被毁的荡然无存。

九十年代气功高潮时期,法轮功真善忍象一股清泉孕育着这个古老小县城,启迪了人民的善念,有国家功臣、有局长、县里的领导、有校长、有各单位的职工、有老板、有农民开始修炼法轮功,大家都按真善忍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自己,每天晨炼,晚上学法,小县城笼罩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许多人患有多年的疾病好了,在社会上爱打架的小痞子归正了,有捡到几万元交到派出所。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使这个小县城道德迅速回升,人心向善,造就了数不清的好人好事。

韩振巨是永定河老故道河畔边上的一个普通农民,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按照师父的教导努力做一个品德高尚的人,敢于讲真话,吃亏忍让。乡里乡亲们有困难缺帮手,他都是主动上前帮忙。他所种的责任田地边地沿,从不多种一行庄稼,别人挤占土地、踩了自己的庄稼也不与人计较,是十里八乡人人皆知的大好人。

那年他给地毯厂打工,干了一年厂子说亏损,没钱给就折给他几块地毯顶工资,自己卖去吧(别人都给钱了)。这是欺负人啊,一个农民谁都不认识卖给谁啊,而且到了年关了,他媳妇不干,想去找他们要钱,老韩就跟媳妇说,咱们修大法了,做事得为别人着想。

韩振巨
韩振巨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和中共相互利用,动用了倾国之力,疯狂迫害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民众,害怕民众上访,由于这个地区地理位置比较特殊和北京搭界,各个路口都有人把守。有很多法轮功学员是骑自行车去北京的,老韩也是这些人中的一员,抱着一颗赤诚的心去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实际情况。

一九九九年十月,韩振巨把家里农耕用的一辆马车卖了一千三百元,给家里留了一半钱,就去了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天安门派出所非法关押二十九天,然后被天安门派出所转交给永清县公安局押回看守所拘留。大概十多天,永清县610、公安局,为叫韩振巨写不修炼的保证,用阴损缺德的招,欺骗韩振巨说他父亲去世了,看守所外边你家里来了好几十口人,等着你去哪。

二零零零年底,韩振巨不顾自己的安危,再次进京上访,为教人向善做好人的高德大法说句公道话,却被扣上了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送至廊坊市万庄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恶警为改变他的信仰,每天强制他干十五、十六个小时的体力劳动,并派专人进行监视,并以减刑来引诱,但韩振巨始终不为所动。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万庄劳教所无力使韩振巨改变信仰,就将他送到保定高阳劳教所进一步迫害。这真是出了虎穴又入了狼窝,惨无人道的迫害又开始了。高阳劳教所恶警白天强制劳动,晚上不准睡觉,用电棍电、铐死人床等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还使用酷刑“地铐”,也就是在地上镶两个铁环用铐子铐上双手人不能起来,白天晒着,晚上蚊子叮虫子咬,就吃饭的时候打开一会,韩振巨被地铐一个多月。

酷刑演示:铐地环
酷刑演示:铐地环

在这种丧失人性的迫害下,韩振巨就是坚强不屈,并几次绝食抗议。就这样在劳教所度过了两年的地狱生活,韩振巨出来时手都变了形,堂堂正正走了出来。

因为他始终不改变对真善忍的信仰,回到家后永清县公安局一科张振清和乡派出所等人时常找到家中进行骚扰,使得韩振巨一家无法正常生活。二零零二年中共十六大前夕,三圣口派出所,乡政府干部几个人突然闯进韩振巨家中,象土匪一样强行把韩振巨绑架至县经编厂洗脑班关押起来,当时一同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四十多人,非法关押达十六天,在关押期间大家一起绝食反迫害,直至中共邪党十六大结束才将人放回。

中共人员们见韩振巨信仰坚定,就捏造罪名,说韩振巨去一炼功人家串门是反转化,又非法劳教韩振巨。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三日早上, 韩振巨被永清县公安局政保一科张振清,还有610头目于勇,三圣口派出所所长赵甲臣,教导员书万臣等强行从家中绑架,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直接送劳教所。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串门也成了违法,还要遭受牢狱之苦;自觉做好人却遭受如此对待,这就是江泽民和这个邪恶的党所标榜的“以德治国”、“依法治国”!在中共所谓人权最好时期身为610政府人员,公安人员,和三圣口乡政府人员,拿着老百姓给你们交公粮纳税人的钱,来迫害老百姓。

韩振巨第二次被非法劳教,送至唐山开平劳教所后,反迫害绝食抗议,可唐山劳教所却用灌食的方式进行折磨,他多次写复议书,却石沉大海。二零零三年省610伙同省司法厅,对全省劳教所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春雷行动”,集中到高阳劳教所,从省各劳教所抽出打人最狠的警察,进行了一场惨绝人寰的残酷迫害,将韩振巨和北京籍的一位周姓同修,送往保定高阳劳教所进行强制转化。高阳劳教所,把来自全省各劳教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分开,从思想和肉体上进行高压攻势。恶警李大勇将韩振巨扛起来再摔下,叫大背跨,可以把人摔晕;还用绳子把他吊在窗户上三天三夜。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高阳劳教所恶警用二寸多粗的木棍把韩振巨打的遍体鳞伤,棍子都打断了几节。有一恶警拿砖头朝韩振巨的两肩,头部砸,把韩振巨砸的当时就不省人事,醒过来后恶警又拿起砖头要砸,这时警察问韩振巨你恨我吗?韩振巨说我不恨你。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唤醒了警察的良知,这个警察放下了手中的砖头。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后来警察们对韩振巨说,我们也知道你是冤枉的,可是上级让这样干,没有办法。韩振巨对警察说,可是你们要知道,即使按中国法律你们也是违法的。你们身为司法警察,本应该维护司法公正,却执法犯法、破坏法律。

韩振巨在高阳劳教所险些被迫害致死的消息被家人得知后,家人急忙赶赴劳教所看望,高阳劳教所害怕承担责任,就匆忙将韩振巨退回了开平劳教所,使韩振巨的家人白跑了一趟,也未见到被打的奄奄一息的亲人。

唐山开平劳教所继续迫害。进入二零零四年又一波的所谓“转化”开始了,那时唐山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也多了,每天强制观看污蔑诽谤大法的光盘录像。最后把二十多没转化的学员关进教育处东侧二楼进行迫害。法轮功学员们集体绝食反迫害,韩振巨每天给大家背法,增加正念,他还每天给廊坊写复议书,说我们是冤枉的,法轮大法是正法。他半夜被恶警李屹掐脖子,恐吓。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四日,韩振巨家里接到劳教所韩振巨病危通知,等赶到劳教所后,劳教所却不让立即见面,直到第二天才告知家人,说韩振巨突然全身抽搐,死于心脏病,把韩振巨的妻子带到医院的太平间里。见到了再也不能睁开眼睛的亲人,韩振巨的妻子悲痛欲绝,当掀开韩振巨的衣服,见后背大面积青紫,劳教所做贼心虚,怕事情暴露,给了三千元的赔偿,把尸体匆忙火化。

三千元一条人命,家属告状无门。公安局一个局领导说上边有命令是法轮功上访、告状的一律不受理。

把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给活活迫害致死,五月十五日~十六日在韩振巨火化和出殡之时,永清县公安局出动全部警力把守村口路口,不让法轮功学员和韩振巨家人接近祭拜。突然响雷阵阵,苍天为之落泪,人神共愤,警示邪党对好人的迫害。

迫害二十年了,法轮功学员在遭受迫害的时候都没有仇恨 ,在这二十年中没有一起用暴力伤害过你们,还用大善大忍的胸怀,给你们讲清真相。那些个为了金钱和政绩而参与迫害的警察、官员们,你们该醒醒了,天灭中共即将到来,赶快悬崖勒马,停止迫害,退出党团队,给自己的未来留条后路。


迫害韩振巨的部份责任人:
唐山劳教所所长 许德山
唐山劳教所副所长阮大国
高阳劳教所李大勇
永清县公安局局长付立军
永清县610主任于勇
永清县公安局 张震清
永清县三圣口派出所所长赵甲臣
永清县三圣口派出所教导员书万臣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