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年如一日 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一日】大法弟子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我们的生活就和讲真相救人紧紧联系在一起了。不善言谈的我努力放下面子,鼓起勇气,见人就讲,尽量不落下一个有缘人。

这些年来,通过大法弟子不懈的讲真相,常人愿看真相光盘的真不少,很多人见了我就问又来新的了吗?大家都反映新唐人评论员说的都是事实,很现实。有些人你给他一个光盘,他还要问:还有别的内容的吗,再给我一个。有时带的多,我就再给他一个真相电影光盘,或者《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我说,这个更好看,说的全都是事实。特别是岁数大的都爱要。有的人说:我们家是大家常聚堆的地方,我都把光盘放给他们看。

如果一个常人从内心真正明白了大法真相,他就会成为一个活传媒,能间接的救人。所以作为救人的使者,不要嘴懒,要多问、多讲、多发,众生都在盼得救呢。但表面上他不会给你说,你快救救我吧,你快给我退党吧。我们不应被表面的假相所阻挡,放下面子多救人。

学法修心是讲好真相的基础

学好法,不带任何个人的观念,心态就好,并且言谈举止都大大方方的,常人就能感受到你正的能量,知道你是真心为他好,自然就没有戒备心、顾虑心,你讲的每句话他都愿意听。随着修炼的提高,心性也越来越高,大法弟子的能量场能制约常人,能解体他背后的邪恶,制约他当时思想中不好的想法,人的善的一面、明白的一面就起作用了,三退也就容易了。

我一般都到集市上讲真相,人多面广,真相资料容易发。我讲完真相都会送给有缘人一本真相册子,有的常人喜欢看就给他多本不同内容的,叮嘱他回家好好看,里面都是叫人做好人的,内容很好。最后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会有福报,神佛会保佑你的。

讲真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救人不能敷衍了事,要下工夫去讲,深入的去讲,放下面子,鼓起勇气讲,遇到骂人的也不要被他带动,依然保持慈悲的心态讲。

一次碰到一个人冲我嚷嚷:“你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你看现在多好……××党每月开给我好几千的工资,你给我开钱,我就退!”他把退党当成了交换条件。我给他讲:“我们没有反对什么党,是它在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我也没吃××党的,也没喝××党的。你不工作,谁也不会给钱。再说钱也不是××党给你的,是老百姓的纳税钱养活了××党。它不做工、不种地,哪来的钱?你的工资是你年轻时付出了,你是在领取你自己的劳动所得。是共产党把咱们骗了。”

他听后态度缓和下来,我再進一步讲:江泽民利用共产党的一党专政,上台养了一帮贪官,周永康贪了900个亿,徐才厚家里的钱财金银珠宝用大卡车拉。现在大官巨贪、小官大贪等等,疯狂打压修炼法轮功的好人,更令人神共愤的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卖给国外国内的有钱人,真是天理难容。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灭中共,三退才能保平安。

我这些年为救人出门一般不空手,有天身带六本真相册子,带上笔纸,去超市买好东西,出了超市门口,见一位60多岁的男士买了一大车菜往摩托车上摞,我微笑着象熟人一样打招呼:买这么多,你开饭店啊!他回答:是啊,我在和平路开饭店!我说咱们见面就是缘份,送给你本好书看看吧,我问他是党员吗,给他讲了真相,问他姓啥,叫什么名,他很痛快的用真名退了党。我走到步行街,遇到一位50多岁的妇女,也是顺利的给她用真名退出了少先队。那天我带了六本真相册子,一路讲一个退一个,真是超常发挥,接连退了两男三女,我知道这都是法的威力。

给学生讲真相劝三退

给学生讲真相,我觉的是我们讲真相中的一个薄弱点,因为孩子大多都在学校上学,在家也是和家长在一起,很难有机会接触到他们,天真单纯的孩子在学校受党文化的毒害很深,他们没有自己独立的思考机会,被灌输了许多变异的思想,无神论的谎言。特别是九九年迫害发生后对法轮功的大肆诽谤,伤害了许许多多纯真的孩子。

我家在学校附近,这也是我的一个偏得,我一有机会就去给孩子讲真相,特别是星期五放学时间,接孩子的家长加上放学的孩子真是人山人海,有时恨不得自己长出三头六臂来救学生。当正念强的时候,一会儿就能讲退十几个学生。我一般给他(她)们讲天安门自焚真相,告诉孩子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栽赃陷害法轮功的:王进东都烧成那样了,两腿间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子还完好无损;刘思影的气管割开了还能声音清晰的唱歌等等。

一次,我正好看到学生放学了,在我犹豫不决是否出去时,头脑里立马显现师父的法“大难前必须争分夺秒”[1],我大步流星的跑出去,一会儿功夫劝退五、六个学生,叮嘱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拿真相册子、护身符,一边还要记名字。孩子们很单纯,几句话就能劝退,而且都会报出自己的真名。

当然我能讲多少就尽量讲多少,因为时间紧迫,孩子要急着回家,我就抓紧给他们真相资料回家看。一次我遇见一大群初三的学生,就微笑着走过去问:你们怎么还没回家呢?其中有个孩子说在等车。我说:今天碰到奶奶就是有福的,给你们一人一本书看,还有光碟。孩子们都过来要,可是真相带少了,不够分发的。我说你们在这等着,我回去拿,我一连回去拿了两趟。那些没得到的,都伸过手来喊:给我!给我!每个人都给他们真相册子,也有要光盘的,还有要护身符的。我讲过真相后,一个一个问他(她)们的名字,记在本子上,我怕落下名字,又一个个落实了一下。那天的场面很祥和,一切都是师父帮着做的。这样的情景经常出现。但有时也会遇到一个学生不退、其他学生也不退的情况。

到偏远农村地区讲真相

前几年,同修开车,利用晚上休息时间,到二百里外的偏远地区发真相资料,我们同时还张贴真相不干胶。有时回到家时天都亮了,但我们一点都没感觉劳累。

后来我们每星期白天去一次,到农村集市上、山会上讲真相,或者挨家挨户讲,农村人朴实善良,大多数人都能接受我们带来的大法福音。

有一次我们给一户人家讲完真相,那家的一位七八岁的小女孩主动给我们带路,领着我们一家家的去讲,我们都很受感动,最后我们劝她回家去,别让她家人担心。她才恋恋不舍的走了,我们真心祝愿她有个美好的未来。

我们这里的一大帮老年同修在救人方面做得很好,她们最小的五十多岁,最大的八十来岁。从秋天起,就相伴今天赶庙会(救人)、明天赶山会,一直到过大年前的集市,这一下可忙了做资料的同修,也忙了司机,几乎把所有的大集都派发了一遍又一遍。农村人朴实善良,也容易劝退。有一次我劝退十七人,其中邪党党员就有八个,而且全是真名退的。我觉的这些社会底层的农民生活的很苦,很可怜,但他们也是无比珍贵的生命,我们更有责任救他(她)们。

我们去的那个地方是个真相空白区,同修少,所以我们才决定常去那里救人。

十几年如一日 传送大法资料

这些年来,我几乎一直担负着我们这一片接送真相资料的工作。二零零九年在集市上讲真相时被派出所警察绑架了,被关在铁笼子里。我想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没做完,请师父救我出去。因为当天下午有十几名同修要到我家交流切磋,我请求师父安排别让同修去我家了,我的钥匙被警察抢走了。我牵挂家里还有一箱子《九评》,还有给同修们分好的真相资料还没送出去。我当时一点也没有想自己的安危,只是着急我负责的传送资料工作还没做好。可能是那时候的心性达到了那一层的标准,在师父的加持下,当天晚上我就回家了,因回家及时,没有耽误同修用资料,钥匙我也要回来了。

后来有个老同修管着分资料,我负责送。这两年,我考虑到同修岁数大了,往楼上搬很吃力,我就主动帮忙分资料,第二天骑电动车把一大袋子资料送到约定地点。我想既然师父安排我做这个事,我就一定做好,我认为这是我的责任和使命。有时拿资料的同修有事忘记了,或者去晚了,我都不急不躁,耐心等待。再不来,我就送家里去。不管刮风下雨(大雨除外),从未耽误一次。

有一年的冬天,雪下的特别大,路滑难走,为照顾年龄大的农村同修,别让她们骑电动车来。我看到象镜子一样的路面,我也放弃了骑电动车,推着自行车、带好资料就上路了,来回三十多里路,在结冰的路上稳步前行,一路背着《洪吟》,想到哪句就背那句,不知不觉就回到了家,刚到家,鞋底就掉下来了。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为何不要〉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