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学校领导对我态度的根本改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日】我是教育系统的一名女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岁。在我二十岁时患了一种很顽固的皮肤病——白癜风。开始只有胸部有一点,很快就发展到全身,给我的身心带来极大的痛苦。从此我走上了一条艰难而漫长的寻医问药之路。我曾在烈日炎炎下暴晒,弄得浑身起水泡;也曾剃了光头每天跑很远的路去烤电、扎针灸,六十天不间断;也曾一次性购买大量药品服用。钱没少花,罪没少受,病却没见好。中、西医和偏方都不行,我又抱着强烈的治病欲望走入气功锻练。练着练着,我出现了什么自发功和宇宙语,不但病没治好,而且我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糟糕,浑身无力,简直成了个废人。我真是绝望了,脾气很坏,怨天尤人。

就在我生不如死、走到人生绝境的情况下,我喜得一本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当我一口气读完这本书的时候,我非常激动,一生中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难题都迎刃而解了。我想起了以前每当我痛苦绝望的时候,内心深处似乎总有一个声音:“你的病会好的!”当时我觉得很奇怪、也很神奇,不知道这个声音来自何处,但是却给了我继续生存下去的力量和勇气!我明白了原来师父一直都在看护着我、保护着我!使我的人生能走到与大法结缘的这一时刻。

感谢师父的无量慈悲!从此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常常被一种温馨的能量包裹着,内心宁静而祥和,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和美妙!

一、第一位校长从逼我转化到保护我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流氓集团对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造谣污蔑、对法轮大法开始铺天盖地的疯狂迫害,教育系统更是邪党重点洗脑迫害的对象。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八点多,我们学校的校长在去教育局开会之前就已经知道会议的内容了,他派人来我家通知我中午去学校等他。他回来后向我转达了会议精神,强迫我放弃修炼。

当时我很迷茫,法轮大法教我们做好人,怎么会遭打压和取缔呢?!因为我受邪党洗脑多年,不相信邪党那么邪、那么坏,会撒弥天大谎、公然欺骗老百姓、对好人残酷打压。我内心很矛盾,当时我手里正拿着一本没有封面的英语书,无意中我惊奇的看见目录中一行英文变大并晃动了一下,这句英文的大意是:他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要偿还的!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帮助我!

那年暑假后开学了,校长对我大吼着拍案而起,不断的给我施压、逼迫我转化。他让中层领导也联合起来轮番给我洗脑,停了我的课、没收了我的身份证,并且派同事到我的家里進行骚扰,给我的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在我心里承受达到极限的时候,为了解脱自己和家人,我鬼使神差般的写了诽谤大法、污蔑师父的文字,他们当时放过了我。而当我通过学法明白过来的时候,却心如刀绞、痛苦万分。常言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而我却背叛和出卖了把我从痛苦的深渊中解救出来的恩师和大法!我算是人吗?畜生不如!其实他们并没有真正的放过我,到了下个月,仍然让我写放弃修炼的什么思想汇报。经过痛苦而艰难的抉择,我再也不想为了苟且偷生而背叛师父、诽谤大法了。我横下一条心、豁出去了,郑重写下了自己真实的想法,并亲自放在校长的办公桌上:“尊敬的校长,我不想欺骗你,也不想欺骗自己。法轮大法是正法,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于天下!”按照他的个性,对于违背他意愿的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但是他没有打击我、也没有报复我。这对于独断专横、说一不二的他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一场不敢想象的魔难与迫害就这样烟消云散了,我深感修炼大法的神奇!真如师父所说:“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1]“法轮大法是正法,只要修炼者按照大法的要求守住心性,去掉执著心,在修炼中放弃任何不正确的追求,就一正压百邪,什么邪魔都怕你,与对你提高无关的什么人都不敢侵扰你。”[2]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骚扰过我、也没有把我上报,反而保护我。在一个周六的上午,我正在家里休息,派出所把电话打到学校找我,据说是有个同修遭绑架把我也说出来了。校长在惊慌失措中没有找到我家的电话号码。为了我的安全,他让副校长立即停止手头的工作、马上到我家通知我离开家避避风头。可惜副校长晚了一步,我儿子告诉她我已经被两个警察带走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有惊无险。回家后我给校长打了个电话,他惊喜的说:“你没事就好!可把你大哥吓坏了!”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因为我们一直是很严格的上下级关系,他总是很严肃的表情,在那关键的非常时刻,他却称自己是我大哥,我很感动!

在工作中,我努力按照真、善、忍去做,任劳任怨,连续多年担任毕业班英语教学,经常是我刚接手时,学生的成绩很不理想,在我和学生共同努力一年后,英语分数大幅度提升。尤其是校长的儿子,初二期末成绩刚刚及格,而中考成绩却达到了九十多分,他对我非常满意,也很感激。他曾对我说,他让我教他儿子班,他是有私心的。他妻子也当面对我表示感谢。但是我对他儿子并没有特殊的关照,我悟到是师父帮的忙!

整个社会世风日下,大多数老师都很自私,对工作挑肥拣瘦,经常有人找校长要求调换工作或学科,校长曾对我的一位同事发脾气:“你们谁对工作撂挑子我都不怕,我就怕两个人,因为没有谁能替代他们的工作。”其中他提到了我。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因为工作为难过他。在最严重的迫害初期,我仍连续三年被评为优秀,并晋升一级工资。在全校只有校长和我两个人。让那些自我优越感很强的中层领导和老教师们既羡慕又妒嫉。校长曾说过我是我们学校英语教师大王。正如师父所讲:“但是你们修炼中的境界、你的修炼状态,会体现在工作当中,会做的很好,把你放在哪里都是一个好人。”[3]

我想全校领导和教师都已经从我身体的变化和对待工作的态度上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因为以前我身体极度糟糕,难以支撑繁重的毕业班教学。校长曾亲自找熟人、托关系为我治病;我也曾连续七十多天每天请假将近一小时找气功师看病。但是都没有任何效果。而我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

二、学校书记的转变

二零零四年八月,因为两所学校合并,我来到现在的单位。在前两年,更换的新领导班子没有因为我修炼大法而找过我,我依然被评为优秀。直到二零零六年九月,因为来我校上初中的儿子在一次期中考试的试卷上写了“真、善、忍”三个字,他们很恐慌,书记给我施压、态度比较强硬。我正视着他:“我儿子从小接受的就是按照真、善、忍做人的教育,他只不过是在试卷上多写了三个字,他根本就不懂什么是政治觉悟等敏感问题,他的行为没有错。如果你们给我儿子施压、给他带来精神压力,你们得负责任。”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正念正行,解体了他背后的邪恶。他向我承诺不找我儿子了。我最后问他:“书记,按照真、善、忍做人有错吗?”他回答说没错,但是不能说出来、也不能写出来。我又问他:“你说这正常吗?”他无言以对。其实他本性是善良的。

有一次他提前告诉我说迫于上面的压力,他要在全校会议上谈谈法轮功,其实是给全校老师们洗脑、污蔑诽谤大法。我慈悲的看着他说:“你那样做,是对你有好处、还是对我们的老师们有好处?!”他虽然没在全校会议上提法轮大法,但是他在一次班主任会议上宣读了一份污蔑大法的文件,我碰巧就坐在他身边,我立即给他写了一个纸条:“请你不要把法轮大法与×教连在一起,法轮大法是正法,现在已经真相大白于天下!”当时他的表情很不自在。会后他向我解释说他是例行公事。很遗憾,我当时没有做到站起来维护大法。

后来我又给他写了一封真相信附上一个破网软件。以后在公共场合他再也没有对大法不好的言行,对我也是一直很客气、很尊重。师父说,“在讲真相中触动人根本问题的时候,同时感到大法弟子真是在救他的时候,我想人明白的一面就会表现出来。”[4]

三、新任校长宴请六一零人员为我解难

我儿子那件事也促成了我给新校长讲真相的机缘。在一次班主任会议上,他态度强硬的说不允许学生修炼大法,尤其是教师的孩子。我一听就知道他是冲着我来的。散会后我找到他,我向他讲述了我是如何走入大法修炼的以及我修炼后身体等各方面的变化,还讲了为什么三退等真相。他静静的听着,和他刚才在会议上的表现简直判若两人,他善良的一面出来了。最后他表示理解我,并对我的工作高度评价。

二零零九年七月,我因在周边县区讲真相遭非法拘留,我们本区公安局和教育局六一零非法组织也欲对我進行迫害。这位新校长凭借他的私人关系、冒着酷暑、开车为我奔波,自己掏钱宴请我区六一零人员,帮我化解那次危难。我当面感谢他说:“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你的善念善行一定会给你和家人带来福报!”我们当地派出所的所长曾对我说;“我们去学校调查你,你们校长总是拦着、不让我们见你,他总是替你说好话!”

在他二零一七年八月升迁调走之前,我发了一条微信:“校长,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天佑好人!”我不只是发给他的,也是发给全校教职工的。他对我的善言善行也改变了其他领导对于我修炼大法的态度!

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我的工作环境中,由于各种执著和人心,我没有做到真正履行自己神圣的使命,常常处于一种被动的讲真相的地位,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我深感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我唯有精進!感谢师尊慈悲呵护!

个人体会,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一、功法特点〉
[3]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