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二零一七年八月的一天下午,老家的村干部给我打电话,告诉我镇派出所的警察到村里找过我,调查我是不是炼法轮功,说他们那儿有我的信息。他告诉警察我早已搬走了,他什么也不知道。警察在我家房子外照了张相,就走了。

他给我打电话,只是想告诉我有这么一件事。我感受到了村干部的好意,他有意在保护我。我谢过村干部,赞扬他做的好,会有福报的。

放下电话,心里感觉到一点压力,觉的自己肯定在修炼上哪儿有漏了,才让旧势力钻了空子。这件事也使我联想起前几天的一个梦,梦中我骑着电动车,一条大狗跑过来要咬我,我一脚向它踢过去,由于用力过猛,把我自己踢醒了。原来这事师父在梦中提前提醒了我。这以后我加强了发正念,也向内找了找执着心,但找的不深入。

师父在回答弟子提问时说:“不管那个邪恶怎么疯狂,你如果没有毛病它不敢碰你。”[1]

我知道我现在必须认真审视一下自己的修炼了。向内找,向内找,向内找……一颗颗人心都暴露出来了,最突出的是怕心、妒嫉心、看不起别人的心、色欲心、争斗心。深挖这些执着心的根源、形式、危害,决心从根本上解体这些执着心,从零开始踏踏实实的修好自己,

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打压法轮功最严重的时候开始修炼的。面对邪恶的疯狂迫害,我没有害怕,毅然的走入大法修炼中来,当时学法不深,也不知道向内找,就知道师父是最好的,大法是最正的,中共迫害法轮功是最邪恶的。所以总是带着和邪党对着干的争斗心去跟世人讲真相,做证实法的事。

随着师父正法的推進,证实法的需要,二零零五年,我家建立了资料点,当时正是邪恶疯狂迫害的时候,确实压力很大,每天做资料,每周送资料,从不间断,没有节假日。由于学法少,炼功跟不上,还要上班,照顾家,有时确实感到很累很苦,心里有时抱怨,怎么就我这么苦、这么累。这时就有一个意念打过来:“干不好还不行呢!”我知道了这就是我史前立下的誓愿,我的使命,我生命的全部,必须全力做好。以后就不敢抱怨了,就默默的做好。

那时我的思想比较纯净,没有什么目地,就是觉的这是我的责任,必须负责;也没有被迫害的概念,因为我坚信我做的是全宇宙最正最殊胜的事,我为众生正在舍尽一切,全宇宙的生命都会佩服我,哪里还会有迫害?同时我坚信师父在掌控着一切,一切师父说了算。所以我一直坚信不会有迫害,就在这样纯净心态下,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艰难但又平稳的走过来了。

二零一五年诉江大潮开始了,起初我觉的自己没有受到邪恶的直接迫害,没有充足的理由起诉江泽民,后来同修整理的诉江模板出来了,我认真的看了通版部份,我的想法变了,我觉的我作为法轮大法的一个粒子,就应该堂堂正正的站在全中国人面前,站在全世界人面前,站在全宇宙众生面前,理直气壮的起诉江泽民,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为了不被落下,这是作为真修弟子应该做的。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没能上天安门证实法,举横幅,今天我一定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高举起,让全世界都看到。”我毅然决然的起诉了江泽民。当时我觉的我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任何邪恶都不配考验我,没有迫害,我坚定的定下了这一念。

修炼十几年来,我一直凭着大法弟子的这股劲在做着证实法的事,一直坚持着,一直“精進”着。可是随着我背完师父的《转法轮》一遍后,我渐渐的发现大法的内涵太博大精深了,我知道的太少了,我修的太差劲了,我自己太渺小了,这十几年来一直都没有真正的实修,只是凭着大法弟子的那股劲一直在干着,做着,看着很精進,实质并没修。

特别是学习了师父的新经文《致法国法会》和《致日本法会》后,更认识到修好自己的重要。我开始在一思一念上修自己,找自己的执着心。找到了许多没去的执着心:

一、 严重的怕心

记的邮寄诉江状,在邮局填单子写地址时,自己的手好象不是自己的,上下抖动,根本不听使唤,很长时间才填好。当邮局工作人员问我往哪寄时,我说:“北京”,心里还咯噔一下。

诉江后有的同修被骚扰,我又产生了怕心,就出现了自心生魔的假相。一天下午,一位乡下老同修带着她儿子、儿媳、孙子来我家,按门铃,我一听外面声音很嘈杂,有男有女,就以为是居委会的人来找我了,也没去猫儿眼看,坐在地上就发正念,好一会没声音了,隔一会又来敲门了,我以为他们又回来了,还接着发正念,就听外边有咳嗽声,一听是熟悉的女同修,才开了门。

我知道我有严重的怕心。我问自己,我为什么怕呢?原来我是怕自己做的事没理,怕扣上“诬告烂诉”的罪名,我仔细回想自己起诉江泽民的动机,又想想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那么多好人被劳教、判刑,酷刑折磨致残、致死,甚至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同时江泽民执政期间出卖国土,贪腐治国,真是祸国殃民,我起诉江泽民是为民除害,上合天意,下应民心,合理合法,是做的大好事,应该受到赞扬。这样一想就理直气壮了,也不怕了。

深入向内找,我还有一颗怕自己有意识不到的执着心,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的心。十几年来,我的心总是紧绷着,我不愿和同事一起回家,因路上我总是一边骑车一边发正念,或念“法轮大法好”,干活稍有空闲,我就发正念,晚上睡前也发正念,因为已经形成了习惯,不发就睡不了觉。

我还有一颗怕自己做不好的心,心里总是憋着一股劲,做证实法的事时,就精神头十足,可是一做家务,就心里发慌,觉的耽误了时间,在工作上也是,自己份内的活尽力做好,份外的活就不想干,多做一点就心里不平衡,觉的耽误了自己的时间,有这时间学法、发正念多好,看上去很精進,实际上走了极端,还是为私为我和妒嫉心。

二、 严重的看不起别人的心

我们学法小组有一位老年同修,有几次学法前总和我们讲另一位老同修的毛病,我指出老同修有看不起别人的心,看同修应该看同修的优点。切磋后下次学法前,她还说,我就觉的奇怪,怎么总说呢?是不是我也有这颗心,提醒我呢?向内找,发现我也有严重的看不起人的心。

我和甲同修共同做资料,甲同修被病业假相干扰,很长时间了也没过去,这样我承担的就多了,就累了。有时学法好,修炼状态好时,也能理解同修,默默的为同修发正念,加持同修,学法少,干活很累时,就守不住心性了,埋怨同修太安逸,不愿吃苦,总是依赖我,让我很累,老是看不起她。

我也很苦恼,努力修去这颗心,有时好些,但根还没挖掉。仔细查找,发现看不起人的心的根源是自私,自我,思维的基点不对,不能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总是想我怎么样了,我累了,我多付出了,别人占用我的时间了,别人不体谅我了 ,总之都是自我。

还有显示心,觉的自己比同修干的多,能吃苦,其实同修有很多优点,她比我细心,有智慧,有善心,十几年的正法修炼中,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同修真的很了不起。

师父在回答弟子提问时说:“你们都是同修,你们是敌人吗?你们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在世上救人,你们应该是最亲密的,互相帮助的,你看谁不顺眼?他的表面形像、行为,只是人这的,可是你们不都是神来的吗?神那面会这样吗?要从修炼上看哪。”[1]

对照师父的法我真是自惭形秽,我的心胸太狭窄,不能宽容大度;目光太短浅,不能站在正法的基点上想问题,不珍惜我们之间的圣缘,更没珍惜我们共同走过的路。

找到执着心,我决心彻底修掉它们,把它们连根拔起,和同修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共同配合好,走好最后的路。

师父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2]。我真的应该在实修上下功夫了。一天晚上,我需要干的活很多,为了节省时间,我说我不吃饭了,就要去干活,同修说她不去干了。我嘴上没说什么,心想你不干就不干吧,你不干我干,心里刚有了点不平衡,就被我压下去了。

看着一堆的活,我不知先干哪个,心想一个一个干吧,总会干完的。一边干活一边向内找,为什么总看不起同修呢?以前总以为同修依赖我,仔细看看自己的心,原来是我有严重的依赖同修的心,心里总是渴望同修多做些,帮我减轻负担,一旦没达到我的愿望时,就升起埋怨心,这不是严重的依赖吗?妒嫉吗?我升起了对同修的感激之心。我的观念转变了,同修突然来和我一起干活了,还给我做了丰盛的晚饭。

三、 没有慈悲心

正法修炼十几年来,我总是按着师父说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3]去做,不管哪个同修需要帮助,我都尽全力去帮,真的当成自己的事做,钱财上、精力上付出很多,当时的心很纯净,也没求什么回报。那时同修都很感激,可是后来风言风语的就传到我耳朵里来了。学法好,修炼状态好时,我就想想自己当时做事的心态是不是符合法,是不是有自己的私心,没有找到个人的任何目地时,也就一笑过去了。学法少,状态不好时,人心就上来了,就要耍人的狡猾的心混事了,可毕竟知道自己是个修炼的人,是不能那样做的。却没有深入找自己的人心,自己到底错在哪里。

最近我听明慧网上的去除党文化的交流文章汇编录音,发现自己身上党文化的毒素太多了,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有些自己都感觉不出来。

一天早晨,乙同修来我家取东西,说了她和丙同修切磋的几件事,看的出来,乙同修完全为丙同修好,切磋的也在法上,可是我看到了乙同修身上严重的党文化:说话语气不善,带着指责、埋怨、强势。这不就是以前的我吗?虽然做了许多事,付出很多,但同修没感到温暖,其实是自己没修出慈悲心,是人在做事,不是神的状态。

由于党文化的毒害,自己说话刻薄,无意中不知伤了多少同修的心,在这里真诚的向同修道歉:同修,对不起,请原谅。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