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 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七日】我平时还能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修自己,可是有半个月的时间,我居然只会学法和表面上做三件事,没有发现自己心性上的问题。一天天就那么过去了,我意识到自己修炼状态已经完全不对了。我努力学法,并集中自己的意识到自己的思想中,查找自己的一思一念,我发现集中不了。经过集体学法和同修交流,并思索自己的问题所在,意识到是这段时间发正念不足。

一天晚上,发了半夜十二点正念后,我清晰的意识到自己空间的邪恶在阻碍我修自己。我开始连续长时间的发正念。开始发正念时,每一分钟都是很煎熬的,思想中不想发下去,我知道那不想发下去的念头就是邪恶打到我思想中的,我不断的守住正念,一分钟一分钟的延续着发。一个小时之后,那种不想发正念的感觉没有了,但是思想中却没有清理干净的感觉。我又继续发第二个小时,当两个小时正念发完后,我感觉到体内堵的东西,松动了,这时已经下半夜两点多钟了。我打算发到凌晨炼功,我就继续发正念彻底清理解体那些败物。我感受到一大团一大团的东西从我后脑勺中清理了出去。

同时,我看到为什么这段时间走的这么沉重和艰难,为什么这么多同修被病业迫害或绑架迫害?就是在正法的最后,旧势力在全面的被销毁的时候,它们不愿意被打下去,就死死的抓着大法弟子不放,因为大法弟子有执著的地方是它们唯一能延缓自己被销毁的地方,而它们能抓住我们的办法就是死死的抓住我们的执著,加强它,使执著变的牢固和不容易被认识。旧势力在被销毁的绝望中,通过加重迫害,把同修拖下去,延缓我们回归的时间从而达到拖延它们被销毁的时间。

三个小时正念发完,头脑已经很清醒了,我又炼了五套功法后,睡了一个多小时,这时,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在路上走着,结果越走越偏,不小心掉到一个污水塘中去了,头都沉進去了,丧失了意识,突然我在水塘中意识复苏了,我站了起来,发现水到我胸口,不足以淹没让我窒息,但是我发现自己很沉,上不来,再一看身上缠了一床棉被,棉被中浸满了污水,很重,我解开棉被丢掉,顺利上了岸。还梦到我吃了一碗饭后,发现饭里藏了好几只大蟑螂,很恶心。我醒了,明白了师父的点化。现在是冬天,那个大棉被就是求安逸心,我是被求安逸心一点点的拖到路边掉到污水塘中的,污水就是邪恶,它充满了我求安逸心那个位置,把我压住不能动了。那个饭里的蟑螂不是太明白,但是至少我是知道空间场中是有虫子的。我那天晚上没有在半夜发完正念就睡觉,就是没有被求安逸心控制,我甩掉了那个棉被,发了三个小时正念,把它解体了,所以梦中我上了岸。

我发现经过那次三个小时的发正念,一下子修炼状态又恢复如初了,我能很清醒的意识到自己思想中每一念在不在法上,哪些是执著,再顽固,我都坚定的排除它,我也能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当我坚定的排斥那些顽固的执著时候,师父就在给我往下拿。

另外,我在平时在审视自己的一思一念的同时,是能够同时分清楚自己思维中,哪里是旧势力强加的,哪些是自己的执著,哪些是对法不坚定,从而一一处理。也就是说,当我一念一动的时候,我能够马上抓住它,并加以分析,如果是旧势力强加的,我就彻底否定、解体,如果是属于自己没修去的执著,我就坚决排除不要它,如果是自己对师对法的不坚定,我就不断的加强自己信师信法的信念。

举个例子,在出去讲真相的时候,心底有微微的怕,我不会放任它,我会找自己,我怕什么?怕被抓被迫害,被抓被迫害是旧势力的安排,坚决否定,并清理解体打给我被抓被迫害念头背后的旧势力。怕本身是一颗执著心,我坚定的排斥它:怕的不是我,是怕心,我不要这颗怕的执著心。那我为什么担心自己被抓?还是不信师不信法,不相信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我,我就加强自己信师信法的正念。再比如,我身体某一部位胀痛,思想中微微出现一念,我修炼前的老毛病又犯了?我马上抓住它,让我承认这病状的是旧势力,我坚决不承认,念发正念口诀解体背后的旧势力。我有怕身体有病的执著?排除这执著,修炼人没有病,是假相,都是功反映在身上的好事。有师在有法在,我是大法弟子,什么都动不了我。

当然还有别的,比如思想中出现我孩子或者丈夫会不会遇到不好的事了,等等,我都能抓住这些思想,该否定的否定,该解体的解体,该去的执著绝不拖泥带水,信师信法绝不打折扣。这样,很快这状态就过去了。表面上是状态过去了,但是在我们肉眼看不到的实质那面是,旧势力解体了,心性提高上来了,对师对法的心更坚定了。

我认识到否定旧势力,不是在受到迫害的时候才去否定,而是在平时的一思一念中,都要分析自己的念头,分清楚它,就能看到旧势力的影子,以力可劈山的一念坚定的清除解体背后的旧势力,这样才能不被它钻空子,在它们被打下去销毁的同时,才不会被它们拽着我们,才不会被它们拉下水。

另外,我认识到否定旧势力不仅从时间上在思想中要不间断的否定,从空间上也要全面的否定,从地区上,从整体上也得去否定,比如旧势力对每个人都有安排,对一思一念有安排,对每件事情上有安排,对一个家庭中有安排,对家庭中的几个同修什么时候各自会想什么做什么,最后出现一个什么结果有安排,旧势力对一个地区谁有什么心出现什么状态,最终导致一个什么结果有安排,等等,一切一切都要去否定。要全面否定。

有的全家都是大法弟子,却不断的出现问题,可能就已经在旧势力的那套机制中运转了,一定要否定,并发正念解体它。一个地区大面积的出现绑架迫害,不断的被诬判重刑,另外一个地区,不断的有病业离世,这可能都在旧势力的不同地区的各个安排中,这时一定要站在整体的角度上,全面的否定旧势力对自己这个地区的安排。

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有几方面:

第一、我看到我们当地很多同修都只会表面上做事,学法,不会修心。其实不会修心不是个小事,那就象我梦中一样,已经被邪恶拖下去了。当自己一个星期下来,一点执著心都没发现的时候,要立刻警醒,修炼肯定出了大问题。时间久了会麻木,当成了正常。

第二、我发现最近被迫害的同修特别多,包括病业离世的和被绑架的,那是因为平时没有留意自己的一思一念,旧势力在参与也意识不到,当我们的念头反映过去了,就是默认了,它就能下手,比如我们一怕被抓或者有病,就是承认它们了,它们就会下手迫害。

第三、我发现同修对发正念重视不够,有时候四个整点发正念是不够的,发正念多少,要看自己的情况而定,四个整点是必须保证的,但不是发了四个整点就算达到标准了,当自己修炼状态不对,延长发正念时间,增加发正念次数,直到将空间场的邪恶清理干净,是非常必要的。

还有不会发正念的,胡思乱想,迷糊睡觉的,或者象炼静功一样。不会发正念的同修,一定要多学师父关于怎么发正念的讲法,一遍学不会,多学几遍,照着师父的要求去发,还不会发,再学再照着做,直到学会发正念为止,发正念非常重要,一定要会发正念,重视发正念。

第四、当一个念头划过时,有的同修不知道怎么去修自己,分不清哪些是旧势力思维,哪些是执著,对旧势力思维不知道立刻否定,对执著也无可奈何,让它一遍遍的反映,持续不断的控制着自己。再顽固的执著,比如怕心、色欲心、妒嫉心、做三件事为私的心等等,都很顽固,但是哪怕我们感觉自己排斥不起作用,也要坚决的排斥,师父开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我们坚定了,那坏东西是师父给拿掉的。还有对师对法是否坚信,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一个最根本的问题,我有时候在面对突发状况的时候,也会慌的六神无主,但是表面上再慌,都要不断的告诉自己要信师信法,告诉自己有师在没事,从慌到让自己不慌,控制自己,让自己主动的去一点点的信师信法,这就是一个不断的提高自己,对信师信法的坚定成度的过程,说白了从不全信到最终达到百分之百的全信真信,也是一个修炼过程。

第五、三件事中,学法一定要放在首位,师父说:“高层次上的法一定要学透”[1]。把法学透了,才知道怎么样去修炼,其它几件事才能做好。

个人的一点修炼体会,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