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迷途知返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一九九六年母亲有幸得法,当时只有四岁的我跟着母亲一同听讲法录音与学习炼功动作,成为了一名大法小弟子。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迫害大法后,母亲因为到北京和平请愿而惨遭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一年后又因恶警骚扰不断,被迫离开家庭,流离失所。母亲不在的这几年里,父亲沾染赌博恶习,我的学习几乎无人管,导致学习成绩很差,虽然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没有再接触过大法,但由于从小得法的缘故,对大法并没有反对过,内心也一直明白什么是衡量好坏的标准,所以虽然生活与学习上无人操心,但并没有沾染什么严重的恶习,也没有过严重的病业表现,现在回想,应该是师父那几年一直在管着我这个小弟子,感谢师尊!

如今我已成为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但在二十几年的修炼路上却从来没有严肃对待过修炼,生活上也逐渐偏离了法理,以致出现了很大的漏洞,被邪恶与旧势力钻了空子,导致家庭遭受了严重的经济迫害。因此在明慧网交流平台与同修交流,归正修炼路,否定邪恶旧势力迫害,同化大法,从新回到修炼路上。

师父帮我升大学、去顽疾

在五六年级的时候,母亲回到家中后,我重新有了学法炼功的环境,但由于离开法已经有一段时间,再加上之后中学里学业繁重,对于学法修炼只是流于形式和碍于母亲的威严,对于修炼从没有严肃的对待过,但师父并没有放弃过我。因为学习基础差,高考成绩很不好,本来是没有机会考上大学的,但最终我还是在比录取分数线高几分的情况下被录取,我知道是师父帮助我進入了大学。

但進入大学后我并没有因此开始正视修炼,反而因没有了母亲的监督与叮嘱,更是与常人一般,根本不注意心性的把握与提高,逐渐开始变的世故、喝酒、不修口,没有真正的把自己当作一个大法弟子来看,这样的状态一直到了大四。在大四临近毕业之时,忽然我的双腿开始痒起来并开始脱皮。因为长期修的不好,我的脖子一直存在跟神经性皮炎一样的病业假相,但从来没有正视过,脖子上的病业假相也时有时无,当双腿出现类似表现时,就没有在意,只是一味的抓挠,但一挠就开始脱皮出现伤口,再挠皮脱的更厉害,伤口面积更大。

一段时间后两条小腿面血淋淋的几乎没有一块好皮。这种情况下,想起了自己是大法弟子,开始发正念,但内心却没有向内找,也没有在心性上修,发正念后也并没有出现好转,于是开始出现了这是不是病的想法,起初还认为这种想法不对,但随着身上也开始出现类似红点,就没忍住在手机上按照症状進行查询,内心也开始认为就是这种病,没有了正念,第二天去了医院。医生说是银屑病,一种严重的皮肤病,不好治愈,开了很多药,但这些药并没有起任何作用,反而越来越严重,全身上下乃至手心脚心都开始脱皮溃烂,很是难看。

那时已经進入春天,天气渐渐热了起来,已经有人开始穿短袖,但我依然长衣长袖裹身,怕别人看见。最严重的时候,双腿因为全是伤口走路时会有拉扯的疼痛感,走起路来也只能弯着腿。

假期回家父亲看到后在网络上咨询皮肤医院,医生建议让我立即住院,估计要花费八万多元,也只能抑制不能根除。那时临近毕业还要完成毕业设计很忙,所以我很快又回到学校。母亲在之后几天也来到了我的学校帮助我,但因为碍于面子之心当时我还是很不愿意让她来,来了之后也跟她发了很大的脾气,现在回想这种思想并不是我自己真正的思想,而是邪恶旧势力表现出的恐惧。

在我回家时母亲严肃的与我交流,问我去医院还是把自己当作修炼人炼功,当时我选择了炼功,没有去医院。也正是当时的这一念,有了之后的奇迹。我与母亲在宿舍附近租了一间民房,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铲除邪恶对我肉身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

逐渐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起初每天掉的皮屑慢慢减少,到后来痒的感觉也没有了,身上因为抓挠的伤口也越来越小。不到二十天的时候身上几乎再也看不到任何疮疤,到五月,我也可以开始跟正常人一样穿短袖衣服了。周围的同学都感叹开玩笑地说,我母亲一来我的病就好了。

很多年后我跟一位医生朋友聊起时他还问我你这个“病”在哪治的,怎么治的这么好,当时因为我正念不足,并没有给他们讲是因学大法学好的,来证实大法,错过了讲清真相和救度他们的机会,其实我知道那是师父又一次帮助了我。

脱离大法 深陷网络贷款

虽然我从小得法,但是由于学校无神论的教育也对我产生了影响,对于法中一些神奇的事还是半信半疑,总有一种是巧合的感觉,而通过这一次让我认识到了大法的神奇,我也由衷感恩师尊!但在这件事后我并没有深挖内心执著,只是内心感叹大法的神奇。后来的日子我也没有严格实修,反而慢慢的在潜意识中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思想,觉的自己只要是大法弟子,就有了保护伞的错误想法。

大学毕业后,我也面临要找工作的问题,因为自己的专业在本地没有好的发展,又看到自己的很多同学去一线大城市生活很是光鲜亮丽,于是一心想去一线城市发展,虽然嘴上说是想去一线城市学习先進的技术与理念,但更多的是虚荣心作祟,因为从小母亲遭受邪党迫害,父亲沾染赌博,我一直心感自卑,总觉的自己缺少认同感,看到身边专业技能与各方面都不如我的同学发展的都很好,就想借此去大城市的机会实现一番抱负。

母亲担心我去一线城市后脱离法,本是不同意的,但我在各种执着心的驱使下执意要去,她也就只好同意了。到了一线城市后,因为彻底离开了母亲,少了督促和叮嘱,再加上社会各种的变异思想和如今日渐沦丧的道德观念,也让我的思想慢慢的偏离了大法,言谈举止都如同常人一般,思想中的漏洞也开始越来越大。

到了一线城市以后,工作压力很大,生活成本也很高,脾气变的很暴躁,遇到事也没有拿法理来衡量自己,以至于虽然很辛苦,但也没有存下一分钱,过的生活与自己之前所想截然不同,但又因为心中难以放下的面子心,又不愿回家去,本来第一份工作的收入保障基本生活是没有问题的,这是一家创业小公司,但在一年后,公司工资涨幅很小,看着自己身边的同事都跳槽到大企业,自己也就动了心想去大企业,在强大利益心和虚荣心的驱动下与公司没有续约去了另外一家成熟的企业。

就在我换工作的那一年整个行业经济开始衰退,因为我的收入都是根据业绩来定,所以当时收入很差,一度无法保障自己的生活,于是开始透支信用卡,即使这样我还是坚持留在一线城市,那一年父母在老家买了新房付了首付,问我经济能力是否可以承受每个月的房贷月供,但我又因为面子之心说可以承受,于是经济上相当窘迫,即使这样我还是没有从法上悟,导致如今情况的原因,因此离大法越来越远。之后我又换了一家企业,但收入一直没有上去,到这家企业不久后,这家企业也倒闭了,这段时间经济上很困难,只能通过信用卡和借朋友的钱来生活。之后因为在一线城市的状况很是不好,就回到了家里。

回到家里后自己的经济情况并没有给家里说,这边的公司收入也并不是很高,而每个月又要还房贷又要还之前信用卡所欠的钱,经济压力非常大,在半年后因为实在无法承受经济压力,开始在手机上的网贷软件上借钱,这类网贷平台利息非常的高,类似高利贷,在借贷的时候我也没有站在修炼人的角度上看,用法理来衡量一个大法弟子应不应该去借高利贷欠人的钱,也没有为家人考虑过,如果还不上会不会给家里人带来经济负担,只是一味的想先借上还了这笔钱、等有钱了再赶紧还上,但是等到了还款日并没有能力还钱,就再找类似的另一个平台借款,还上一个平台的借款,但这样手里就没有了生活的钱,于是再把第一个平台的钱再借出来,但等到还款日后,这两个平台的欠款都没有办法还清了,之后只能再到另外的平台借款,不到半年时间就借了十几个平台,从几千块就欠到了近六万元。

为了还钱又向亲戚和各种朋友借钱,共计八万多元,也不敢向父母说出欠款真相,中间因为急于还钱又被一家网贷平台骗了七千元,每天都是催账的电话与信息,工作与生活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和压力。

发生种种之后,开始下班后回家学法炼功,逐渐的才意识到这是因自己做的不正,没按法的要求做招来旧势力的迫害,开始不断地发正念,也认识到这一切都与自己长年来没有真正把自己当作一名大法弟子来看有关。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后,向父母坦白了借钱的真相。

迷途知返 挖出执着心、实修自己

回想起自己小时候与母亲一起学法,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一名大法小弟子,但长大以后并没有认真的在修炼与不修炼之间進行选择,也有意的逃避这种选择,从而变成名义上的大法弟子,只想受到大法的恩泽福报与师父的庇护,但实际上并没有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这是对大法和师父极大的不敬!每次在遭受迫害的时候才想起自己是一位大法弟子,请求师父帮助,而这种行为无异于利用大法,但慈悲的师尊并没有放弃我,一次一次的帮助我。而在事后我却没有向内找,去执着心,提高自己的心性。而是为了常人社会中虚幻飘渺的名利虚荣,一意孤行、我行我素,浪费这万古机缘,浪费着修炼的时间和救度世人的机会,更违背了与师尊助师正法的誓约。

师父说:“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没有人强迫你、逼着你修的,修不修是你个人的问题,也就是说,你要走哪条路,你想要什么,你想得什么,谁也不会干涉你,只能劝善。”[1]

人想要什么自己选择,不同的选择,不同的结果。慈悲的师尊已经将这世上最伟大的正法修炼无条件的给予我们,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珍惜呢,在之前修炼路上不精進的我却不知珍贵,一次一次错过实修回家的机会,这一次我将无条件的选择修炼,成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事事以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到实修,助师正法,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通过认真的学法,明白应该从内心深处挖出自己隐藏的各种执着心,对照法理一一去除,弥补纰漏,否定邪恶旧势力的迫害。通过这次经历,我也找出了自己心中的各种执着心,虚荣心、名利心、面子心、利益心、自大心,在此曝光出来,归正自己,同化大法。无论我在哪里工作,其实对收入要求并不高,就算是我自己的项目,我也说劳务费你看着给,少就少点。看上去是我对利益心看淡了,其实也不符合法,师父说:“我们这个宇宙还有个理,叫不失不得,得就得失。常人中讲不劳不得,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付出的多,就应该多得。”[1]而我总在这方面没有正念,也让邪恶钻了空子。当我在一线城市生活经济困难时,本应该回到家中根据自己实际能力再做打算,但我还是因为强烈的虚荣心和名利心留了下来,就是想让身边的朋友说你可真有本事在大城市工作这么久,导致如今让家庭承担沉重的经济压力。

我悟到要把自己融入整体中,出现问题及时与同修交流,提高心性,找出不足,及时修正,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方式,我不应该碍于面子心不愿与同修交流;在工作与生活中常常因为面子之心不会拒绝别人,导致总是去额外的给很多人帮忙,占用学法炼功的时间。只有把这些执着心深挖出来,才能找到自己的不足,把这些不好的心扭转过来,才能真正的提高自己。

虽然我这些年做的如此不足,但慈悲伟大的师尊却从来没有放弃过我,我要珍惜这万古机缘,实修自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