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据明慧网截止二零一九年二月十日披露的消息,二零一八年,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被绑架15人次(含明真相世人一人);1人被连续两次非法追加刑期共三年;14人被非法批捕、庭审、冤判(其中,二零一八年当年被绑架者5人);多位八十多岁的耄耋老人遭迫害;两位法轮功学员在长期迫害中含冤离世,还有两位夫妻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八年之前被迫害离世;被骚扰、被监控及被迫流离失所等人数难以统计。实际被迫害数字远远不止以上这些。

二零一八年,南京市各区绑架迫害情况如表一和图一所示。

表一 2018年南京市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统计
地区被绑架人数被非法批捕判刑人数
玄武1
秦淮53
建邺22
鼓楼12
浦口41
栖霞1
雨花2
江宁2
六合2
溧水1
高淳
合计1514

由表一可见,二零一八年,南京市秦淮区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和非法批捕、判刑人数均居首位,其次为浦口区、建邺区和鼓楼区。

目录:
一、被迫害离世两例
二、被非法批捕、庭审、冤判的法轮功学员
三、耄耋老人遭迫害
四、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
五、严重骚扰案例
六、后记

一、被迫害离世两例

1.遭重判十年、精神病院摧残,德才兼备的女性精英成海燕含冤离世,迫害者遭恶报

成海燕女士,原中国药科大学副教授,双学位,江苏省物资总公司轻纺织品公司经理。一九九八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她的乙肝一个月痊愈,身体健康,道德升华。为了支持丈夫的(国防系统)事业,曾三次放弃出国机会。而在中共长达十九年多的迫害中,这位德才兼备、要求做好人的女性精英,却被逼迫与军人丈夫离婚、关精神病院摧残、非法判刑十年、刑事拘留三次、抄家五次、关押洗脑班多次、屡遭非法传唤、跟踪盯梢、监控等。

多年来,成女士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省高级检察院、高级法院、中央巡视组等申诉和控告徐州市云龙区法院的非法判决,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长期迫害的巨大身心摧残和精神压力,导致成海燕女士于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六十三岁。中共不法人员对她的迫害直到她离开人世前的最后都没有放松。

曾参与迫害她的原南京军区党委书记温中仁遭恶报,二零零四年死亡;曾参与迫害她的原省“610”(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头目王荣生,升任江苏省司法厅厅长后不久即患白血病。其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曾得到罗干的所谓“肯定与表扬”。

2.老俩口屡遭迫害十几年,丈夫离世妻子再遭冤判

孙根罗(孙根萝)老人,家住栖霞区,年近七十,一九九七年喜得法轮大法,修炼不久,偏头痛、中风症状、高血压、整夜睡不着觉等多种疾病很快痊愈。自此,他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远亲近邻无不夸他是好人中的好人。

迫害中,孙根罗曾十次被非法抄家、两次被非法刑事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多次被关洗脑班迫害。他的妻子同修张秀华女士被非法刑事拘留三次、非法劳教一年、洗脑迫害八次。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张秀华被市、区“610”、尧化门派出所、综合治理办公室人员肖宁建(肖宁健)等十余人闯入家中绑架、抄家。当时孙根罗因多年迫害造成疾病复发,正躺在床上,被吓得浑身颤抖,血压骤升,顿时说不出话来,三次被送医院抢救。

二零一八年三月上旬,孙根罗不堪骚扰、恐吓,含冤离世,此时他妻子张秀华被非法判刑一年,在看守所被迫害出血压高、高烧及心脏病等症状,被折磨得生活不能自理后,被监外执行。

二、被非法批捕、庭审、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八年,南京市14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批捕、庭审、判刑,一人被连续两次非法追加刑期共三年,情况如表二所示。

表二 2018年南京市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批捕、庭审、判刑统计表
姓名 性别 非法刑期 非法罚金 绑架时间 备注
胡翠兰 一年半 2016年9月24日 雨花台区,已回家
吴爱芳 一年半 2016年9月24日 雨花台区
李奕哲 一年零九个月 二万 2016年12月7日 江宁区,已回家
顾超 非法庭审 2017年9月 溧水区,母亲因此忧思成疾去世,妹妹得了严重的忧郁症
马振宇 三年 三万 2017年9月19日 玄武区
陆世茗 两年 两万 2017年9月19日 建邺区
赵华英 非法庭审 2017年11月10日 鼓楼区,八旬,瘫痪在床,在儿子家二次非法开庭
李军 三年半 三万 2017年11月16日 鼓楼区
张冬娥 十一个月 2017年 江宁区
许玉凤 八个月 2018年2月13日 秦淮区
王三秀 2018年3月21日 秦淮区
陈静 九个月 一千 2018年4月19日 建邺区
孙学智 非法批捕 2018年5月10日 秦淮区,明真相世人
周燕玲 非法庭审 2018年5月12日 浦口区
顾新芳 非法追加刑期三年 追加一万 栖霞区,七十五岁,被抢劫存折及现金,两次非法追加刑期

1.马振宇案:中美高层共同关注、态度迥异,代理律师被迫害和刁难

马振宇,一九六二年六月六日生,原信息产业部南京第十四研究所雷达主持设计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长期遭中共迫害,在牢狱中度过了十年多光阴。

二零一七年九月,马振宇再次被绑架,同年十月被非法批捕,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被玄武区法院非法庭审,六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判刑三年,罚金三万。马振宇上诉。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日,南京中院非法维持冤判。马振宇被劫持到苏州监狱迫害。

马振宇继续申诉,要求无罪释放。其夫人,原南京师范大学讲师、硕士生导师张玉华博士(曾为市第十二届人大代表、市第十二届人代会法律委员会委员)也因修炼法轮功长期遭中共残酷迫害,现被美国收留。她为丈夫请的辩护律师蔺其磊先生,没通过年检,无法继续代理马振宇申诉阶段的案件,张玉华博士又历尽艰难,与谢阳和魏得丰两位律师取得联系,并委托他们作为马振宇案件申诉阶段的辩护律师。然而,律师去苏州监狱依法会见马振宇遭刁难和拒绝。

谢阳律师回到长沙后,收到湖南省政法委主要领导通过律师事务所领导转达的警告,让谢阳律师停止继续代理马振宇的案件。张玉华女士为此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谢阳和魏得丰律师,使他们的人身安全和执业权利免受伤害。据悉,苏州监狱已拒绝包括马振宇在内的多位法轮功学员的律师会见。

国内,维权律师往往因代理法轮功学员的案件,年检不被通过或被吊销执照,如代理马振宇案件的蔺其磊律师、代理建邺区陆世茗女士案件的程海律师都没能通过年检;而包括谢燕益律师在内的数十名维权律师被吊销律师执照,失去了作为律师工作的权利。

马振宇的夫人张玉华女士为了丈夫的冤情,先后给中美两国高层都写了信求助,给中国领导人的信不但泥牛入海,还等来了冷酷的判决:三年徒刑以及对已被迫害得居无定所、业已作为失业者的马振宇没原由的三万元罚款;给美国高层的信得到了总统回信,并署上了总统的大名。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冷酷黑暗,之毫无法制、公理和人性,相比之下可见一斑。

2.连续非法两次追加刑期,被抢劫钱财、逼戴电子监控器,南京好医生屡遭流氓党徒欺凌

顾新芳女士,七十五岁,曾是部队医院的军医,转业到中建八局医院。她虽是一名医生,却医不了自己的病。修炼法轮功后,她多种妇科病、关节炎、心脏病、高血压等不药而愈;她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二零一五年十月五日,顾女士被栖霞区“610”、国保大队、综治办、尧化门派出所一群流氓无赖以她控告江泽民和讲法轮功真相为名绑架,之后抢劫其个人物品、两张银行存折、一张银行卡(一万元)、七千元现金,并秘判一年(监外执行)。

顾女士索要财物遭第一次非法加期两年,罚金一万;顾女士不服,要起诉,“十九大”前又遭绑架一个月,理由是:不准起诉,你要起诉,不老实(依法维权是不老实?)。二零一八年四月一日,流氓们来到顾新芳家说:再次追加刑期一年。同时,逼迫顾新芳戴上电子手环、脚环等电子监控器,并称不经允许不准拿下来。对此,家人十分气愤。这些迫害都是不法之徒暗箱操作,凭空臆造,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流氓违法气焰嚣张。

3.警察执法犯法、公报私仇:弟弟遭绑架、诬判,姐姐控告遭报复

南京市秦淮区法轮功学员王三秀的弟弟王亮清博士,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在单位(国家重点企业三一集团重机研究院)上班时,被北京市昌平公安分局国保和南口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劫持到昌平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王三秀为此给昌平区公安分局局长、昌平区国保大队长及昌平看守所所长写了真相信,本着让警察明真相得福报的目的,从法律角度阐述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而警察关押法轮功学员是非法的,整封信洋溢着浓浓的善意和慈悲,通过邮政快递寄出去后,第二天就收到了快递短信回执。

北京昌平区国保办案警察没有给家属任何有关王亮清的非法刑事拘留和批准逮捕的法律文书,为此,王三秀给昌平区检察院邮寄了控告昌平区国保大队长的《刑事控告状》,之后的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被南京当地警方上门绑架、抄家,应该是北京的被控告人采取的报复行动。

王三秀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达五个小时,最后搞个“取保候审”强制让王三秀的儿子签字担保才让她回到家中,王女士目前已被构陷到秦淮区检察院。

4.善良女士被非法批捕,秦淮区检察院执法犯法

秦淮区孙学智女士,曾得过精神分裂症、子宫肌腺瘤和胆结石等病,特别经期肚子疼得哭叫,不能吃、喝还吐,怕冷、怕风,因血流量多造成贫血,多方治疗无效,坚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身体很快好转,她非常高兴,从心里感恩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

孙女士希望更多的人明白法轮功真相,和她一样受益。二零一七年因说法轮功好被绑架、非法批捕;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日被构陷发法轮功真相U盘,再次被月牙湖派出所警察绑架、关进南京市看守所,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六日被非法批捕。

绑架迫害一个仅仅因法轮功而受益、而心存感恩说法轮功好的明真相世人,说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是草木皆兵,穷途末路。

三、耄耋老人遭迫害

1.周彝,男,八十一岁,海军航空工程学院退休副教授,大校军衔,师级离休干部,因在明慧网登出诉江状,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七日,被鼓楼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及华侨路派出所警察共二、三十人绑架;据悉二零一七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两年,罚款两万,现被劫持进苏州监狱迫害。

2.赵华英女士,八十多岁,安徽省铜陵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居住在儿子家时,被南京市挹江门派出所绑架。二零一八年四月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需二十四小时陪护。鼓楼区法院仍要开庭,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跑到她儿子家里非法开庭,十一月十七日又要到第二次开庭。

3.吴振英女士,八十岁,南京市建邺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下午两点钟左右,被建邺区滨湖派出所六、七个警察闯进家里,抢走电脑主机、大法书籍、两部手机、真相币(具体数目不详)和一大包大法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之后,把吴老太太绑架到滨湖派出所非法审讯、关押二十四小时,强行罚款一千元,取保候审一年。

4.潘荷仙女士,八十二岁,南京市鼓楼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十一点左右,被鼓楼区宁海路派出所五、六个警察闯进家里,抢走电脑一台、手机、大法书及真相护身符若干等私人物品。潘荷仙老太太对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他们拒绝听,并把潘荷仙老人绑架到宁海路派出所关押,非法突击审讯至深夜一点多钟才放老人回家,对老人取保候审一年。

5.孙学智女士的老父亲,八十多岁,秦淮区理工大干休所离休干部、法轮功学员,如前文所述,孙学智是位明法轮功真相受益的善良世人,却因说真话告诉更多的人法轮功真相,被绑架、批捕,这之后,她的老父亲和母亲刘淑英(七十九岁)失踪,下落不明。

6.顾新芳女士,七十五岁,南京市栖霞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四月一日,栖霞区“610”、国保大队、综治办、尧化门派出所一帮警察闯进家说,要对她再次非法追加刑期一年。同时,逼迫她戴上电子手环、脚环等电子监控器,并称不经允许不准拿下来。

四、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消息,二零一八年,南京市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被披露出来的有以下十五人次:

玄武区:陈银花(已回家)

秦淮区:冯兰英(秦淮区杨庄,后被取保候审一年)、王三秀、余发菊(五老村派出所)、许玉凤、孙学智(明真相世人)

建邺区:吴振英(八旬,罚款一千,取保候审一年)、陈静(罚款一千,取保候审一年,非法判刑九个月)

鼓楼区:潘荷仙(八旬,鼓楼区,取保候审一年)、

浦口区:周燕玲(六合区法轮功学员,两次,第一次被洗脑班迫害,第二次被非法庭审)、叶明云(拘留五天)、杨桂环(老年)

六合区:潘玉霞、董桂琴

五、严重骚扰案例

中共“610”、警察、社区、居委会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骚扰迫害非常普遍,对法轮功学员生活和身心造成了很大伤害,这是一种不容忽视的迫害、对修炼人人权的严重侵犯。

1.绑架、“关心”骚扰下,孙根罗含冤离世

前文所述孙根罗被迫害离世,很大程度是由恶意骚扰所致,特别是二零一七年恶人绑架他妻子、抄他家时,他卧病在床,被吓得浑身颤抖、血压骤升、说不出话来,三次被送医院抢救。

他妻子张秀华后来因出现血压高、发高烧、心脏病等症状,因随时会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回家中迫害,迫害形式就是被警察蹲坑监视,便衣巡查,还有街道社区人员时不时的敲门“关心”骚扰。正是在这种频繁的骚扰、恐吓压力下,已经病重的孙根罗含冤离世。

2.屡遭骚扰,转业军官李守和与妻子王兰英含冤离世

李守和,某部队上校、正团职转业军官。修炼法轮功前一身病,尤其心脏病,军、地多家医院未曾治好,医生说只能终生服药,不排除随时有生命危险。王兰英也患多种疾病。一九九六年夫妇俩修炼法轮功后,很快无病一身轻,不由惊叹法轮功的神奇。

迫害中,李守和曾被劫持到共青团路派出所地下室关押、嘴被塑料袋封住、身被铁链子锁在钢筋水泥柱上,家被抄;被非法关押看守所一个多月,被迫害得身体消瘦,脸面苍老,走路东倒西歪,乌黑的头发白了一大半;二零零八年,被雨花区“610”人员以保“奥运”之名从单位绑架、非法抄家,在洗脑班被迫害致高血压、脑出血,并由脑出血诱发癫痫病,被接回家后生活不能自理,却仍屡遭雨花区共青团路派出所和江宁区高新园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二零一五年三月,李守和不堪迫害,含冤离世,年仅六十三岁。

同年六月,王兰英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邮寄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刑事诉讼状,三十个小时不到就收到两高“妥投”回音。之后屡遭“610”人员和警察所谓敲门行动及抽血、按指纹、签字等骚扰恐吓不断。后又因散发真相资料被构陷,被派出所非法关押十几个小时。在丈夫含冤离世的阴影与不断被骚扰、恐吓的精神压力下,王兰英于二零一七年二月含冤离世,年仅六十二岁。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3.骚扰下,顾超的妹妹得了严重的忧郁症

二零一七年九月,南京市溧水区法轮功学员顾超被绑架,溧水区法院欲于二零一八年七月五日,对顾女士非法庭审。

顾超一直在家照顾生病的母亲,她被绑架后,母亲忧思成疾,不久去世。顾超被绑架前后,经常有人去家里骚扰,还有便衣在其居家附近监视,给她妹妹心理造成很大压力,巨压之下,她妹妹得了严重的忧郁症。

4.十四所工程师在新居屡遭骚扰,被强行要求对家中所有设备和人头录像

张爱东女士,原南京市十四所工程师,被迫害严重(明慧网有报道),后搬迁至江北,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遭浦口区珠江派出所警察骚扰,次日又被上门骚扰两次,每次两人,要去她家录像一分钟,包括家中的所有设备、人头都要录,张爱东说私自录像、照相是侵犯公民的肖像权,违反《民法通则》第一百条以及宪法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公民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方法侵入公民的住宅。并表示如果继续骚扰,就要举报。警察说:你举报吧,下午还要来。下午去了后,张爱东继续跟他讲道理,他说:你不给开门,我一会还得来。警察变成了不讲理、带头违法的无赖。

5.浦口区的一次拍照录音骚扰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十二日,南京市浦口区沿江街道派出所警察于世杰、街道“610”人员张鹏和冯墙社区治保主任章杨等五人到法轮功学员家敲门骚扰、拍照录音。

6.侮辱人格的电子监控器骚扰

前文所述顾新芳老人遭栖霞区不法之徒逼迫带电子手环、脚环等电子监控器,并称不经允许不准拿下来,以致全家人都很气愤。因为这不但对其生活乃至整家人的正常生活造成严重干扰,同时也是对其人格的巨大侮辱,这不仅是一群执法犯法者对一位守法公民的迫害和侮辱,也是中国法制的悲哀和大倒退。

六、后记

从以上这些迫害案例,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到底是谁在恣意妄为,到底是谁在不讲法律。不讲法律的,正是执法犯法的“610”人员及公安、检察院、法院等这些公检法部门的中共爪牙、这些中共可怜的替罪羊们。不讲法律、耍流氓正是中共邪党能够将这场荒唐的迫害进行下去的原因之一,也是其流氓之所以为流氓的邪恶嘴脸的表现之一。

明慧网上还有一则报道,揭露南京市栖霞区“610”恶人跑到广东深圳市罗湖区搞什么“学习交流”,这些人真是正邪不辨、善恶不分、狼狈为奸呀。紧跟中共迫害佛法修炼人,“经验”交流的再多都是自取灭亡,而且更危险,那是紧随中共往悬崖上冲,往地狱里奔,做了中共的替罪羊,可悲呀。

为了自己和家人的未来,不可不慎重抉择呀,在这历史的特殊关头,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缘,只有退出中共、解体中共,参与迫害者还要将功补过,才能挽救自己替中共作恶、为中共陪葬、随中共灭亡的命运,才会有一个美好平安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