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之路 幸福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五日】我今年七十九岁,是一名农村老妇,一生充满了苦难。修大法,让我看到了人生的希望,所以不管修炼有多苦多难,我都觉的很幸福,因为我有慈悲伟大的师父管。这些年中,我经历了许多神奇的事,这里只说几件。

一、修炼大法前的苦难人生

我一九四零年出生,听别人说,我一、两岁时,父母先后去世了,由婶婶抚养。四岁多开始做家务,搭台烧火做饭、扫地、洗衣服、放牛、捡引火柴,可没上一天学。十二岁就和大人一起干活,挣大人的工分。

婶婶经常打骂我,稍不如她的意就对我打骂相加。有时我被打得满身是伤,头破血流,她就让我用柴火灰把血盖住,生怕让人看见,坏了她的名誉。有一次她用劈柴打我的头,我用手去搪,头还是被打破了,血块连着头发,只好把头发都剪下来,手指也被打坏了。到现在头顶上还有一条槽,左手食指不能伸直。还有一次家里来了客人,两个客人在廊檐下打牌拉板车,我扫地扫到他们旁边,看了一下他们打牌,婶婶正好槌完被子,她就拿棒槌使劲槌我的头,我当时就被打昏,感觉自己在半空中旋转。邻居看我这么苦,都说这孩子怎么不跑掉?可我无亲无故,跑到哪里去呀?只好在这个家里苦挨着。

十六岁时,婶婶包办婚姻,我结婚了。二十一岁在家里生小孩坐月子时,因婶婶没生过孩子,也不照顾我。不给我水洗澡,结果子宫枯在了外面。生下五个孩子后,因子宫有毛病,就到医院把子宫摘除了。丈夫四十七岁患肝硬化去世时,我四十五岁,我带着三个年幼的孩子和老人,四亩多地主要靠我一人耕种。

我整天劳动,累得手疼得都拿不起筷子,瘦得皮包骨头,仅有七十五斤重。好不容易把孩子们拉扯大,一个个成家了,老人也送走了,家里剩下我独自一人。这时的我已是一身糟,身上每个骨节都疼,风湿病、关节炎、胆囊炎、胃疼……眼睛每天早上看东西模糊不清,九点多以后才看得清东西,没去医院看过,也不知是什么病。

如此糟糕的人生,我想是不是我前生没做好事呀!下辈子不想再这样过了。我要出家去修行,不图今生图来生!我就做了一个居士,初一、十五跑庙。种菜卖点钱,省吃俭用攒几十元拿去庙里上供,庙里的人还瞧不起我。最后我还是在一个庙里住下了,天天在庙里干杂活,也不知什么是修炼。

二、修大法,感悟幸福人生

一九九八年秋的一天,一对夫妻到我当时所在的庙里找住持洪扬法轮功,当时住持不在,只有我一个人在庙里。他们就向我洪法,还要把一本《转法轮》送给我。我说自己从没上过学,一个字也不认识,这么厚一本书,我怎么去学呀。我不要,我也不学。他们说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神奇的事多着啦,只要您用心去学,一定会认识这本书上的字的。象您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我心想,哪有这么好的事,我先试试再说。住持从外面回来要书,我跟她说好话,让她把书给我先学。

我拿着书回了家,找到识字的方妈,把书给她看。她说:哎呀,这是修佛的书,我跟你一起学,你赶快下山来。我就赶紧到庙里趁住持不留意收拾行李准备回家。住持气坏了,恐吓我说: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的灵魂弄回来绑在庙里。我害怕了,又回去告诉了方妈。方妈说:没有谁比法轮功师父更厉害,不要怕她。我就又到庙里,挑起行李就走。不管住持怎么说,我头也不回,这回我就坚定修大法了。

就这一念,我在下山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挑着担子走路轻飘飘的,身上哪儿也不疼了,不觉的热也不觉的累。回到家又渴又饿,我在菜园里扯起一个萝卜就吃,感觉真舒服;接着又在方妈家吃了一大碗红薯汤。而我以前不能吃生冷的食物,一吃胃就象被瓦片刮一样的疼;吃红薯汤就胃疼泛酸水,今天吃什么都没事,感觉浑身舒畅,活了几十年,从没象今天这么舒心!这么惬意!修大法真幸福!

初读大法书时,书上的每个字都是金光闪闪、五颜六色的,象天上的彩虹一样,连标点符号都是的,好看极了。这样持续了三、四年,我把所有的字也都认会了。我还会写字了,《转法轮》都抄写过三遍了。

大法遭中共迫害不久,一天半夜我和方妈出去发真相资料。发完走到沟边,看到水中有一朵金黄色的莲花,我无意中向天上一看,月亮也变成了一朵金黄色的莲花,中间坐着一个人。还有一次发完资料回家,看到家里满屋都是菊花,在黑暗中闪闪发光,每间屋里都有。我知道这些都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抓紧时间救人,好好修炼。

有一次,我到山崖下发资料,过河时有青苔,狠狠地跌坐在石头上,眼冒金星。我原来割猪草时跌坐在青石上,尾椎疼了三、四十年(修炼后还隐隐有点不舒服的感觉)。这一跌又让我想起了原来的感觉(当时对法理解不深,心性不高。应该想:我有师父管,没事),回家不敢坐凳子,实在站不住了,也只能用大腿坐下。我也没把它当回事,每天照常做好三件事,从没休息过一天。过了两个多月,在我觉的很累的时候突然坐在椅子上,结果一点都不疼了。我又换了一把椅子坐,还是不疼,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非常舒服。叩拜师尊!是师尊把我的老毛病都连根拔起去掉了!

三、我修大法,家人也受益

我有个孙女,十多岁时得了肾炎,到处求医也不见好转,有一个肾已经萎缩了。有一次到武汉去看病,她都想跳江了却人生算了。她父母在外面打工,大家都拿她没办法了,无奈地看着她的病情一天天加重,没有了人样。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就让她回家跟我一起过。我说,你跟我一起炼功吧,我师父一定会让你的身体变好的。你看我原来那么多病都好了。她天天跟我一起学法炼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她说,原来到二叔家,给我做好吃的,我什么也吃不進。到您这里,吃米饭小菜好香啊,我一餐能吃几碗。不到半个月,她身体就完全恢复了健康。现在已成家,已经有了两个孩子。

我的大女儿非常支持大法。我被迫害时,她和二女儿一起帮我把大法书藏了起来。她的善举得到了福报。她有肾结石,疼得实在受不了了,准备到医院动手术,到医院要小便,小便后出来检查身体,结石没有了,非常轻松,不用手术就回家了。到现在一次都没复发过。

四、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身体恢复正常

修炼后不久,有一次我去小卖部买东西回来,一个小伙子骑摩托车将我撞倒,我顿觉天昏地暗,脑袋轰轰响,爬不起来。我心想:师父加持我,我不能躺在地上影响大法的形像。就这样一想,我马上就爬起来了。那小伙子两只手的虎口都摔破了,他怪我拦了他的路。旁边一人主持公道说:你这人强词夺理,你把这个老人家撞得打了几个滚,你还倒打一耙。我让小伙放心,我是修炼人,不找他麻烦,小伙子走了。我回到家,上身右半边疼痛难忍,呼吸困难,身体内象被无数根钢针扎一样的疼;头上摔了一个大包,血也出来了。我想我是修炼人,有师父管,没事。右手不能动,我就用左手做饭吃。每天坚持在家学法,发正念。

几天后,孩子们听说了此事,回来要把我拉去住医院,说怕我拖下去严重了没人照顾,我坚决不去。我说你们的心意我领了,我有师父管,没事的。儿子不听,动手要来拉我。我说你要把我拉到车上去,我就往下滚,滚到哪里是哪里,反正我这么大年纪了,我也不怕死。他很生气的说:不管你了,让你死在这个家里算了。说着拉起他姐姐就走了,一分钱也没给我。

我就一个人在家里,生活自理都非常困难。我还是坚持自己管自己,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学法时遇到不认识的字,我就把书拿到大路上,看到识字的人就请人家教(那时方妈被迫害关在劳教所里)。二十天后我身体开始好转,一个月就完全恢复了健康。儿子又来看我,说您好了吗?您甩胳膊我看看。我就使劲甩给他看。他说:“真稀奇,不吃药、不打针,光看几个字就能医好病。”儿子从此认同了大法,跟我说:妈妈,你以后少做事,用心学法吧,不要到外面去跑。我说常言道: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能这么快就恢复健康,全靠师父。我当然要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该出去照常出去。

二零一七年夏天,我过病业关,出现象重感冒的症状,喉咙很疼,说不出来话。儿子给我打电话时发现我不对劲,赶快和媳妇一起从镇上赶到县城我的住处。不容分说一把拉起我就到县医院去打针。我的人心出来了,心想你看就看吧,这回我就用常人的办法来对付。任由他们摆布。他们就把我接到家里医治。一个星期把病业压進去了,我就回家了。

二零一八年二月初的一天早上,我三点多起床炼功,突然感觉呼吸困难,只能出气,不能吸气。我想喊师父救我,喊不了,连想都想不了。但我还是存有求师父救我的一念。我想我不能走,师父一定会救我的。因我坚信师父这一念,慢慢的我能微弱的呼吸了。我就使劲想:请师父加持我,我不能走,我还有很多救人的事没做完。就这样到了七点多钟,呼吸基本正常了,但还说不了话。女儿到我屋里说(我现在住在女儿家的旁边):您在干什么?这屋里怎么没有动静?我张开嘴,说不出话来。她说:赶快上医院!我使劲摇头,摆手示意不去。过了一会儿,我断断续续的说:我这次要全靠师父,要把握好,你找医生来我也不看。我这么大年纪了,死活不跟你相干。你的心意我领了,我不会怪你的。她就走了。我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我。身体慢慢有了一点劲,我就听师父讲法,看大法书。这次女儿照顾我的生活。她看我很虚弱,又劝我上医院。我说,上次我被你们搞到医院去了,才导致今天这么严重,这次坚决不去了。我有师在有法在,不会有事的。女儿说:都这个样子了,还说没事!我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我还是不能去,去了又花钱又费你们的时间,还不知道会把我医成什么样子。这回你就听我的,我原来那么多病都是师父给我拿掉了,这次也一定会好的。

就这样,我在家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一个星期,完全好了。是师父给我延续了生命!女儿说:“法轮功真神奇!”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