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师父真伟大”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日】二零一八年六月的一天,吃过早饭,我对丈夫老憨说:“昨天咱家拆小房把你也累的够呛,今天你就在家好好的休息吧!你都七十多岁了,别再硬逞能去帮别人家拆了。”因当局搞“城市三连创”,规定百姓自建的小房、小棚子等都必须在限期内自行拆除。

听到他“嗯”了一声,我就和往常一样,与另一同修出去讲真相了。直到午后两点,我和同修才准备回家给家人做饭。

一、晴天霹雳

我乘的公交车刚停第一站时,上来一人,是我家邻居兰荣,她非常紧张的样子,问我说:“大嫂你上哪去了?家里人到处找你也找不到。”我忙问:“找我干啥?”她说:“你家大哥从梯子上摔下来,不省人事了,已送医院抢救了,你家孩子与咱们邻居都在医院呢,我这也是刚从医院回来。”我急问:“他现在咋样了?”她说:“恐怕没有希望了。”我赶紧给孩子打电话,一边准备下车,打出租车去医院。电话里传来了女儿的哭声,她泣不成声的说:“妈妈,别来医院了,我爸爸已送往殡仪馆了,爸爸他扔下我们了,他走了。”我说:“我现在就去殡仪馆。”女儿非常紧张的说:“妈妈,不可以!你现在别动地方,等着我去接你,我现在就从医院出发,你一定等我!”

我们母女见面后抱着哭成一团。此时我就是想去殡仪馆去看看丈夫究竟是什么样?到底伤到哪儿了竟夺走了他的生命?女儿对我说:“妈妈啊,我不忍心让你看到爸爸最后那悲惨的面容,我决不会让你去见我爸爸现在的模样,你只记着爸爸与你早晨分别时的容貌就行了。”女儿说完哭得已经站不住了,几乎要晕过去了。我们也只好回家了。就这样我连丈夫最后一面也没见着就与丈夫永别了。

二、丈夫死因

回家后听来看望我的邻居讲:当天上午十点来钟,邻居们四、五个人在楼门口聊天,老憨下楼走到那,也停下脚步与众人聊了几句。这时邻居兰荣走过来对老憨说:“大哥,你帮我把我家小棚上的塑料板拆下来呗?我拧不下来了。”老憨答应一声“好”,就回自家搬来梯子,拿着钳子、锤子等工具,进了兰荣家小院,立起梯子,开始拆棚上的硬质塑料板。刚拆下不几块,梯子一下子反折过来,随之老憨后脑勺着地,被重重摔在地上。大家过来喊他,发现他已经失去了知觉。邻居们立即给120打电话求救,又急忙给我和我女儿打电话。女儿很快就到了,不一会120救护车也来了,救护人员一看,说本厂医院不能行,得去市内脑专科医院。邻居大伯对我女儿说:钱我已准备好了四万元,孩子快上车吧。(正巧头天,大伯的孩子说用钱,大伯刚从银行取出准备给自家孩子用的)车疾驶到该医院,即刻采取各种急救方法与措施进行抢救,老憨还是没有醒过来。两小时后,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三、处理后事

我小叔子、侄儿们及其他亲属陆续到齐后,都想听到第一当事人兰荣讲述看到老憨当时遇难的真实情况。这时兰荣怕担责任,竟说:“是老憨主动来帮忙的,不是我叫他来的。”小叔子与侄儿们见兰荣竟昧着良心推卸责任,说假话,就决定请律师告她,给亲人讨个公道。邻居们也都为此不平,都支持我们上告,并表示要给老憨作证。

于是小叔子与侄儿们决定暂不出殡,等事情解决之后再出殡。侄儿们还说:大伯是被她找去给她家干活而出了事故死在她家的。明天把大伯抬回来送到她家去。既然她不仁,我们也不义。她若再耍赖,咱们就给她个教训,先给大伯出了这个气,而后咱们等着她来告我们。大家都说亲人死的太冤枉了。这时,小叔子、侄儿们、女儿、女婿们跪在我丈夫的遗像前,让我最后定夺,即刻行动。眼看一场灾祸即将发生。此时我真是悲怒交加,心如刀绞。

我在大法中修炼已经二十多年了,从法理上明白人世间的是是非非都是由因缘关系促成的,人的眼睛看到的全是假相。师父讲过:“宇宙中的任何一种物体,钢、铁、石头都是一样,它里面的分子成份都是运动的,整个形式你都看不见,其实它都不是稳定的。这张桌子也在蠕动着,可是眼睛却看不见真相,这双眼睛能给人造成一种错觉。”[1]

但是师父讲的这一高深法理,常人怎么能理解得了呢?他们只相信眼见为实!他们失去亲人的心情我能够理解,因为我也在其中,今天我若不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我可能比侄儿出的坏招更多,更坏,更狠。但我现在是个修炼人,我修的是宇宙大法,绝不能跟常人一样。

同修们也来帮助我,要我坚定的信师信法,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别忘了大法弟子是主导。是啊,我是大法弟子啊,我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但面对怒火中烧的亲友,我怎么主导啊?师父,快帮帮弟子吧!

此时,我脑海里浮现出两个字:正念。是的,正念!世间的一切事物都不是稳定的,大法弟子动正念,就会使事态向正的方向发展,大法弟子动邪念,就会被恨、怨、妒嫉等邪灵操纵,那就会使事态向坏的方向发展。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来助师正法的,是来救度众生的,我不能毁众生。小叔、侄儿、兰荣与所有来这的亲朋好友都是与我有着很大缘份的人,都是我应该救的人。可是怎么样来说服这些不修炼的亲属们啊?

此时在我脑海里清楚的浮现出师父的法:“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瞬间我突然明白了很多,师父把我从大法中修出的智慧一下子打开了。文化不高的我,有时甚至对一件事情都表达不清楚,今天在师父的加持下,却能破天荒的、无拘无束的、坦坦荡荡的侃侃而谈。

我擦了眼泪,理了理头发,站起身来走到小叔跟前,双手把他扶起来,很诚恳的对他说:“二弟啊,您与侄儿们的心情大嫂深深理解,二弟与你大哥手足之深情,大嫂也知道,但咱们别光看眼前呀,我们要往远处看。俗话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凡事三思而后行。遇事不要顶着干。咱们换个角度、换一种思维来思考一下,掂量掂量:兰荣她愿意让这种意外的事情发生吗?她能是有意而为吗?这一点百分之百的肯定不是。那么我们站在兰荣的角度上想一想,她现在说不定还觉得自己很委屈呢?她会不会想:我咋这么倒楣呀!老憨的阳寿到了,是天定的就在这个时辰走了嘛,怎么偏偏让我摊上、从我家走的呢?他家要赖我害的咋办哪?他家来找我算账咋办哪?他家要告我咋办哪?我们不去找她,她还怕你哥死去的灵魂来找她呢!你想想,她的精神压力该有多大呀!这是其一。

其二,兰荣她已六十多岁了,丈夫已去世多年,她一人过日子,一儿一女都是低薪阶层,挣的钱刚够糊口。她本人可以说是百病俱全了,还有严重的糖尿病、心脏病。她本人每月二千多一点的退休金,光买药每月就得用去她工资的一多半,她过得也不容易啊!再说:她现在的行为是受邪党灌输党文化的毒害而成的。今天社会道德水准极其败坏,而且还在一日千里的下滑着,人人都在推波助澜的下滑着,包括兰荣她本人,也是受了中共邪党文化的毒害才这样而行的呀!你看现在社会咋样了?老人不敢扶,幼儿不敢护,人人互不敢信,人人互为近敌。兰荣也是受害者之一呀!你看她不可怜吗?以后谁还敢去帮她啊?还用我们来治吗?而且她本人也已经是在害她自己了。

其三,咱就是官司打赢了,她赔咱个几十万,那钱咱们咋花呀?谁能去花这笔钱呢?就是把这笔钱给你哥随骨灰盒埋葬了,他能带的走吗?俗话说:人来时一身光,走时一身光,就是家产万贯也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只有德和业债能永远带着。那咱们就叫你哥带着他一生爱帮助别人的善行积的善德带走吧,这也是咱们唯一能够帮你哥做的到的事情了,这也是你哥最欣慰最如愿的事情了。

其四,我们若是控告她,立案之后,多长时间能结案呢?咱先不讲现在执法的诚信度如何?以现在这个办案人员的素质、态度,拖它个三年、五年也不止。我们耗得起吗?岂不是搞的四邻不安,亲友受牵累,我们的心得跟着此案牵扯几年呀?再有,中国有句俗话说:入土为安。咱若不出殡,你哥的灵魂能安吗?他能顺利的、无牵无挂的去找他的归宿吗?所以,我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与二弟商量,咱们明天出殡,为你哥送行。二弟你看是否可行?”

此时的二弟好似从梦中、从党文化的怪圈中、从邪灵控制的情仇怨恨中挣扎出来,他紧紧抓住我的双手,抬起头来对我说:“大嫂说的在理。”他又转过身去跟亲友们说:“我大嫂说的对,就按大嫂说的做吧。现在我们就放下要报复别人的不正确的想法,象我大嫂大哥一样做善事、做好人是没的错的。”他又给律师打了电话,就此了案、结账。他又吩咐孩子们说:“现在就开始做明天送你大伯出门的准备。”就这样,第三天顺顺当当的把丈夫送走了。

我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劝导帮助下,走过了旧势力安排的一大劫难。感恩师父!感谢同修们的帮助。

四、“你们师父真伟大”

给丈夫过完头七后,亲属们都陆续返回,虽然我还不能静下心来,但我却有时间学法了。我拿起一本大法书籍一翻,金光闪闪的一句话“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2]映入眼帘。是慈悲的师父在点悟我,叫我放下世间的一切情仇怨恨,抓紧时间救众生。

因为有一部分亲友还不理解大法,还在骂我傻。于是我利用这一难得契机,带着礼品逐个上门答谢亲友。我感谢他们在我们遇难之时能鼎力相助,同时通过我家发生的实例又给他们讲述了大法美好与江氏集团的迫害罪行。以前不肯三退的人,这次都同意三退了。

其中有一位朋友看见我后竟魔性大发,大喊大嚷的骂我傻:“就连在澡堂洗澡时因心脏病复发而死亡的,澡堂还给其赔了几十万呢!就连两人下棋,一人旧病复发而亡,另一人还给赔了几十万呢。你们一告就赢的官司,为什么不告?再说了,姐夫生前身体也没什么病;若姐夫还在世,每月起码给你拿家来三、四千元的工资吧,现在就你那一千多元钱的退休金,你怎么生活呢?你是怕钱咬手吗?”

我走到她跟前,紧紧的抱住她,安慰地说:“老妹,你设身处地站在姐姐这边为我着想,你真比我亲妹妹还亲啊!谢谢老妹对姐姐的关心与厚爱。你消消气,听听姐姐的见解可否?”这时她的心态平静了许多,含着眼泪点了点头。

我说:“老妹啊,自己劳动挣来的钱是不咬手的,不讲道德弄到手的钱何止是咬手,它会钻到人的心脏里把人咬死的。你看看现在落马的贪官周永康、李东生等,当然他们是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报的,但也都是以贪腐的罪名定的案。他们甚至为了钱失去做人的底线,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谋暴利。现在已是无官不贪了。看看社会道德极为低下造成的恶果吧:把遵守良知做善事的好人当成怪物。这样下去,这社会不可怕吗?人们为了赚钱,就可以生产毒米、毒面、毒奶粉等,层出不穷,你不也生活在其中吗?你不也是受害者之一吗?”

接着我又给她讲述了共产邪党杀人史,及它毁灭人类的终极目地等。最后我告诉她:“人不治天治。现在还在跟邪党为伍的人才是最危险的!那才是真正的傻了呢。”她一直低着头静静的听着。

最后她抬起头笑了笑说:“你说的也有点道理。”这时我看到共产邪灵控制她的力度在渐渐消减,我试探着说:“老妹,我给你读一段我师父的著作,你愿意听吗?”她说:“那我就见识见识高人的见解呗!”我拿出《精進要旨》,翻开《富而有德》一文,双手捧着对她说:“老妹,我阅读能力差,你自己看吧。”她聚精会神的默读了一遍后说:“真好!真好!”接着又大声的朗读起来。

她读完后,竖起大拇指说:“你们师父真伟大!能够使你在失去亲人的极端痛苦中还能为别人着想,而且是害死你丈夫、给你造成极端痛苦的人。这样的事,世上没有人能做的到的,可是你们大法弟子做到了。我若不是亲眼看到你的所为,说死我也不会相信的。”

她又问:“为什么你们师父会有那么大的力量?能够使你们认同、照做呢?”我说:“因为他是佛法啊!他是最正的,最大的唯一的宇宙大法啊!大法弟子从大法中修出的善,是任何邪的、恶的、任何歪理邪说都摧不垮的。”她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给我鞠了一躬,说:“大姐,对不起,是我错了。”她竖起大拇指举过头说:“法轮大法真伟大!法轮功师父真伟大!法轮功弟子真伟大!”

她主动的让我帮她退出曾加入过的邪党的党团队组织。这事再次印证了师父的法:“不信良知唤不回”[3]。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济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