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八旬老人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八日】我是个八十二岁的老太婆,没上过一天学,从六十岁开始修炼法轮功。走过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经历了风风雨雨,现在将我的修炼心得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六十岁患双癌 八十二岁身板硬朗

我四十二岁时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导致长期整夜不能入睡,白天精神恍惚;一九八六年,又出现严重的胃腹痛,十年后,被医院确诊为胃癌晚期,无法饮食,经常呕吐出血;还有直肠癌,肠子已经溃烂,长期大量出血;脑血管瘤导致头痛难忍,压迫神经导致脚、腿僵硬,行走困难,手不能握东西,生活无法自理;再加上美尼尔氏综合症等多种疾病缠身。

我先后到省内各大医院诊治,见效甚微,单位领导和同事都说怎么越治越严重呢?医生的结论是:我只能活三个月了。当时六十岁的我,痛不欲生,有早走早解脱的想法,这样也可以给家人减轻些负担。

一九九六年十月的一天下午,单位的一个同事来看我,她说正在炼一种新的功法,叫法轮功,祛病效果非常好。我从没练过气功,一听说祛病效果好,当晚就和这位同事一起去炼法轮功了。学炼五套功法,学习《法轮功》这本书,看老师讲法录像,就这样我走上修炼的路。

一天早上炼完功回家,我突然感到头部象抽筋、撕裂一样疼痛。家人见状要送我去医院,我马上悟到并对家人说:“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呢,你们不用管。”很神奇,说完过了两、三分钟,疼痛就消失了。

修炼不到三个月,身上所有疾病奇迹般痊愈,睡眠非常好,吃饭也很香,手脚也变的很灵活了。走路生风,浑身有使不完的劲,真可谓无病一身轻。我的丈夫、女儿、孙女、弟弟、母亲都亲眼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和美好,也先后走入修炼。

如今八十二岁的我,满头黑发中只露出少许白发,脸上皱纹很少,牙齿坚固,腰板也直,走路步履如飞。我在给人讲真相时,告诉别人我八十二岁,很多人都不相信,说我看上去象六十岁左右的人。我告诉人们:“是法轮功师父、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讲真相救众生 众生感恩

我天天都出去给世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走到哪儿讲到哪儿,见人就讲。有明白真相后的人们充满感激和遇难呈祥的故事。下面仅举两例。

一次我给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士讲真相,送给他《九评》光盘,他很高兴,要给我钱,他说:“你们也不容易。”我说:“不要钱,这是我们用自己的工资做的。只要你能明白真相,得救度,躲过灾难,有美好的未来,这就是我们的心愿。”他说:“谢谢你!”我说:“你应该谢谢我们的师父,谢谢大法,真正救人度人的是法轮功师父。”他非常高兴的说:“谢谢师父!”

还有一次,我给一位四十多岁的女清洁工讲真相,帮她退出了少先队,又送她一个护身符,叫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以保平安福寿。半年后我在街上又碰到她,她激动的大声喊:“婆婆,你快过来!”她很激动的跟我讲一个月前发生的惊险事:

有天她正在二十八层高的楼下面扫大街,突然一根铁管从那高楼上落下来,从她的后背旁窜下来,把她吓坏了,可是她一点都没受伤。她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灵呀!”她要感谢我,我说:“你应该感谢我们的师父,是大法师父在保护你,在救你。只要你明白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躲过劫难,有个美好未来。”她很虔诚的说:“谢谢法轮大法师父!”

三、屡次被绑架迫害,临危不惧,正念正行

二零零零年五月,我去北京上访被抓,被关在当地派出所。警察问我为什么要去北京,我说去北京告诉政府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是信任、是善举,没有错。我在心里想:师父呀,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做自己该做的事,请师父帮助我。下午五点左右,看守我的警察睡着了,门没锁,我轻轻推开门,就走出了派出所。

二零一一年的一天,我去一个市场发真相资料,被抓到派出所,警察把我铐在铁栏杆上铐了一天一夜。一个年轻警察给我照相,要我签字,我拒绝了,他就使劲的打我、骂我,我说:“你不能打、不能骂,这是对大法犯罪,要遭报的。”他听后手就发抖,上楼后没有再下来,所长叫他来照相,他也没有来。之后我被送到洗脑班关押了半个月。

在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女恶人要我签字,她们知道我没文化,两个人按住我,抓住我的手往上画,我大声呵斥道:“你们这是犯罪,是欺骗!”她们怕我说出去,不让我接触任何人。

二零一五年三月,我骑自行车去某大学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被人诬告,被绑架到派出所。我想我做的是救人的事,是最正的事,谁也不能来干扰和迫害,我就发正念清除派出所警察和不明真相的众生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我真心希望众生都能被救度。看守我的警察没有说话,不知什么时候上楼去了,我想这一定是师父的安排,我应该离开了。于是我就堂堂正正、大大方方的走出了派出所。事隔三天,我突然想到警察也是该被救度的对像,那天他们也没有拿到真相资料,而且我的自行车还在派出所。于是我就准备了《九评》和《天赐洪福》等真相册子去派出所,我对所长说:“你们看看这些资料吧!你们也是应该被救的人呀!”所长二话没说,拿了资料就進去了,然后我就骑着我的自行车离开了。

二零一六年四月,我依然上街发《九评》、《天赐洪福》和《三退与平安》等真相资料,又被绑架到派出所关了一晚上。在派出所,我不回答任何问题,不签任何字,就是发正念、讲真相。我告诉警察:“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都在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九年香港《前哨》杂志登载,江泽民承认自己镇压法轮功是做了一件最蠢的事。……警察是被欺骗的,只要警察明白真相,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都是被救度的对像,这是我们师父最大的慈悲。如果知道真相还继续参与迫害,那就一定是被淘汰的对像。我们真的是为你们好,希望你有个美好的未来。”没过多久,所长就放我走了。当所长送我走出派出所时,他说:“你以后不要到这边来发资料了。”我说:“所长,你忍心看着这边的人被淘汰吗?你也应该得救呀,我是真心为你好。”所长微笑着无言以对。

我修炼法轮功后,在师父的保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已经经历二十二年的修炼历程。一路走来,现在可以比较流畅的通读《转法轮》、法轮大法的所有著作以及相关的真相资料,明白了许多修炼的法理,知道了怎样去精進实修和向内找。这是不修炼的常人根本就不可想象的,也根本达不到的。

师父对弟子的佛恩浩荡,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弟子对师父的感恩,也不是人类的语言所能表达的。弟子从心底发出纯净、虔诚的心声:“师父您好!师父辛苦了!”弟子一定走好以后的修炼路,兑现誓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