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官帽 再得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人生真是扑朔迷离,往往顺境中得到的不知道珍惜。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有一天,家里人拿来大法书让我看看,看了一遍,感觉很好,是教人如何做好人的书。但是,又有一点顾忌。再看一遍,感觉主要还是讲怎样修炼,总的感觉还是很好。这样就随着家人一起参加了看大法师父讲法录像的学习班,并开始学法炼功,戒了两年的酒。

当时由于受到常人的种种诱惑,不知道精進,学法松懈,逐渐的再有酒局,就在朋友的劝酒声中妥协了,由刚开始喝点啤酒,到喝上白酒,就一发不可收拾,更不好意思去参加修炼切磋交流了。到了入冬的寒冷季节,再加上懒惰,逐渐的就远离了修炼群体,也就不学法炼功了。特别是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就更没能迷途知返了。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在本年代初的一天,我被检察院的人带走,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涉嫌的几万元资金的来龙去脉。这才想到如果没有离开大法修炼,严格按大法要求自己,绝不会有此下场。在看守所,我开始给同监舍的人讲法轮功的好处。有一个县的“610”(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头目涉嫌受贿,一审被判很重。他说,他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抓法轮功的哪一个人,都是他签字,才去执行的。他知道得到了报应,被判的如此之重,担心自己身体不好,能不能活着出来。

到了监狱的新入监监区,我看到了很多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同情的同时,也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一点希望,也可能多年来搞不懂的几个问题,有望在他们身上找到答案,我就可以把我一直弄不明白的为什么法轮功被迫害等等问题搞明白。以前工作中身边的大法弟子和我讲的真相,我都有意无意的回避,我是单位的负责人,怕被牵连。

在监区内,一天有一人对我说,你是党员吧,你退党了么?我明白了,他一定是大法弟子。我说,我在几年前就退党了。我记得是在二零零五年,去新加坡看到《大纪元时报》刊登的《九评》系列文章,给新加坡的退党热线打电话退的党,现在还记忆犹新,当时打电话还很怕的感觉。

在即将从新入监监区往监区分配时,突然有一天,一个警察喊我的名字,我仔细一看,哦,是我的一个同学,他听说我新入监来看我,他是一个监区的监区长,领我到了他们监区,他说,你就到我监区来吧,我可以照顾你,不用干活,在这比较轻松,可以自己做吃的,你如果同意,过几天开始分配,就把你要来,怎么样?并给我做饺子吃,还带了一些回去。我听進来过的人说过,在监狱里,主要是解决劳动苦和吃饭苦这两大苦的问题,在同学这里,两大苦全解决了。但是我又想起了我進来前的一次同学聚会。毕业三十多年了,高中同学从来没有聚会过,恰恰在我被抓的两个月前,有了唯一一次的同学聚会,他带着一脸酒气到酒桌,上来就把我数落一番,不分青红皂白的臭我一顿,那天回家后都没有睡好觉,我曾经在工作上帮助过他,他应该领我的情,对我应该有几分感激才对。我想想看,不一定哪一天,他又翻脸不认人。这样我就留在了法轮功学员最多的监区,因此从新认识大法,从新走進大法中来。

没有了官帽,也就无所顾忌。在狱中同修的帮助下,很快就破解了为什么法轮功这样的宇宙大法也能够遭到迫害,也了解了后期师父各地的讲法内容。通过外部同修的帮助,很快又得到了大法电子书,从此,如饥似渴的开始看师父的各地讲法,看不懂的或理解不了的就和同修切磋。

有一次,前半夜听师父的广州讲法第二讲,关于天目的问题,听完后,闭上眼睛刚想睡觉,就看到一只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和师父讲的开天目一样一样的。“因为一般炼功都选在晚上子时,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炼着炼着,突然间看见眼前一只大眼睛,一下子把他吓一跳。这一吓非同小可,从此以后再也不敢炼了。这多吓人哪!那么大一只眼睛,一眨一眨的看哪,清清楚楚的。”[1]我很激动,师父给我开天目了,书中说是在炼功时,而我只是在用耳机听法也能象师父讲的炼功时开天目。这只大眼睛直到大约一星期后才看不到了。

有一天,感觉自己躺在一个公园的草坪上看着天上的星星,有几个星星也在看着我,忽然那几颗星星闪着闪着奔我而来,同时其它的星星也从右侧奔我而来,变换着组成了一条黑白色的龙,发现原来闪闪发光的星星只是这个龙的麟,同时又看到左侧一闪一闪的出现了一个唐宋时期戴着官帽的一个人,从一个很熟悉的星座由远而近。那真是天清体透,第一次看到这么清晰的直观景象。

看看同修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被迫害入狱;而我是在追求常人的东西在狱中再次得法,我真是惭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進去!我暗自下决心,出去后一定坚定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好自己的使命。

一天,狱警告诉我有会见。我到了会见室,是原来的老领导来看我,啊!我忽然想起来了,检察院调查我并认定我犯罪的一部份钱,我不是给她了么,而且,是她指示我给“610”的一个负责人,姓杨。我和她一同去的公安局大楼,哎呀,检察院审我时,我为什么忘的一干二净?那还是大约八年前的事,我们单位有几名大法弟子,遭到“610”的无端迫害,我是单位的负责人,我们单位的大法弟子全是业务骨干,被“610”查了好几天,把单位的电脑等办公用品搜去了好几台,给我们单位搅的一塌糊涂,简直无法开展业务工作。最后给我们的一名业务骨干(大法弟子)迫害到劳教所。上级领导也很害怕,就想用钱疏通疏通,于是让我单位出钱,她会同我一同到“610”办公室,应该是她把钱给了“610”的负责人,我当时是从一位中层干部手中拿的钱,我只能告诉这位中层干部,想办法弄发票报销,正是这个中层干部作证,说我受贿。

我应不应该去申诉?他们能承认得钱的事实吗?我用大法来衡量衡量,最后想算了吧!还多亏了他们把我弄進监狱来,要不然的话我现在还在常人的美梦中呢,享受着所谓世间的美好生活,而忘记了回天的路,忘却了自己的使命。所以,我现在也不怨恨他们,反而感觉在心里应该谢谢他们。

我现在最不知道的是,用什么语言来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是师尊把我从绝望的滑向地狱的通道中捞起,使我从新回归大法,成为一个让全宇宙的生命都羡慕的大法弟子。

还有,身处狱内狱外的同修,是你们无私的帮助我,有智有勇的把大法电子书帮我送進来,我才能天天孜孜不倦的看大法书,使得本来暗无天日的监狱生活竟然变的成为我学法的大学堂。而且,遇到不明白的问题还能求教同修。因为在狱中心无旁骛,没有任何常人的诱惑,使得学法能够扎扎实实的入心。進去时是满脑的名、利、情,出来时是纯正的真、善、忍。

现在,我已经从新走進大法弟子的美好群体中,学法、炼功、发正念、与同修交流、助师正法讲真相、家家户户送真相信,成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