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的路越走越宽敞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二年我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现在把自己修炼的点滴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用手机讲真相

得法的第二年,我开始用手机拨打语音电话,那时得戴耳机听,没有录音功能,有人同意三退时,必须当时给起化名否则就错过机会了,所以不能溜号也不能分心。我每天带着两部手机,两个耳朵上戴着耳机,一走就是一下午,能打完一张电话卡,我一路上发着正念,心无杂念的走在路上,希望世人都明真相,都能得到大法的救度。接听的人听得时间都比较长,每天平均都有五、六人甚至更多人同意退出。

那时心很纯净,也很用心,每天出门前都会跟两部手机沟通:你们是我救人的法器,也要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要用心去讲,让世人明真相,三退保平安,你们就是在帮助我助师正法,你们也是有功德的了。这两部手机很有灵性,我心念纯净时,它们状态很好,救人也多。如果我打电话时在想常人的事,或做常人的事时,它们也会被干扰。

一次我走到一外贸商场,心想顺便進去看看,刚進去没走多远,电话就没声了,我就停下来,怎么摆弄也没声,很郁闷的走出商场,可是一出商场,手机就自动恢复正常了。我知道是自己错了,打电话救人是多么神圣的事啊,我赶紧道歉说,救人要专心致志,不能分心,只有用纯正的心才能救得了人,谢谢你们的提醒。

过了几天,我和它们沟通:我要去哪家商场买生活必需品,需要你们配合。我又走進那家商场,购买了商品,过程中电话救人一切正常。还有一次走在公交站点,看到地上有两张五元新钱,我就捡了起来想用来购买电话卡,可是没走几步,两部电话都不响了,我就关机重启也不好使。我想手机不工作一定是点悟我捡钱是不对的,即使是用于讲真相救人上也是错的,我把钱重新放回到地上,再重启手机,又一切恢复正常了。真是万物皆有灵,此话不虚,尤其大法弟子的法器更是如此。在此把它们的神奇事写出来,同时也感谢它们帮我修心性。现在改用智能手机,这两部手机虽然不用了,但我一直珍藏着,因它们伴随我走过了那段证实法的岁月。

语音电话改用智能版手机后,我买了三部,每天背着它们走在大街小巷的路上,有录音功能不用戴耳机了,把它们放包里就行。每天一出门就和它们沟通,一路发着正念,背诵师父的法,每天都很快乐、充实,每天晚上整理手机,一周最多退出有四十八人,少时也有二十多人,有一通电话退出八人,平均一通电话退出三至五人的情况每周都有。

手机是我救人的法器,我也很爱惜它们,天热时用毛巾包上冰袋放在手机边上,天冷时做棉袋放包里,我的包也经过改制,让它们呆着舒服,它们也不是一般的生命,能做大法弟子的法器,讲真相救世人,也是有功德的。它们现在还在发挥着作用,我还用它们给公检法司人员发真相短信,救度这些受蒙蔽最深的群体。

面对面讲真相

记得刚得法不久,我就想出去给世人讲真相。一天走到一家医院附近的公交车站,看有一个同修面对面的讲真相,我就站在旁边静静的听她讲。第二天我又去了,她们就说,你别老站着,去跟有缘人搭搭话,遇到有问路的人,我就详细的告诉怎么走,他们会说:你人真好,善良。我就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天天都去,师父看我有救人的心,就安排同修帮我。一天一个老年同修过来,我们并未见过面,她直接就说:“你来干啥的?你不是来救人的吗?那边站个女士你去给她讲讲。”我硬着头皮就过去了,问那位女士:有人告诉过你三退保平安吗?您戴过红领巾吗?入过团吗?她说只戴过红领巾。我说:那您就退了吧,她说:行。我说:那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记住了。我心里这个高兴啊,我也能给人讲真相了。同修说:别生欢喜心,这是师父鼓励你。

渐渐的,我能跟常人很自如的搭上话,找到他们感兴趣的话题和切入点,用平和善良的语态跟他们讲,一般效果都很好。

一天,有一对年轻人在等车,我上前说:看你们这么青春有活力,阿姨为你们高兴,祝你们天天快乐、甜蜜,有人告诉你们“三退”保平安吗?你们听说过法轮功吗?法轮功是佛法,你们对法轮大法要有个正确态度,不要反对他,就是在给自己摆放位置。他们说:我们不反对。为什么要三退呢?你们上学时不是学过女娲用泥土造了人吗,人是神造的,人得敬神,可是从小都入了无神论的组织,从小都戴过红领巾入过团,你们入过党吗?男孩说入过,女孩说入过团,我说:党章中都写着把一生献给它,为它奋斗终生,这个誓言是毒誓,我们的生命是父母给的,还得为父母奋斗,为你们的未来奋斗,心里动一念,这誓言不好,不要了,退出吧。他们说好。我说: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说:谢谢阿姨,我说应该谢谢李洪志大师,是我师父让我告诉你们的。接着我又告诉了他们天安门自焚的真相、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等真相。这时车来了,我送给他们一个翻墙软件和真相护身符,他们说谢谢阿姨就上车了。

还有一次,迎面过来一位大叔,我上前打招呼:老人家身体硬朗多大岁数了?他说八十二岁了,我记性不好,想不起来你是哪位了,我说我们见面就是缘份,送您一本书看,他说是法轮功的吗?我就喜欢看法轮功的书,我送他一本《九评共产党》,他问还有吗?我又给他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他说我要这本,《九评》我有。你们都是好人,你们一定要坚持,我支持你们。我说谢谢大叔,那一刻我的眼眶湿润了。

又有一次,在公园里一位大叔在那坐着,我走了过去说,大叔好,在这嗮太阳哪?他说是啊。我说送您一本天书看,他瞅瞅我说,不看,眼睛不好。我又问,大叔有人告诉您三退保平安吗?他说你是法轮功吧,不听。我说,大叔我只是告诉您福音,不宣传信仰,法轮功是佛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您这个岁数的人什么没经历过,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了四千多万人,文化大革命我们死了七百多万人,他一听就说,何止四千万呀,历次运动我都经历过,我被打成右派,吃的那个苦就别提了。我说,我们吃了那么多的苦,共产党搞假恶斗,文化大革命砸寺庙、破四旧,把中华民族五千年传统的东西都给破坏了,共产党在毁人哪,把您入过的党退了吧,共产党是无神论,当官的算卦、看风水,不叫老百姓信神,还要它干啥?退了吧,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您用化名“康寿”退出行不?他说,好。送给他一个护身符也接受了,我说老人家这本书你看看吧,他说那我就了解了解。我说,大叔这本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是本天书,您看了就知道了,这是大法弟子自己花钱做的,要珍惜看完了送给其他的有缘人。他说你放心吧,我不会扔的,我说,祝老人家晚年幸福、快乐,健康平安。

每天遇到很多的有缘人听我讲真相后都能三退,我真为他们发自内心的高兴。我劝退的人中,有年轻的学生,有农民工,还有公务员、警察、教师等各行各业的人都有,我们每天走在大街小巷,搜救着有缘人,有说好的说谢谢的,也有反对的不听的,什么样的人都有,我们就是不动心,不受干扰。因为我们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在讲真相中善待众生,把美好传递给世人,叫世人明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摆正自己的位置,真正的得到大法的救度。同时也是修炼自己升华自己的过程,在讲真相中同修之间也有过心性关的时候,有时自己也会反映出不好的执着心,在救人中修好自己这也是我们的修炼之路。

向内找,不断升华提高

我们学法小组上午学法,下午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我和A、B俩位同修一直配合的很好,很默契。

一天,我们在一个十字路口,A同修给一个中年妇女讲真相,我配合发正念,A同修瞅瞅我示意让我给旁边的小伙子讲真相,讲完后小伙子高兴的三退了,这时又过来一位女士,我又接着把她讲退了。再回头找俩位同修时,不见了,我也没多想就往前走。走了一段路看见她俩在前面等我,A同修一看见我就说:“要注意安全,不要在一个地方呆太长时间。”我当时人心就上来了:“不是你让我给小伙子讲的吗?你怎么还怪我,知道要注意安全,你怎么不在跟前看着点儿,配合发正念,还走那么老远。” B同修提醒我别动心,别被旧势力钻空子使同修之间产生间隔。我当时心里很不平静,忿忿不平,面部表情已经不好看了。

晚上学法时,我看到师父说:“我告诉大家,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矛盾,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那肯定是我们自身有漏。那这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没有漏,谁也钻不了这个空子。”[1]我心里一惊,师父这不是在棒喝我吗?向内一找,发现自己有很强的埋怨心,不能被别人说,一说就炸,这不是争斗心吗?有这么强烈的执着心,我还不自知,这哪是修炼人呢?我心里暗下决心要修掉这些不好的人心。

第二天我提前到达我们约好的地点,心想一会儿和同修见面时先打招呼,说声“我错了”。可是看见同修时,道歉的话却没有说出口,这样我们一路讲着真相,却感到俩人之间好象隔了一堵墙,心里很难受也堵得慌,分手后就分别坐车回家了。在车上我向内找发现了自己的爱面子心和妒嫉心,回首和同修配合讲真相这段时间以来感到很踏实、很放松,心也比较纯净,讲的过程中很自如,在师父的加持下,感到我们周围有一个慈悲的场,世人一般都能被劝退,每次劝退人数在十几人、二十几人以上,不知不觉中对同修有了依赖心和情,也有欢喜心和显示心,这些心埋藏的很深,不向内心深处去找甚至感觉不到。我想人要修成神多难啊,各种人心拦着,在这剜心透骨去执著心的过程中,我的心在痛着。

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很多人都在往前走,可我的脚下却出现了一个门槛,我的脚一迈就过去了,还看到同修在对面冲我笑,表情非常祥和,我很感动,就醒了。我知道师父在看护着我,鼓励着我,并点化我这个坎能过去。师父说:“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2]我明白了我和同修间出现的矛盾,那是为了让我们提高心性修去执著心而设的,同时也对师父的法“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有了更深的理悟。

最近同修又指出我的不足,说我有些自我,做事欠考虑,不注意安全,多次指出也不改。我听了以后很平静,面对同修的批评能坦然面对了,我要修去不好的人心,归正不好的言行,把自身不好的物质全去掉。师父说:“所以你严格要求自己,发现自己的不足,不断的去掉它,你这就是在修了。”[3]通过这次小小的人心摩擦,找出了我的各种执著心,妒嫉心、欢喜心、显示心、埋怨心、依赖心、一说就炸的争斗心。

这次小小的摩擦,虽然事儿不大,可确实磨了我好一阵,在去执著心的时候也是多次出现反复的,有些心明明觉的去掉了,觉的能坦然面对同修了,可是见面后又返上来了,表面上好象去掉了,可心里还在翻腾,经过这样多次反复修心的过程,才达到心如止水,坦然面对。师父说:“修心最难过”[4]。我以后一定会在修心上多下工夫,遇到矛盾无论自己对不对,无条件的向内找,看看自己还有什么人心没有去掉,在救人的路上一定要修好自己,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的路才会越走越宽敞。在这里真诚的谢谢同修。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