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在看着我们修炼、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三日】我丈夫对大法一直心存善念,对师父非常尊敬,只要是在家,坚持每天给师父上香,工作上有了好的進展,也会向师父汇报和感念师父的恩泽。这些年来,丈夫虽未修炼,但他的所为越来越象个不修道已在道中之人。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左右,丈夫突然脚踝肿了。我悟到,或许是他修炼的机缘到了,就问他:目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去医院看病。另一个是跟着师父修大法,你选哪个?他不假思索的说:不去医院,我要学法。

刚开始几天,他只是看讲法录像,不愿意炼功。几天后,脚背也肿了。我说:师父教给我们的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师父告诉我们:“经修其心 功炼其身”[1]。他同意了,随后每天学一套,一直坚持每天参加晨炼,五套功法一步到位(静功是散盘一小时)。

现在是正法的最后了,这个时候要得法,旧势力阻挡的很厉害,所以丈夫所面临的病业假相的考验也是非常大的。开始的脚肿,渐渐往上发展。我和他在法理上切磋,师父讲:“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2]他说:“我知道,这是生生世世的业力呀,我能承受。”

我俩早上三点五十分晨炼,白天上班,晚上就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尽量做到四个整点发正念;期间他出了几趟远差,都坚持听师父讲法录音和炼功。谁知过了十几天,不但没有消肿,反而小腿、大腿、下身、腹部渐渐的都肿起来;连续剧烈的咳嗽还喘的十分厉害,人也突然开始消瘦,憔悴了不少。

看到此情此景我心里有点不稳了。找到同修切磋,同修提醒我要好好找找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有什么该去的执著心。同修的话使我清醒,静下心来向内找:丈夫过病业关,我过心性关。因为他是我丈夫,看到他痛苦我就揪心,求师父快点让他好起来,借口是他好起来了给家里人能现身说法,讲真相他们容易接受;帮他发正念解体迫害他肉身的旧势力,目地也是让他早日康复。原来在这件事情上是我一直抱着强大的情的执着在行事;还以一切为他着想为由,自己想到什么就要他照着做,多么强烈的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执着心。

我口头上说信师信法、把自己交给师父、去留由师父安排,实际上并不如此,一见面就用人心问他:今天怎么样?好点没?其实这个时候是我自己不稳了,他说:你在担心什么?是啊,我担心不就是怕吗?怕不就是执着心吗?既然是师父给他消业,一切不是由师父在看着吗?这不是师父利用一切机会让我们修自己、提高自己吗?

还有对他的依赖心、对同事的怨恨心、妒嫉心、面子心……找到一堆的执着心。我幡然醒悟,同时对师父说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3]的内涵有了新的感悟。

我们切磋:我们有师父在管,肉体上的肿胀都是假相,我们只管修心性,其它的都不想。真正的放下心来,把修炼中遇到的所有事情都当作好事,真正放下生死之心。

现在我俩见面就问:今天有什么需要改变和提高的?然后一起去掉不好的心和坏的想法,真正做到一思一念在法上归正。我们最大的幸福就是有师父在看着我们修炼、提高。

个人体悟,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同化〉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