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问本地上网的稿件是谁写的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四日】这个事还是写出来交流一下好,就是本地同修有的事在网上发表后,总有人打听“谁写的”。不管好事坏事总有人问。问不到就猜测“可能是某某写的”。谈论这些的同修又不注意手机安全,给写稿的同修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逐渐的,有的人就不写了。

就本地来说,邪恶一直把给大法媒体写稿的人作为查询重点。特别那些在明慧网上被曝光的恶警恶人,想尽一切办法查询谁把他们的丑事上了网。

有个国保警察做了不少迫害大法弟子的事,被多次在明慧网上曝光。二零一五年诉江时,有一次,他拿着一个诉江状,找到这位实名诉江的同修问:“明慧网上那篇文章是你写的吗?”那位参与诉江的大法弟子说:“不是我写的。”警察又说:“看文章风格不象是你。我要是查出来了,非整死这人不可。”

又一次,另一个警察问一个大法弟子:“你最近是不是在网上发表东西了?”这位大法弟子说:“没有。”警察说:“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呀?我们有证据。”同修马上想起,有几次本地同修被绑架时,有同修告诉他给上网,说话时有的还带着手机。上网后大家在一起学法还议论这事,有的不修口,指名道姓说这篇文章是谁写的。警察对这个同修说:“不用你不承认,我们有证据。”可能同修带着手机谈论这事时被监听了或者录了音。

还有个农村女同修被邪恶重判。事后有个同修说:“她常给大法媒体写稿,本人不注意安全,周围同修说话又不修口,经常带手机到她家出出进进的,结果出了事。”

有个同修说了一件他从内部知道的事:邪恶对网上文章看的最重,有一点能查到的痕迹都不放过。比如:当文章署名具体省、市时,恶党就下令一级一级的查。本地有个同修就被查过,她是挂号的,曾给明慧写过一篇反映本地事的文章,署名是本市。不长时间国保警察就找她。当时这个同修正念很足,求师父,不承认这种迫害,最后化解了。

邪恶是最怕曝光的,所以,建议大陆写文章的同修在文章内容和署名上要智慧一点,以安全为重。

问题是,邪恶到处查文章是谁写的,是为了报复和迫害;同修也到处打听,还不顾别人的安危,你那么好事,有什么正面意义呢?有的同修不注意手机安全,说话不修口,无意中就帮了邪恶忙。

在中国大陆,迫害还很严重,大家要有保护写文章同修的意识。谁写文章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第一念是保护同修、更好的齐心合力,还是带着人心只管打听。是什么人心让你那么感兴趣呢?今年神韵节目中,猪八戒就是因为好奇心惹来了麻烦。此外,打听的同修虽然可能没有恶意,可也是自私不自利的,更有害于其他同修和世人。也就是说,其中掺杂的好奇心、显示心和欢喜心等等,害己害人,修炼中没小事。

一点浅见,意在交流,恳请同修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