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回身份证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风风雨雨,在师父的保护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走到了今天。

一、要回身份证

我去年九月份从新照了身份证像,到派出所去取身份证时,派出所警察说得国保同意才能给。我想师父没安排迫害,我这个弟子也不承认,扣留我的身份证就是对我的迫害。我和同修交流此事,同修鼓励我,就是以要身份证为机会去讲真相,不让这些警察对大法弟子犯罪,那样大的业力他们承担不起。同修帮我发正念加持我,解体操控不明真相的警察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

当时我们地区正在给公、检、法、各派出所、社区邮寄真相信,信的内容是从法律角度讲法轮功不违法,以及历次运动结束后,为平民愤,共产邪党拿参与迫害的警察当替罪羊。同修帮我查阅了关于扣押身份证的相关文件。身份证法第十五条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扣押居民身份证。我把同修写的真相信作为借鉴,每天晚上手写一封真相信,每写一封信,我就增添一份正念。以前一说到派出所、公安局,就心里发憷不愿意去。我现在是去讲真相,是去救度不明真相的世人,心里坦然,没有怕心。

每次去讲真相我都拿一封手写的真相信,我先去了派出所,找到了包片警察,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迫害好人,讲完我给他一封真相信,让他好好看看。他说他说了不算,得找领导。片警把我领到指导员办公室,我又给指导员讲真相,身份证是我私人物品,任何人也没有权力扣押,现在办案终身制,希望他能明辨是非,也给他一封真相信。当天所长没在,第二天,我又去找所长,所长说得国保同意才行,我给所长一封真相信。

我去找国保队长,我问为什么扣押我的身份证,并告诉她身份证是我的私人物品,你扣押是在违法,这是我给你写的信,希望你能看看。回来后我觉的我说话生硬,没有慈悲心,我觉的她很可怜,被共产邪党利用还不自知,我又给她写了一封信,讲共产邪党历次运动,卸磨杀驴,希望她明辨是非,不要当替罪羊。并列举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文化大革命执行毛泽东的命令,文化大革命结束后自杀。不希望她步他们的后尘。第二天去时,她没在,我告诉她同事,把信放到她桌子上。

我又去找公安局长,门卫问我和局长有约吗?我说没有。门卫接通了局长电话,说有位某女士是某单位的找你有事,让她上去吗?电话那头说让她上来吧。门卫给我开了门,并告诉我在二楼的左侧。我来到二楼,局长正在会议室,我自报姓名,我说我是因为身份证的事来找你,我办了身份证国保不让给我,在派出所那扣押。当时会议室还有两人,我一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身份证被扣押,局长马上说法轮功是被国家定性的,是某教。我说局长,某教不是谁定的,他得符合了某教才行,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不做坏事,《宪法》规定信仰自由,说明法轮功在中国完全是合法的,而且现政权也说: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局长马上说他还有会。我说: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给你写了一封信,局长接过信客气的说一定拜读。我说我儿媳妇要生孩子,我得去儿子那照顾儿媳妇,局长说:到时候你来找我。

过了一段时间该上儿子家去了,我就去公安局找局长(因国保队长出差没在家)。我说:你好局长,请你给我写个条,我好到派出所去取身份证。局长说:不用写条,我给指导员打电话,你去找他就行了。我说谢谢局长。局长在打电话时,派出所警察提醒局长我是炼法轮功的。局长说:我知道是炼法轮功的,你把身份证给她吧。局长还对我说:现在上面一天一个文件(指关于迫害法轮功的文件),我们就是不动。我知道局长明白了真相,不愿参与迫害。

我从公安局出来到派出所找到指导员,指导员找来片警,让他找户籍员要身份证,身份证找到后需要片警签字,片警不签,让指导员签。户籍员问身份证用完是否送回去,我说:身份证是我的私人物品,用完是不能送回来的。在我的正念坚持下,片警也就不说让我用完送回派出所了。

谢谢师父保护!谢谢帮我默默发正念的同修,谢谢同修正念加持!在要身份证的过程中解体了我不愿意去公检法的畏难心理和怕心,以后再去这些地方我再也没觉的为难,而是和到别的地方去办事一样坦然。

二、离婚风波

师父告诉我们要做一个“先他后我”的人,一个处处替别人着想的人。我刚开始修炼时,家人看到我身心的变化,都非常认同大法,我的丈夫非常支持我修炼,每到炼功时间他都提醒我:快到点了你还不去炼功。家里一片祥和、其乐融融。

可从一九九九年,江魔发动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人的打压,我因不放弃修炼被非法拘留了几次。二零零零年我上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外界的压力下,我丈夫及婆家人认为我给他们丢了脸,经常给我脸色看。丈夫还有了外遇,对我更是看不顺眼,经常找茬打架,甚至提出离婚。

有一阵我真的不愿承受这种家庭氛围,不知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也希望离婚解脱。当我想离婚时,不知他怎么想的,又不离了。但是两个人每天相对,一句话都没有,就象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

有次同修问我现在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吗?我说:没什么放不下的,只有师父对我们好,常人都是看你有用了,就对你好,对他不利影响他的前途、事业了就远离你。在情中沉浮,真是苦呀!我表面说都放下了,可话里已经暴露了不平衡心、怨恨心。

我的婚姻一时无解,我就把心思集中在学法上,先不去想离婚的事。多学法,抓紧一切时间学法、抄法,我上班时间比较宽裕,就利用一切时间学法。学着学着我明白了,师父不会安排大法弟子离婚,这是旧势力在钻我人心的空子,我是大法弟子应该放下对丈夫的成见,向内找自己的不足,理是明白了,可是做起来真难。我对丈夫及婆家人的怨恨今天放下了,明天又返上来了,总是不时的往外冒。

我就换位思考,丈夫和他的家人都是常人,常人注重的就是表面的名利。我与丈夫在一个单位上班,我被迫害,让他觉的丢了面子,在单位和亲朋面前抬不起头来,特别是丈夫由于邪党的株连政策,怕影响了他的工作。我婆婆一听邻居说你儿媳妇又進去了,脸上就挂不住,觉的很丢面子。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他们是上了江泽民的当,他们不理解我是因为他们不了解真相,在无知中造着业,我突然觉的婆家人很可怜。

我逐渐的改变了对丈夫及婆家人的态度,善待丈夫,关心丈夫的生活。丈夫很孝顺,在家是老大,公婆年龄大了,夏天喜欢在农村种点地,但冬天在农村烧火就很辛苦,我就把我公婆接到市里,把我的房子让给公婆住,我与丈夫另租了一个房子。前年公公去世,婆婆和小叔子(小叔子弱智)一起住在我家里。婆婆在乡下种园子不用买菜,到市里什么都得买,婆婆不习惯,嫌什么都得花钱,心疼。我就给她买菜、买饼,有时给她蒸馒头。取暖费、水电费都是我交,没油了买油,没米了买米。婆婆喜欢吃饺子,自己包费劲,我就给她包好了送去。婆婆爱唠叨,丈夫和小姑子都不愿听,我就劝丈夫,老人年龄大了,她愿意唠叨就让她唠叨吧。

我和丈夫上一天班,下班先不回家,去陪婆婆一起吃晚饭。有时婆婆做好了饭,还没炒菜,我進门就炒菜。婆婆吃菜愿意吃炖的烂烂的,好消化,我们就随着婆婆吃烂烂的。即使不在婆婆那吃饭,每天也都到婆婆家看看有没有什么事。婆婆每月有一千多块钱的养老钱,小叔子有五百元的低保,但他们看病我们从来都不用婆婆拿钱,都是我和小姑子拿。去年年前婆婆住院,白天我丈夫和小姑子陪着打针,晚上下班我陪护婆婆,十七天后婆婆出院回家。小姑子要上班,小叔子弱智不懂得照顾婆婆,不会打电话,我们怕婆婆有事通知不了我们。我就与丈夫在婆婆那住,丈夫负责头半夜,我负责后半夜。我家的房子六十多平方米,两个卧室,小叔子一个房间,婆婆一个房间,我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这样住了一个月直到婆婆完全康复。邻居大婶竖起大拇指说:好样的,现在还有这么好的儿媳妇!婆婆也很感动,对我也转变了态度。有好吃的让我吃,有心里话对我说,小姑子更是嫂子长、嫂子短,无话不说。家里没有了吵闹,充满了祥和,别人都羡慕,看人家老婆婆多有福,摊上这么好的儿媳。

我丈夫看我对婆婆好,对我也不象以前那样冷淡了,我也关心他,做他喜欢吃的饭菜,今年丈夫脑梗病犯了,我陪他拍片、看医生,晚饭后陪他蹓跶。他很感动,他感受到了我是真心对他好,从此再也没提过离婚的事。

一天,他一个办公室的同事跟我说,你丈夫说你这么多年从没得过病。我说是真的,因为我修炼法轮功,身体好。这说明丈夫还是认同法轮功的,只是让共产邪党整怕了,不敢说真话。有时候我想,如果没有修炼法轮大法我的家早就散了。我发自内心的说:谢谢师父!谢谢您把这么一部伟大的法传给了弟子,指引着弟子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路。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