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当地邪恶 推广资料点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左右开始修炼大法的大法弟子,当时十八、九岁,还在上高中,现在的我已经快四十岁了。在二十年的正法修炼中,助师正法,经历了许多的酸甜苦辣,修炼中越来越成熟,对师父对大法也越来越坚信。

(一)初得大法

记得刚得法时,首先学的是《法轮功》这本书,我用了周末下午半天的时间、一气呵成的看完了,我是流着泪看完的,我明白了,人应该善良的活着,不应该伤害别人;也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在于修炼、返本归真。

然后,我又自学书中的炼功动作。在学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师父开始给我净化身体,从头到脚,一种痛入骨髓的寒冷由内往外推,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感受。当这种寒冷被完全推出来后,整个人感觉一下子轻松了,只是头有点微微的晕,然后吃完晚饭,我就去学校上晚自习了。

(二)遭遇魔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去过当地省政府信访办,去过北京上访,希望中共当局能停止迫害大法。期间,多次被非法关押过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与精神病院,遭受非人的折磨与精神摧残。每一次跌倒了,又爬起来,爬起来,又跌倒了,然后再爬起来,一路坎坎坷坷的走到现在。因为没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大学期间被强迫休学、退学,导致后来找不到好的工作,生活也比较紧张。

记得第一次要去北京上访,还没出发,就被学校非法拘禁在校内招待所。校方迫于中共邪党的压力,用学业和前途向我施压,用坐牢威胁我,还把我父母从老家找到学校,让我父母一起对我施压,目地是逼迫我写“放弃修炼大法的保证书”。我内心第一次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痛苦与压力,那时我还象一个孩子一样,对于我来说,真的如同面对一场生离死别的大难(后来看了《九评共产党》这本书,才知道中共历次运动都使用过这种手段)。

那时,我心里为了坚定的修炼大法,我准备好了放弃学业,放弃人世间的前途,放弃名与利,放下生与死。可是,当母亲在我面前哭泣,哀求我放弃修炼时,我怎么也忍不住的流下眼泪,几乎差一点就妥协了。在那最最关键的时候,是师父的力量加持我走了过来,那一瞬间,潮水般的能量从我的小腹处涌進来,我感到自己的身体的容量在不断的扩大,我打定主意给校方写下继续修炼法轮大法、一修到底。结果我没有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但校方强迫我休学一年,让我随父母亲回了老家。

当时的我,面对这结果,感觉到一种惊喜,因为我原本以为会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那时的我确实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师父说:“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但是这个结果,现在我看来,也没能完全否定旧势力,毕竟强迫休学也是一种迫害、也是要否定的,这是我当时在法理上没有意识到的。

(三)从个人修炼全面的转向正法修炼

1、曝光本地迫害也是在制止犯罪和救度世人

一段时期内,看到明慧网上有许多其它省市的本地真相传单、《明慧周报》和真相小册子,而在我们当地这样大的一个省会城市却只能找到断断续续登出的本地真相传单和周报。我产生了想编辑本地真相资料的想法。师父说:“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2]

记得好几年前,我们当地有一位同修用手机发真相短信,被当地国保恶警非法抓捕到某拘留所。我把这则迫害案例也编写到我们当地真相传单和真相小册子里,同时把知道的参与迫害的当地恶人的姓名也写在里面了,还编写了营救此同修的真相不干胶。本地同修中,有人向当地民众散发,有人往各个公检法司及政府机关邮寄。

由于当地同修当时正念不太足,无人敢去户外张贴营救此同修的真相不干胶,后来还是别的地方的同修来当地贴了真相不干胶,不干胶上还有追查国际的举报电话,让当地有正义感的民众看了,能够举报参与迫害的恶警的姓名、电话、住址、身份证号等。这些做法对当地参与迫害的恶人,形成很大的震慑。后来,这位当地同修被非法劳教一年,到了劳教所,体检不合格,被退回看守所,后来当地公安局让其回了家,又返回原工作单位正常上班了。

2、突破困难学习电脑软件技术,推广与完善家庭资料点

原先本地同修们基本都不怎么上明慧网,新经文、《明慧周刊》、真相资料等,都要从外地传过来,有时还传过来几篇假经文。还有的同修发真相资料,需要向别人要。同修们买了电脑,都不敢上明慧网,更别提下载真相资料了,主要是担心系统与网络安全。我从其它地方一同修那学会了一般性的安装和备份xp系统,同修也给我提供了许多软件,包括破网软件,还有很多下载的真相资源,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节省了很多的时间。

后来和这位同修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许多软件上碰到的问题需要自己来解决,有时想一个问题真的憋的脑子生疼,有时忙了一晚上,甚至几个晚上没睡觉或睡很少的觉。许多时候,是师父给的灵感,使我在系统安装与安全设置、防火墙安装与设置等方面都越来越熟练,还学会了做加密盘,单双加密系统,虚拟机等等。后来,在给同修安装系统的过程中,我根据明慧网上的技术资源,列出安装步骤,这样有条不紊的按顺序安装,保证不会遗漏什么,有同修说我安装的系统更好用。大法弟子的技术论坛,为我们提供了许多宝贵的技术资源,缩短了学习摸索的时间。

于是,我们当地同修一个带一个的购买了电脑,都能自己独立上明慧网了,假经文在这些同修中从此没有了市场。越来越多的同修,自己购买了打印机和刻录机,经过一番辛苦和努力也逐步的学会了打印和刻录。其中有七、八十岁从未学过电脑的老年同修,却在不长的时间学会了,这些都是大法的奇迹和师父的加持。这些可贵的同修,冒着危险,在自己家里、用自己的钱制作出一份份可贵的真相资料,默默无闻的去散发给世人,让我们当地越来越多的民众明白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明白了中共迫害的邪恶与残忍。有许多人退出了中共邪党。

有的同修一个人在短短几年里就劝退了几千人,同修们遍地开花的家庭资料点,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家庭式的资料点,让每一个同修都得到了锻炼,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同时,对整体的安全也更加有利。

3、面对面讲真相和劝三退

我从小性格内向腼腆,害怕和陌生人开口说话,甚至和自己的父母家人说话沟通也少。后来,离开大学后,我开始找工作了,找的工作都是销售类的工作。由于销售类工作都要主动与人说话沟通,我被生活所迫,不得不主动开口和不同的陌生人说话,也给我开口和人讲真相带来一定的帮助。尽管如此,旧有的习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全部改掉的,直到现在,虽然面对面讲真相比十几年前娴熟了,但是那种腼腆还没有完全的破除,好象还有那么一点。

面对面讲真相,最最困难的是一开始如何开头、如何能搭上话,如果第一句话没说好,可能听真相的世人下面根本就不理我了,或者对我下面讲的话处处有所戒备。经过了许多次的面对面讲真相,我发现也没有什么多大的窍门,就是要多开口和陌生人讲话,天天坚持和不同的陌生人讲话,讲的多了,心态和语气就会越来越自然、越来越平稳,心态好了,讲起真相来自然就越来越顺畅了。

我还发现,要讲好真相,还要多学法,只有学好法,才能保持正念、没有怕心,保持一种修炼人慈悲与平和的心态,保持这样的状态讲真相,对方也更愿意接受。另外,我发现对自己身边一些难讲的人讲真相,要长期一点一点的讲,日积月累,终有一天他会明白、会三退的。我以前有的同事,我和他们讲了三年左右的真相,最后才表态三退。

记得以前有一个同事,我所在省会城市某名牌大学毕业,他的一些同学在我们当地的省委组织部工作。我和他讲真相,讲中共历次运动害死八千万中国同胞。他却说,共产党害死人再多,我也不退党,共产党要灭亡了,我和它一起死。我知道,这话不是他的真我说的,是他背后的邪灵控制他的嘴说的,我不把他说的话当回事。在以后相处的日子里,我依旧坚持见缝插针的给他讲真相,在后来一次我给几个同事放《风雨天地行》真相光盘中,他看完后,自发的喊出“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功”。我看的出来,他是发自内心的说出来的。再后来,我劝他退党,他欣然同意。真的不是世人不想得救,而是中共邪党太坏了,用谎言和党文化迷惑了世人。

在这近二十年助师正法的修炼中,无法用短短的几千字就说完,只是写了几件记得比较清楚的事,还有许多事已经记得不清楚了。在师尊的看护与点化下,我一路走到今天,感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对学员文章评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