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同修注意手机安全要到位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七日】多年来发现身边有许多同修对手机的安全不重视、不在意,因明慧网反复强调手机安全,主要是师父讲法让我们重视手机安全,才使不重视手机安全的同修重视起来,但是因对安全方面认识不到位,只做简单防范措施,实质未起到安全作用,而且现象比较普遍,还有的同修至今对安全不重视、只是简单的敷衍。

这种对法对同修的安全不负责任的做法使我感到深深的不安,因此想借明慧一角发声,这里不是指责谁,而是希望引起同修注意,减少损失。

因个人修炼层次有限,难免有不在法上的地方,错误之处请慈悲指正。分析种种不注意手机安全或不到位的同修的思想,总结其原因有这么几方面,

一、人心障碍着不注意安全

1、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没有被监听

有同修认为自己用手机或电话和其他同修联系,什么都说,却从来没出过事,就认为自己的手机没有被监听,怎么劝他都不听,他不信手机被监控一事,还认为这么说的同修是怕心重,依然我行我素,手机在旁边,什么话都说。

我举发生在身边的例子来说明监控的真实存在:早年我地有一同修A不注意手机安全,需要什么耗材、设备就直接在手机、电话里和同修及家人说,后来同修A被非法抓捕,邪恶直接去耗材存放的地方,将东西全部抄走,损失很大,A也被判了很重的刑。与其配合的其他同修非常不解,觉的同修A修的很好,比如连耗材的外包装都利用,不浪费,怎么还被迫害呢?当时我认为是同修A不注意手机安全所致(当然这只是表面原因之一),而与A直接手机联系买耗材的同修B说:不可能,如果手机被监听,那我怎么没出事?几年后,同修B的亲戚同修C去世(C在迫害之初是邪恶监控的重点),于是同修B通知自己的其他常人亲戚办丧事,被通知的亲戚在路上被警察拦截,还被警告不准通知更多的人。至此,同修B才大梦初醒,相信自己手机被监听一事。

通常残酷的迫害会引起人的恐慌和警惕,而这种让人无法察觉的监控迫害往往让人忽略和轻视,从而使修炼人放松警惕,任其钻空子,所以不能凭感觉和自以为是来对待安全问题,更不能给邪恶做义务情报员啊!

这件事情是同修B对邪恶的邪恶程度及手段认识不清所致,我相信,同修本人主观并不想扮演这样的角色,但是别的同修告诉他,他不信;让他采取手机安全措施,他不做。那又有什么办法呢?无形中造成的损失真是令人痛心啊!

那么反思一下为什么象B这样不注意手机安全的同修一直没有出事呢?我想除了师父慈悲保护外,就是越不注意手机安全的做法越是邪恶需要的,只要有“有用”的信息窃听源,邪恶就可以源源不断的获得,而且“得来全不费工夫”,邪恶何乐而不为呢?所以不会动这样的同修。表面上看同修本人是安全的,但是对其他同修对整体安全吗?这里不是指责这样的同修,只是希望发现自身的不足后今后注意,共同做好,为法减少损失。

2、嫌麻烦,图省事

如和同修交流法上的事情时或集体学法时,当被问及手机关机拔电池了没,回答没有,还说:“关机了家里人(常人)怎么和我联系?”我想如果家中有重大事情,实在需要保持手机开机,那么应该选择安全的地方和同修说事情,或换地方和同修集体学法。但往往并不是有什么重大事情,而是谁谁要来我家串门、谁谁要请我吃饭等等,把这些小事看的超过了同修的安全。

有的同修知道要注意安全,却做的不到位或不能长期坚持,如同修来了,把手机往对门一放,门一关,就认为可以了,开始集体学法,学完后说事:某某同修哪天给了我多少传单、某某同修给我做了多少光盘、某某同修做的如何如何好、某某同修有什么什么问题等等。同修提醒要关机拔电池,却非常反感、嫌麻烦,认为多少年了什么事都没有,是多此一举。或者认为就说一会儿,邪恶怎么会那么巧就听到,或者认为有谁会二十四小时监听?这背后是安逸心和侥幸心在作怪。随着科技发展,完全可以是电子设备在监听,再设置敏感词过滤,把邪恶要监听的内容筛选出来是很容易的事情。即使是人工监听,这次不注意,下次再觉的不会赶巧被监听上,日积月累,会给邪恶提供多少信息呢?换个角度来看此事,如果不是一部可监听的手机放在身边,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监视大法弟子的恶警就站在旁边,或旁边屋子里,屋子关着门,那么同修还能口无遮拦的什么事情都说吗?

安逸心还表现在不愿意学习安全方面的技术知识,同修给的手机安全方面的明慧编辑手册从来不看,被问及时就说忙着救人没有时间看,或认为自己不用手机救人所以用不着学。因为对手机安全原理不懂,所以依然用手机和同修联系,认为手机里不说重要事情、没有关系。还有的同修说自己文化低看不懂技术手册,但是同修告诉让其关机拔电池,却不愿照做。

以上种种,既不为自己的安全负责,也不为其他同修负责,想想如果因为自己没注意安全导致其他同修被迫害,那么营救同修需要多少同修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呢?而且如果因为同修被迫害导致其放弃修炼或邪悟的话(如转化等),这样的责任能不能承负的起呢?因同修被迫害导致该同修或整体救人项目受阻或停滞,这样的损失怎么弥补和挽回呢?

3、把注意安全和救人对立起来

有同修认为,如果这么注意安全,那就什么都不要干了,如现在满大街都是监视器,为了安全那就别出去救人了。

个人认为,这是非此即彼走极端的思维表现。手机实施监控,但是遇到重要的事情临时关机拔电池,说完事情就可以正常用手机了,或不带手机去重要的地方,这样做不影响同修之间说重要的事情;而监控器主要是监控人的行为及扫脸抓图,适当的避开镜头和适当的穿衣戴帽也可以起防护作用,这样做也不影响上街救人呀。

4、无可奈何

有同修也知道邪恶的监控无处不在,认为防不胜防,干脆不防,邪恶爱监控就监控去,我该怎么做还怎么做,不注意安全了。

个人认为这是逃避麻烦和不负责任的表现,邪恶的监控是无处不在的,但是自己能做到的防范却不去做,只能使损失更大,而自己不知道或知道却无能为力的地方师父一定会慈悲的保护。这一点我是亲身体验过的,但是也不能认为有师父的保护就可以人为的不用注意安全了,都交给师父了,让师父少一份操劳也是敬师的表现。

二、对手机监听技术不了解

1、同修多数认为把手机放入铁盒子里或被子里,再放入柜子里关上几道门就可以防止邪党搞的监听了。

但是看到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中“再次恳请同修重视手机安全问题”文章提到:“就手机监控问题,我咨询过现任中国移动的通讯工程师,他说对现在技术来说,要想彻底屏蔽手机信号是完全不可能的,尤其现在很多手机电池是无法拆装的情况下更不可能。”

所以我认为能拔电池的手机最好拔电池,而不是单单放入铁盒子或被子或关上门,做到这一步只是人听不到了,但是不等于监控手段监听不到了。让手机断电(关机后拔电池)还是有效的。而不能拔电池的手机最好换成能拔电池的老年手机,因为新式手机有的虽然能卸电池,但是有的手机还有内置电池,所以不能杜绝监控。对于不能拔电池的手机,最好远离手机到外面说重要事情。(注意拔电池一定要正常关机后拔,不要不关机直接拔电池。)

2、有的同修认为手机一直没拔过电池,现在突然拔掉电池了,这不引起邪恶注意了吗?这不是暴露自己了吗?

其实还是对监听手段不理解,假设手机是被监听的,那么当把手机放到铁盒子里时,监听方完全可以察觉到声音明显减弱,这时把信号放大百倍或更大可以继续监听,所以并没有解决被监听的问题。另外,邪党监控手机、电话已经不是秘密了,大法弟子有权利和责任保护自己和其他同修的隐私,就堂堂正正的关机拔电池,彻底让监听失效。

3、有的身份暴露的同修认为自己的手机从没和别的同修联系过,只和家人联系过,就绝对安全。

其实迫害前身份暴露的同修及其家人的座机都是被监听的,后来有了手机,手机只要和座机联系就能被串起来搞监控。近年来手机号搞实名制,即使换了手机(哪怕不是用自己的身份证办的),只要和家人联系过就会被邪恶再次监控,所以不可掉以轻心。

对于大陆身份暴露的同修、协调人同修更要将手机的安全注意到位。

三、法理认识上的不足

1、有的同修认为注意安全是承认了监控迫害的存在,如电话监听,如果拔了电话线或卸掉手机电池,那就是认可了邪恶的监控迫害。

由于我当初对“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的法理理解不透,错误的认为同修的这种悟法好象在法上,是正念强的表现,而自己注意安全是怕心所致,但是又觉的为了去怕心而不注意安全是不理智的,后来认识到对邪恶的迫害手段(包括监控)“视而不见”并不等于是没有或修去怕心了,也不等于邪恶的监控手段自动失效,这样做的结果是放任邪恶、滋养邪魔。

2、有的同修说:我是神,已经不在三界内了,所以监控器、监听器对我都不起作用了,所以不用注意安全也没事儿。

我坚信大法真的能把一个业力满身的人度成神,也能使真修者具足一切佛法神通,我也相信的确有这样的同修实修到这一步,是自然而然的状态。如果是达到此状态的同修单独行事,我想问题不大,但是,如果是和其他同修配合做证实大法的事,请为整体考虑一下,不是每个修炼者都达到了这个状态,不要让邪恶有空可钻。

而对于未修到此的同修,个人认为不能简单的效仿,或嘴上也这么说却心里犯嘀咕,更不能明明心性达不到而用人的勇气“豁出去”的强为,这样很容易出事故。这方面的教训很多了。

3、认为只发正念针对手机监听就够了,不需要表面的安全措施。

个人认为发正念是运用功能除恶,而功能的强弱就与心性相关了。由于大法弟子是人在三界内修炼,是在修炼过程当中,存在这关过的去、那关过不去,这次心性守的好、下次心性守不住的情况,也存在修的接近法的标准时正念很强、一旦被隔过去就正念变弱的不稳定状态,所以只要没圆满前正念的强弱不是恒定不变的,不能因为某次的正念正行否定了迫害,就可以不管不顾表面的安全了。一个同修的修炼状态尚且如此,多个同修的整体状态该有多么复杂多样,因此注意表面空间的安全是对运用功能除恶的补充,大法弟子纯净的正念加上符合人世间理的注意安全,才会在安全方面无漏。

4、认为注意安全是怕心、正念不强

大陆发生因用手机微信讲真相不注重安全或没有采取安全措施而遭重大绑架案之前,我接触过一个参与此项目的同修,这个同修对手机安全一无所知,虽然是黑卡(用别人的身份证办理的电话卡)发微信,但网络用自己常驻地的网络,而其本人身份是暴露的。我问对方是否知道天地行论坛对真相手机的要求,对方告诉我当时推广项目的同修只说做此事正念要强,然后帮他买了一部苹果手机(推广同修说苹果手机安全,手机未做任何安全设置),教了一下怎么使用微信就完了。我提醒对方这样用有安全隐患,对方以做此项目的同修多、没有出过事、救人力度大效果好为由不肯放弃。后来在天地行论坛看到:“某个做微信项目的学员,熟悉真相微信项目的每个人的任务,被抓后,心性没有守住,讲出了所有人”,损失极其惨重。

这件事情让我反思,以“不怕”、“正念正行”等为由而不注意技术安全、做事表面轰轰烈烈,是不是符合法的“不怕”、“正念正行”呢?如果符合法,应该是在任何环境下都不配合邪恶才对呀,应该是在邪恶的高压酷刑迫害下哪怕自己失去肉身也不能说出其他同修才对呀。

干事积极轰轰烈烈,“正念正行”不离口、不注意安全,貌似精進的同修,被迫害后转化或走向反面,给其他学人不学法的同修带来很大迷惑与误解,多年来这样的情况不是个例。

个人认为,这是对安全与怕心这方面的法理认识严重偏颇所致,有没有怕心不是表面上注不注意安全的行为能决定的,“注意安全就是有怕心了,不注意安全就是没怕心了”,反过来,也不是注意安全就没有怕心了,往往怕心还会体现在极端的注意安全中。所以注意安全和有没有怕心不是简单的对号入座,也不是非此即彼的判断是与不是。

我现在认识到注意安全和修去怕心是两件事情,个人层次所悟:怕心也是执着心的一种,是要在按照师父的要求学法到位后,对人心、观念、执着等有了清晰的理悟后,在实修过程中发现怕心的种种表现及背后的执着根源,并扎扎实实的修去,才能达到符合法的标准的不怕。怕心的表现也是复杂多样的,不是以不注意安全的不怕就代表了所有其它方面都不怕,更不是做注意安全的事或不做注意安全的事就能修去此心的。既不能用注意安全掩盖要修去的怕心,也不能为修去怕心而不注意安全。

而注意安全是在邪恶的迫害没有结束前必须严格遵守的,在邪恶迫害的环境下不注意安全,是在给邪恶实现监控迫害提供方便,这不是正念的表现。注意安全是反监控的反迫害行为,是破除旧势力监控安排的一部份,是正法修炼的需要。注意安全可以确保证实法救度众生项目的顺利实施,可以减少邪恶迫害下的损失,因此,注意安全是正法时期修炼大法赐予众弟子的理智与智慧。个人所悟:正法正觉修炼者的不怕体现在无私为他、为法、为新宇宙、为同修、为众生的安全负责的不怕中,是智慧的、圆容不破的。

四、个人几点建议:

1、学习相关技术知识

对于大陆的同修来说,生活在邪党统治的环境中,这场迫害是旧势力久远年代前就安排好的,高速发展的现代科技监控手段也被邪党利用来迫害大法、大法修炼者及等待救度的众生。

只要生活在其中的同修,比如生活中涉及到手机,那么就应该了解手机为什么不安全?怎样才能规避这种不安全。《孙子兵法》里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邪恶的监控手段了解的越清楚越全面,越能有效的反监控。

有条件有能力的同修应多看看明慧网“资料点园地”和天地行论坛,在技术安全方面很权威,这样不会被对技术一知半解的同修所误导,里面很多知识是众多懂技术同修的智慧结晶,为了大陆同修的安全溶入了许多心血,值得我们每一个人珍惜。没有时间和精力了解的要无条件的配合安全方面的措施。

2、只注意手机监听是不够的,只注意手机安全也是远远不够的

只要是手机,就可以监听和定位,无论装不装电话卡,除非断电。

有照相机镜头的,还可以在后台运营商那里被悄悄开启照相机镜头,变成录像机和录音机,所以不要让手机镜头对着同修或资料等。同时也要让家人的手机远离同修。

对于智能手机(安卓系统)除了以上的功能外,还会抓脸,搜集指纹、声纹、瞳纹(视网膜),搜集通讯录、微信、QQ、短信的内容,收集网购记录及与其相关的银行卡号密码等。

邪党为了搞监控,早已不局限在手机上了,如“雪亮工程”把许多电器都安上了监听器,非专业人士没有技术能力去鉴别,所以重大事情最好不要在家里商量,尤其是近几年买了新家电的。

这里重点说了手机安全,请同修举一反三,有更好的安全措施还望同修补充。

本文是自己所在层次的认识,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指正,不足的地方请补充。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