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学法 女儿也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七日】我年轻时由于事业心重,以及党文化充斥的强烈争斗心,导致家庭不睦,身心俱疲。

一九九七年,五十多岁的我满身病业,心脏病、颈椎病、各关节疼、鼻炎、双侧乳腺增生、便秘、常年感冒不断。中西药不断,经济收入又低。生活的艰辛,再加上病痛的折磨,令我度日如年。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一九九七年六月的一天,我有幸在马路边上,看到了法轮大法——大圆满法,功法八大特点让我倍感亲切,大道至简至易,加上炼功场的祥和及同修们的热情,我很兴奋的走進了法轮大法的炼功点。每天学法、炼功从不间断,不知不觉几个月下来,所有的病不翼而飞,我不禁从心底里感叹:这个法轮功太好了,太神奇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风云突变,失去了修炼环境,又是非法刑拘,又是洗脑班,暗无天日,内心的痛苦无法言表。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在外地的女儿得了急病,经家属交涉,当时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我才被允许离开,赶往外地护理女儿。一见面我吓一跳,女儿脸色和皮肤黄的吓人,发烧、尿血。女医生确诊急性乙肝,女儿住進了传染病房楼。整个大楼都是肝炎病人,医护人员走专用通道,只有查房和打针时才来病房一下,还是全套隔离服,眼镜、口罩、手套,如临大敌。

当时我也不知道求师父护佑,就是每天有空就学法,心中也没有思想包袱,就开朗乐观的面对女儿,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女儿房间四人,三天化验一次,乙肝六项相关指标都在一千六、七百以上,每次化验都会降一些,几个人都差不多。半个月后,降到一千左右时,别人都不降了,可女儿每次化验还能降一百多。别人问医生:都用一样的药,为什么她能降,而我们不降哪?医生只好回答:你们得的是血液病,病毒在血液里流动一夜之间能复制满身,你们维持到现在的状态已经能控制住了,坚持按时吃药、复查就行了。

一个月后,女儿指标又下降了,只剩下一、二百了。但医生根本不敢保证能彻底好,按他们的说法是没有先例。由于天气炎热,医院环境又不好,女儿想出院。最后一次化验结果一出来,医生都觉的不可思议:乙肝病毒全无!

住院四十天后,我们去办出院手续时,几个窗口的医护人员都争着问哪个是某某,因为他们平时只见化验单,没见过本人。

这就是我陪女儿住院并神奇康复的过程,见证了大法的伟大、神奇。我们希望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恩泽光耀寰宇,福泽众生。愿更多的有缘人能够了解大法真相并被慈悲救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