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同修中 整体配合、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二日】有一天,协调同修找到我说律师来了,要为营救同修H,控告恶徒,需要受过迫害的同修们作证。

营救同修H:心性达标,结果自然好

我们几个同修就去了。在签字时,一同修担心的说:“这事有风险。”我说:没关系。晚上回家做梦,到了一个房间,看到墙上有一扇门,我進去后上到一个房间,在这个房间我又看到墙上有一扇门,又走進去上到更上的一个房间,醒来后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做对了,我克服怕心走出了人。

为营救同修H,我们来到黑窝门口要人,晚上二十几个同修坐在车里一直没走,邪恶人员的车在不远处监视我们,用车灯照我们。我和同修F下车,去敲邪恶人员的车窗要跟他们谈谈,他们表现有些害怕的样子,不敢与我们交谈。

一个月后,我又去黑窝门口配合发正念。在我们的不断努力下,同修H不久后被营救出来。我体会到,在自己当时的心性标准下,我放下了生死,尽了全力,以前有同修讲心性到位法圆容,自己做到了配合整体,心性达到一定标准,于是自然看到了好的结果。

营救同修A:营救的过程是救度众生

一天半夜,我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同修C進来说同修A被绑架了。我们一起商量怎么营救同修。根据同修C口述,我很快写好揭露迫害文章发往明慧网,后来又跟進写了一篇评论。進一步交流后我们又决定请律师,当时我们地区请律师还没有太多经验,需要去北京找律师,我有些顾虑。同修C于是找同修G一块去北京,两位同修半路遇阻。同修C回来跟我一说,我心想:“躲是躲不过去了,这意思看来还得我去呀!”我与同修C進京。坐长途汽车快到北京时,检查人员上车查身份证,我说没带,检查人员说了一句“下回注意带着”就过去了。我的心一下放下了,心想做对的事情时不应该有这么多顾虑啊!

从北京回来后,我明显感觉修炼状态不一样,我悟到,其实表面好象是我帮助同修進京请律师,实际这也是师父带我走自己修炼的路来提高的。

律师费的问题也解决了,有一位经济条件较好的同修主动愿意出律师费帮助受迫害同修,还有一位协调同修将同修们凑的钱也给了我们。律师来了,在师尊慈悲安排下,同修意外的找到一位协调同修D愿意共同来做这件事,于是有很多同修参与营救,律师到公安局、检察院,跟随的同修们就在附近配合发正念,律师阅卷没有受到刁难,还向检察院提出取保建议。

一位同修擅长制作精美的不干胶和真相资料,于是我写了文章,后由同修加上配图等,许多同修出去散发、张贴,震慑邪恶的同时让民众了解邪恶迫害好人的真相,有反馈说,邪恶势力惊恐炸了窝,平时不怎么出动的警车到处巡逻。在师尊的保护下,同修们安全无事。

邪党法院要开庭非法庭审同修A。我又和同修配合制作了精美的邀请函,可贵的同修们在法院及周围地区贴了一夜,还发放了许多单张,许多世人看到,法院震惊,不得不宣布延期开庭。开庭当天,我和同修们到法庭周围发正念,周围地区同修也来了许多,几位同修还進入法庭参与旁听。据旁听同修说,辩护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在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下,公诉人嚣张不起来了,法庭里坐着的几十个公检法人员都听到了真相。这次请律师营救同修A过后,本地区请律师一事打开了局面,为受迫害同修请律师辩护在本地区遍地开花,为公检法人员明白真相得救创造了有利条件。

为同修A上诉时,我和同修C陪着请来的律师去会见同修,请来的律师走到哪里我们就在哪里讲真相,给检察院人员讲真相并递交无罪辩护及控告材料,检察官很受触动。同修C还把真相小册子给了狱警们。同修C请律师在会见同修A时带去师父最新经文,律师智慧的念给同修A听一两个小时,使同修增强了正念。

营救同修B:放下自我 整体配合

又有一位同修B被绑架,同修们商议去看守所要人。

我们来到看守所,趁看守所开门时,我和同修们一拥而入,要人讲真相,看守所警察非常惊恐。同修们请来律师做无罪辩护,法院畏惧律师,逼迫家属辞退律师,同修们马上又请来两位律师。开庭时同修们去发正念,法官害怕,偷偷换地方开庭避开同修们,但两位律师正气很足,反守为攻,法官害怕地提醒律师注意用词,但这给被绑架同修增加了正念。我受同修委托及时将有关情况写好文章发给明慧网报道。

同修们继续开展营救,我吸取上次营救不成功的教训,放下自我,与协调同修密切配合,我们形成一个强大无间的整体,协调同修联系同修们开展营救,同修们积极配合,发挥各自作用,我邮寄真相信的同时及时配合写出报道文章,一篇篇揭露邪恶迫害、鼓舞正气的文章发往明慧网,不久之后,同修B被成功营救出来。

这件事在本地区和周围地区震动很大。事后总结,我们认识到放下自我、圆容配合、形成无间整体是这次营救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

协调同修E找到我,说一位参加过师父传法班的老同修整夜睡不着,我主动去陪老同修。每天晚上,我们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交流,老同修跟我说起师父当年传法时情景,我很愿意听,每当老同修信心不足时,我就跟老同修说:“你这是过劫难,要坚持住。”我还以自己走过的路鼓励老同修,正好我跟老同修遇到过一个同样问题,我就跟老同修交流了自己是怎么修过去的经验,老同修信心上来了,表示要从新开始严格要求自己,走入一个新的修炼状态,一个多月后老同修闯过此劫难,后来老同修控告江泽民,揭露老伴被迫害致死的真相。

配合中,提高心性境界

和同修们在一起共同修炼,我的修炼状态也有提升,经常能够抱轮两个小时。打坐两个小时后感觉一身轻,出去打真相电话,常人会发短信表示支持、谴责邪党并询问获取更多资料的方法。

溶入大法弟子整体,与同修们的配合中,我的心胸、境界有了很大提高,成为一粒闪闪发光的“法粒子”,感恩师尊的慈悲安排!感谢同修们的无私帮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