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局长和我们一起营救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前年,我地Z同修到我县毗邻的D县发资料被D县警察绑架,警察通过威逼和欺骗,逼迫Z同修承认发了五百多份资料。过了两天,明真相的前国保队长来找我聊天,我委托他帮忙。他说他已经不在国保了(他明白真相得福报后,主动申请调离国保,到出入境管理部门),怕帮不了。我说:“你只要去做,就一定能做成。”过了几天,Z同修就回家了。

去年邪党“十九大”前,我县610向D县610施压,要求务必把这位同修判刑,弄進监狱。D县检察院给Z同修发来了委托辩护人告知书。另两个同修和Z同修到省城找到一个多次帮同修无罪辩护的律师。

当时正值邪党“十九大”前,气氛很紧张,再加上迫害正义律师的“709”案发生不久,律师不但不敢接案子,反而说同修已经承认了,辩护意义不大,判刑是不可避免的了,还劝同修妥协。我们说大法弟子决不能妥协。他说他无能为力,叫我们去找其他律师。

我们悟到不能一味依赖律师,我们自己要唱主角。律师费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那也是大法资源。而且明慧网刊登的用法律反迫害方面的资料和交流文章也很多,只要我们用心,一样能充分利用好法律進行反迫害。当然这只是我们地区的情况,其它地区的同修该请律师还是要请。

Z同修的妻子在警察绑架Z同修时,被警察用枪顶住脑袋,逼迫她说出Z同修在哪儿。她被警察吓坏了,对警察产生了强烈的畏惧心理。警察和610还欺骗恐吓她,叫她把Z同修看好,不许和其他同修接触,否则后果很严重。因此她和儿子强烈反对其他同修和Z同修接触,妻子大骂我和其他同修。他儿子说不要同修管,还扬言对同修动刀子,要打要杀的。他妻子到我家大吵大闹,他儿子多次在我家门外徘徊,恐吓我。同修都感到无能为力,Z同修也认为没有希望了。他以前曾在劳教所受过残酷迫害,出来后又出现了严重病业,想到又要到监狱受迫害,难过的哭了。

我没有放弃。尽管Z同修在被非法审讯时,说资料是在我这儿拿的,我也丝毫没有放在心上,我只看同修好的一面。我意识到这是旧势力利用Z同修修炼中的漏下狠手,企图置Z同修于死地。如果旧势力得逞,不但会在同修中造成一定波动,还会给救度众生带来消极影响,当时尽管Z同修还没有被非法判刑,在左邻右舍中已经在风传Z同修又被判了几年刑。不管同修有没有漏,这不能成为旧势力毁掉同修和世人的借口,我们要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任何不利于众生得救的都不承认。

我把Z同修找来,说:“你自己要有正念,否则谁也帮不了。这既是对你的考验,也是对我信师信法的一个检验。如果我信师信法达到标准了,就一定能帮成。我不只是在帮你,也是在助师正法。”第二天,我就打电话把市公安局H副局长叫来。这个副局长同时兼任市政法委副书记和610负责人。他曾经听我讲真相,停止参与迫害,并三退后,他久治不愈的不育症好了,生了个儿子,还升为常务副局长。局长因为迫害大法遭报被查处后,他以常务副局长身份代理局长职务。

H局长说:“以前已经帮过你们几次了。现在正是十九大敏感时期,中央政法委专门传达过,不好办啊。再说我年底就要退休了,我也想平安着陆。”我说:“你不要在关键时刻,就忘了师父,忘了大法啊。你想想你儿子是怎么来的,这不是大法和师父送给你的吗?大法给了我们福报,我们也要想到回报大法啊。”

我又问:“听说中央发了一个内部文件,承认对法轮功的十七年(注:当年)镇压是不公的对待,还要求传达到涉及法轮功学员的街道社区居委会,是不是有这个文件?有,你就帮。”H局长说:“是有这个文件。我愿意帮,只怕起不到效果。”我说:“不管有没有效果,你只要去做,就会有效果。”他又问怎么帮,我建议他以检查工作的名义去D县。临走时,我给了他从一本明慧网下载的法律反迫害小册子。

几天后,H局长以检查工作的名义到D县把公检法的头头找来开会。法院院长主动的在会上就把这个案子汇报了。H局长说:“先不论这个人有没有问题,你们在办案中采用了刑讯逼供的手段,那这些证据就是无效的。同时国家现在对法轮功出台了一些新的政策,比如《新闻出版署50号令》已经对法轮功的书籍出版解禁了,那我们就按新的政策办。”会后,法院退卷给检察院,检察院退给公安局,公安局退给派出所。610志在必得的迫害图谋就这样被解体了。

事后,县610和政府的人来找我,气急败坏的说:“我们以前想整哪个从来没有失算过,没想到这次被你搅黄了。你以前干了那么多事,我们都没找过你麻烦,你能不能不管其他法轮功的事?”我说:“你们也知道,我们大法弟子是整体。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迫害其他同修就是迫害我,我不可能不管。我如果只顾自己,那修大法不是白修了吗?师父教我们要无私无我先他后我。”

年底,D县又出现了真相标语,他们以为又是Z同修干的,同时H局长也退休了,我县610以为机会来了,决定所谓的老账新账一起算,把Z同修判刑弄進监狱去。没多久D县法院就给Z同修发来了传票。我们意识到应该给D县讲真相,不光要营救同修,还要救世人,于是给D县公检法和县长县委书记邮寄了真相信。H局长也给D县打了电话,告诉他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

Z同修认识到修炼的严肃,逐渐的也有了正念。开庭时,我给他发正念中,天目看到他在庭上也能证实法了。法官虽然明白了真相,不愿参与迫害,但迫于我县610的压力,判了个缓刑,判二缓三。法官在庭上对同修Z说:“我不是因为法轮功判你的刑,是因为你乱贴乱画才判的。”我县610见没有达到把Z同修弄進监狱的目地,很不甘心,诬陷D县法院徇私枉法,拒不接受判决结果。D县法院也被我县610的流氓无赖嘴脸气坏了,干脆以Z同修有高血压为由,改判成暂予监外执行一年半。这个判决大大好于原来的判决结果。判二缓三是从判决之日算,有三年缓刑考核期,随时可以收监。暂予监外执行是从前年被拘留之日起算,判决下达后一个月就到期了。

也不知是610撺掇使坏,还是什么原因,Z同修曾经张贴资料的那个社区居委会书记又跳出来说,如果Z同修又来张贴,会影响他们评先進,要求法院从新判刑,把Z同修弄進监狱才安心,还诬赖法院是得了好处才这样判。法院也不甘示弱,说干脆把Z同修的体检报告提交给上级裁决。师父说:“哪儿出现问题,哪儿就需要讲清真相。”[1]我们也意识到讲真相不能遗漏,又给那个居委会和其所在的镇政府寄了真相信。结果还是维持原判。

没想到,恶人不甘心到如此程度。这边消停了,那边司法局又蹦出来了。司法局以给同修医治高血压看病为幌子,想把Z同修弄到司法系统所属的监狱医院去,变着法的想把Z同修弄進去。我给H局长说了。H局长找到司法系统的朋友叫司法局别掺和,这不是你们的工作范围。司法局也不再参与了。这事终于尘埃落定。

师父说:“所以对于这些邪恶来讲,对于它们的安排来讲,你们只要正念足就能否定它、排斥它,使它不起作用。”[2]

回想起这次营救Z同修,真的是感慨万千。前后和旧势力一共经历了六次拉锯战。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协调配合下,在明真相世人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战胜了邪恶,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我们这次唱了主角。感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