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四日】我的女儿是我得法后出生的,用同修的话说:“这孩子在娘胎就得法了。”女儿出生后,就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我每天都抱着她听同修读法。

中共对大法的残酷迫害开始后,那时女儿才一周岁多点,警察经常来我家骚扰,我们发正念,我就教女儿也发正念,她很听话,一听到警车响,或有陌生人来我家,她就坐那发正念,同修说,这么大的孩子哪有正念?开始我心里也没底,可是看到一篇交流文章中一老年同修带孩子讲真相,小孩就在小车里单手立掌发正念,我悟到大法小弟子思想单纯,发正念也是有威力的。

记得有一年冬天特别冷,我去给父亲过生日,有点资料我想带着,那时邪恶迫害大法很严重,过安检时有时会翻包,我的怕心很重,觉得把资料放哪也不放心,女儿在一边看到我收拾着东西,突然说:“妈妈,你放進我的棉袄里吧。”说着就把棉袄兜掏出来,原来兜底是通的,可以放下一些资料。她说:“从这里装進去最安全。”

也不知道她当时哪来的智慧,装好后,我嘱咐她别折了,也不能叫别人看出来。我知道她是怕把资料折了,直到晚上睡觉,才把棉袄脱下来,叠好,放在沙发上。

天刚蒙蒙亮,我准备起来去发资料,她也赶紧起来穿衣服,说她一直惦记着什么时候去发呢,都没敢睡着觉,我心里很感动孩子的一片心,我一直把她当小孩,没想到她的心那么单纯。

到了外面,我发正念,她小心的把每一份资料放在每家的大门口。回来后,天也渐渐亮了,她突然说:“妈妈,咱们出去把资料拿回来吧。”我知道她是害怕了,就说:“现在人家都拿回家看去了,没事的,我们发正念吧。”我们俩就坐炕上发正念,她平时不能双盘,这次却能双盘了,是师父在鼓励她。

还有一次,我俩回姥姥家,带了很多护身符,在车站外,听到大喇叭在喊把大包小包都打开,要检查,原来是安检带坏了,我看到四、五个警察在翻旅客的包,我的怕心就又出来了,女儿说:“妈妈,你把护身符放我裤兜里,我的裤兜很大,多少都能装得下。”装好后,我们来到门口,他们看了看我和女儿,却没有翻包和箱子,我知道是我的怕心招来的。

渐渐的女儿长大了,学法时,大多数都是双盘。有一次集体学法,她捧着书,双盘两个多小时,她的这一举动,对我们学法组的同修促進很大,我们学法小组尽量双盘学法,有一同修盘腿坚持时间不长,看到小同修的表现很受鼓励,也坚持双盘。

女儿从不多言多语,力所能及的做她该做的,她编出的玻璃球特别漂亮,因为她是用心在编,希望看到的世人能得救。诉江大潮,女儿用真名实姓起诉了江魔头。

本地同修遭迫害,我们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有两个小时是空缺,我们正准备看看哪个同修能承担下来,女儿突然放假了,正好弥补了这个空缺,什么事都没有偶然的,这是她的使命和责任,是不可替代的。

每次我们去发资料,只要她在家,就鼓励她参加,她也很愿意配合。一次,她和一男同修一组去发资料,遇到干扰,女儿就机智的挽起男同修的胳膊,就象搀扶着父亲一样在走路。智慧的化解了一场不该发生的干扰迫害。

真的为女儿高兴,她的智慧是从大法中来,她不但身体好,学习成绩也一直很好,为了节省家里的开支,她从不乱花钱,也不去补课,就靠自己的努力。

一次,我和女儿去城里买东西,刚下车就下起了雨,人们都跑到楼下避雨,我们也在那避雨,那天我们拿了雨伞,楼和楼之间有一条路隔着,有一个穿着打扮都很讲究的女士没有拿伞,想到楼那边去,女儿说:“妈妈,你在这等我一下,我把这位阿姨送过去就回来。”这位女士很感动。

过马路时,女儿就给她讲大法真相,这位女士很惊讶,她认为学法轮功的都是老人和病人,没想到眼前这位懂事漂亮的小姑娘也学法轮功,她很高兴的退出少先队,女儿回来高兴的和我说这件事,我看到她的脸从未有过的白里透红,知道是师父又加持了她。

现在女儿已经上了大学,回来和我说有时晚上就着急,心想家乡的同修是不是又去发资料了,自己却去不了,我嘱咐她别忘了“本”(即自己是大法弟子的身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