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 走在神的大道上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

苦难中不明活着为啥

我今年六十七岁,生在农村。在我几岁的时候,父亲得了重病,失去了劳动能力,母亲身体也不好,全家搬到了哥哥刚上班的城镇。不幸的是在我十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了。父亲生前非常爱我们,我当时就想:父亲怎么会死呢?我将来也会死吗?那人活着干啥?多可怕呀。

家里还有两个妹妹,那时正赶上挨饿年头,吃不饱饭,母亲经常带我们去父亲的坟地里哭,说:这可怎么活呀?那时我也跟着哭,觉得人活着没啥意思,还得死。

由于生活困难,我十六岁就上班了,由于年龄小,上班干活累,脸色很不好看,邻居都以为我生病了,日复一日的上班、干活,我觉得人生太没意思,问母亲,人活着就为了这些吗?母亲说:人人都是这样过的嘛。

二十七岁那年我结婚了,后来生了儿子。丈夫脾气不好,平时也不知道关心我,经常和我干仗,一次把我胳膊打骨折了,我想自己的命怎么这么不好,我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就生闷气,吃不下饭,各种病都上来了,贫血、头疼、头晕、胃疼、心脏也不好,肺部也出了毛病,气管更不好,整日咳嗽的不停,身体每况愈下,孩子都抱不动,都以为我快不行了,中西医,吃偏方,找人算卦等等都求到了,身体也不见好转,感觉身心疲惫到极点,班也上不了了。最终丈夫还是和我离婚了。

第一次感受到无病的幸福

一九九三年,朋友告诉我法轮功创始人来到我们当地传法、传功,听说这个功法不同于一般其它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朋友给我买了一张师父报告会的门票。

我抱着祛病的目地去听了报告会,听课中被师尊讲的博大精深的法理震撼了,心情激动的不能用语言来描述,我知道这就是我生命中要找的。我从小就想知道天上的事,师父给我们讲了宇宙,我一下子就开窍了,心里开了一扇大门,我知道了人生的真正目地,人活着是为了返本归真。我能学到宇宙大法太幸运了。

每天聆听师尊的讲法,身心都在发生着巨大的改变,每天听完课身体都被能量包围着,身体有病难受的状态都没有了,我第一次感受到无病一身轻,上楼两个台阶往上上,真是太高兴了,太幸福了。

这么好的功法,我一定要告诉我的亲人。我的俩个妹妹、我儿子、侄女、侄儿、侄媳都学大法了。每天学法、炼功、洪法、按师父讲的法理真、善、忍的最高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有益于社会的人,直至更好的人。

按照师父说的做

离婚后,我带着孩子搬到单位的单身宿舍住,一个屋里四个母亲带四个孩子,各人和孩子挤在一张单人床上。住了几年,孩子也长大了,不方便,正好单位一栋单身楼要改成家属住房,解决无房职工住房。很多人都申请了,我也向本单位申请了,单位领导根据我的实际情况同意给我一个单间。可等分房名单下来时却没有我的名字,我心里很难受。

同事说我太老实了,让我去找领导问问:为什么我的条件够了不给房子、别人不够条件的却分到了房子?我想自己是修炼人,不能和常人一样去争。我又想到我能幸运的学了这么一部伟大的宇宙大法,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就按师父的要求把心放下。

第二年,师尊去哈尔滨传法,我买了火车票准备去哈尔滨听师尊讲法。正赶上又分房子了,和我好的同事不让我走,说分房子这么重要你不能离开。我想什么事也没有比听师父讲法重要,一切交给师父,把心放下。

等我听完师父九天传法班回家,同事急忙告诉我,房子分给我了。师父讲:“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我从心里感谢师父。

坚定信仰不惧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单位、街道、分社、派出所领导经常逼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我说我没干坏事,不能写。后来区长也到我家,我告诉他:我炼法轮功一身病都好了,没有师父我活不到今天,我感激都感激不过来,怎么能说假话背叛师父呢?坚决不能写。

我决定去北京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坐火车刚到北京郊区就被郊区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当地看守所。看守所狱警强制“转化”大法弟子,不“转化”就进行体罚、酷刑,逼我们每天盘腿坐军姿,一动不让动,一动就用竹条子抽,拿小白龙抽。因我不“转化”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不“转化”无限期关押,一次我炼功,被狱警连踢带打关进小号迫害,这次有十五位大法弟子被关押小号,在小号狱警不让睡觉,棉衣服全给扒掉,罚我们站了三天三夜,当时正是东北最冷的时候,小号没暖气,我的腿肿的很粗,长了许多脓胞,出脓出血,我被关小号两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七个月。

信师信法走出魔难

我回家后,得知儿子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遭酷刑折磨,长时间上大挂,被迫害的双眼都烂出洞了,胸积水,高烧近四十度。看守所也不通知家里,他父亲四处托人打听消息,才知道儿子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找到看守所要求到外面看病。

第二天我在医院看到儿子,我都认不出来了,他瘦的皮包骨头,双眼血红,因为情况危急,找了专家医生给诊断,当时儿子坐都坐不住,呼吸困难,医生说:怎么这么重才来?我告诉医生孩子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绑架酷刑折磨造成的。医生说:不就炼个法轮功吗?别难过阿姨。医生告诉马上住院,结果到了晩上,儿子呼吸困难,所以马上又转到大医院进行抢救。当时看到儿子气都上不来了,我心里非常难受,但是我想我是修炼人,一定把心放平稳。我对儿子说:不要怕,有师在,我们一起发正念吧,不承认邪恶的迫害。儿子渐渐的好了起来。但没等完全好,就又被警察抓走了,非法判了四年刑。

儿子遭非法判刑后,我也经常遭警察上门骚扰,只好被迫离开家,来到另一座城市,在资料点做着救度众生的事情。

后来资料点被邪恶抄了,我也被绑架。当天,为了逼我说出姓名、说出同修,警察轮班对我酷刑逼供,用电棍电了我一夜,他们碾捏我的肩胛骨、肋骨,用硬棍放我手指中间使劲碾。他们看我不说,半夜来了两个年龄大的警察,用很粗的铜丝绑在我的两个大脚趾上,然后拿着大电棍电我,他们又把我绑在铁椅子上,再把铁椅子倒控过来电我,将我电的奄奄一息后就灌凉水,然后继续电,我被电的呼吸困难,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接着他们把我拉到看守所关押,看守所狱医走形式检查外伤,不管我的死活,硬是把我送入监号。一女狱医还告诉当班狱警,说我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当时监号里的人看到我手脚肿的吓人,都害怕,说炼法轮功的怎么被用这么大的刑。

一年后,我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到省女子监狱集训队。刚到集训队,狱警就逼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写保证,不写就送小号关押,我不写保证,俩狱警就不停的骂,其中一狱警拿一卷象杂志的东西抽我脸,我就背师父的经文《正念制止行恶》,我不停的背,后来她不打了。不几天她就遭报应了。从那以后她再也不打大法弟子了。犯人都说她变了,另一个骂我的狱警后来也一百八十度大转变,问我有什么困难一定跟她说,她能帮助我解决。我知道这是大法威力、大法威严的展现。

我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第二年,才得知儿子已被迫害致死一年多了。我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心如刀割。一个按真、善、忍做的好孩子就这么被中共迫害死了。儿子的死对我来说是个巨大的关难。幸好我是个修炼人,心中有师父,有大法,负有大法弟子的责任,最后我从这个魔难中走了过来。

助师正法救众生

七年后我回到了家,由于长期关押迫害,回家时已满头白发,牙齿没剩几颗,走路都吃力。因工资被停发,我出去打工,在一个烧烤店干活,每天很晚下班。我想我应该把工资要回来,不能承认邪恶对我经济的迫害。我多次找到有关部门人员说明情况,并向他们讲大法真相以及我的遭遇,我因为信仰,做好人,被迫害的家破人亡,还被停发工资。一年后我把工资找了回来。

二零一一年,我开始用电话讲真相,刚开始同修教我发短信、彩信、打真相电话,不管天气多么不好、下多大雨、冬天下多大雪,我都出去做真相。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一个同修用电话直接对讲,她用慈悲的语言和众生讲真相,很多人都愿意听,效果非常好。我决定也要用电话对讲救度众生。因为我是个内向性格的人,平时很少说话,电话对讲对我来说确实很难,但我也要突破,面临人类大淘汰,不能看着众生都毀了。开始被我劝退的人很少,还有骂人的,要钱的,有要报警的,我也不灰心,我知道自己慈悲心不够,我坚持打下去,后来说不好听话的少了,三退的也多了,我更有信心了。

有一次我给一个人打电话,他喘着粗气,我以为他年龄大,问他怎么喘粗气,他说:正跑步呢,没关系你说吧。我告诉他为什么要三退,因为中共篡政以来干尽坏事,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天要灭中共,是它组织的一份子要给它当陪葬,所以要退出来。大法弟子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师父让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我们才告诉你这个真实信息。他一直在听,最后同意三退,并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都是高素质的人。我告诉他和他的家人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有福报,将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他很高兴的说:知道了,谢谢。

在讲真相中,我把世人都当作亲人,有人听我讲完后说:真谢谢你们,太谢谢你们了。我告诉他们应感谢我们师父,是师父让我们告诉你们这个信息。有的人让我代向师父问好,还有人说很爱听你说话,以后经常打电话……讲真相中我能感到众生得救后的喜悦。

二十多年的修炼路上,虽然风风雨雨、磕磕绊绊、魔难重重,在师父的看护下都走过来了。在正法的最后路上,我要做好三件事,完成使命,兑现誓约,跟师父回家。

再一次叩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