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争斗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七十四岁。下面交流自己在去争斗心的经历。

一、争斗心是严重的党文化的表现

自己从上小学到工作,争斗心就很强,上小学时,哪次考试在班里不是第一名,就气的够呛,夹杂着妒嫉心,暗想:下次我一定把第一名争回来。工作了,争斗心更严重,期中期末学生成绩在乡镇名次不在前三名,自己简直抬不起头来,夹杂着名利心、面子心。

由于争斗心根深蒂固,也就反映到修炼中来了。表现在学法时切磋,说话办事自以为是,主观武断,以我为准,听不得别人的意见,别人一说就炸,魔性大发。

仅举一例:A同修是九九年以前得法的,坚定的信师信法,九九年后在家没走出来,只学九九年以前的讲法。

二零一零年由于邪恶迫害,学法组被破坏,在师尊的点悟下,我找到A同修交流、切磋后,马上成立了学法小组。同修虽没上过学,但学法认真,静心,很快在法上提高上来了。

一段时间后,我们配合去讲真相救人。那时我们都没有怕心,只觉的不会讲,师尊看到我们有救人的心,就安排了B同修带我们两次,我们就开始讲真相救人了。她发正念,我讲,救的人数很乐观,互相配合的很默契。后来就断断续续的出现一点小摩擦。其实这时就是要我们提高提高心性,再上一个层次了,在法上提高上来。师尊教导我们:“因为这个人根基比较好,心性很高,所以他的功也上的很快。到了他心性所在位置的时候,他的功也长到这儿了,他要再提高他的功,那么这个矛盾也就突出了,就得需要他继续提高他的心性。”[1]而我还洋洋得意,还觉的不错呢。

在一个学法日切磋时,A同修说:“姐,那天没救了那个党员,可害了他了。”我一听就急了,争斗心就上来了,不善的说:“害了他也有你的份,不能只怨我,无论功与过都有份,因为是一个整体。”我们争论起来,态度都不自然,那天就唠叨好几遍了。当时就觉的自己冤枉,A同修接着又给我提出了:“你这是魔性,一说就炸,自主自事……很多。”看来我是有问题了,没必要争论了,快找找自己吧,不欢而散。

我确实魔性很大,容不得别人说“不”字,认为伤了自尊,丢了面子,有什么自尊?有什么面子?这点执著都不修去还想圆满?师父讲:“我说这还不够,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1]师父开示:“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1]这是师尊棒喝我快点精進,从法上提高上来。

我知道争斗心的危害极大。同修好心帮我提高,我反而不悟,我的面子心、名利心严重啊!我应该虚心地向同修说声“谢谢!对不起,我错了”才对。师父说:“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2]。

找到争斗心的根子,它在思想深处隐藏的很难被发现。因自己悟性很差,法理不明,有些问题明辨不了是非,没有及时正念铲除,解体它。所以几天没有配合讲真相救人,少救了多少众生啊!我是犯罪啊!

二、 剜心透骨去执著

下决心修去争斗心,从此以后,时刻注意,遇到别人说什么也不动心,也不争斗,只是听着,守住心性,过后再找自己的问题。

事隔不久,好象又有问题了。为了生字,几次争的面红耳赤。我的争斗心又起来了,使劲压着。静下心来好好找找吧,是什么心作怪呢?很苦恼,压力很大,找来找去,可能是自己认为识字多,会查字典,这种自我标榜,自感了不起的心,比别人强的心作怪吧?一定是。

自己的一切都是大法赐给的,有什么骄傲的?有什么了不起?修了这么多年,学法不得法,遇到问题就没正念了,人念就出来了,同修怎么踩我的脚后跟?处处找我的茬?一段时间内互相之间明显的有了间隔,自己心里难过极了,剜心透骨的难过,真想哭。师父说:“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3]。这是师尊点悟同修帮我去自以为识字多,比别人强的显示心,我得立即正念铲除归正它才对。

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心,在师尊的点悟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抓紧归正自己的一切不好的念头执著心,渐渐的,思想上有些平静了。从法中明白,师尊不会怪我犯错,只要我认识到改正了,师尊不会另眼看待我,照样指引我的修炼路,我要迎头赶上,弥补过错。

渐渐的我与同修的间隔也消失了,也不争论生字的对错了,我们又互相配合,和谐地走在救人的修炼路上了,日后又有几位同修与我配合走出去救人。此时,我的心情舒畅,轻松愉快,心性也得到升华,只有按师父说的“抓紧救度快讲”[4],才能不负自己的使命,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快讲〉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