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心性 修去党文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最近两年,因为工作的原因,我能够接触到各个国家的人。有很多外国同事因为各种原因需要到中国来联系业务,而我就成了他们在中国的同事。和他们接触的过程中,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自身的党文化原来是这样的严重。

师父有这样一段讲法:“有人就想了:不行啊,我迎来送往的;或者我是专门联系业务跑外的,不喝酒事情不好办。我说不见得,一般的谈生意,特别是跟外国人谈生意、打交道,你要饮料,他要矿泉水,他要来杯啤酒。没有人灌你的,你自己喝自己的,能喝多少你喝吧”[1]。

说实话,一直以来我对这段法都不理解,只能从字面意思去理解,以为师父讲的就是不能喝酒这个问题。但是和外国人在一起时,我对这段法有了一种认识上的升华。有一次,我和几位英国同事在一起聊天,聊天的时候,我觉的自己的一句话冒犯了一位同事,我赶紧向他道歉。没想到他也赶紧向我解释道:“不要觉的有什么对不起的,因为我根本就不在乎(你说了什么)。”他脸上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似乎都在努力的想让我不要为此感到窘迫或者难过。

那一刻,我明白了原来没有党文化的人是这样相处的。我突然有了一种从没有过的非常放松的心态,就象师父所讲的外国人的那种心态:“没有人灌你的,你自己喝自己的,能喝多少你喝吧”[1]。就是意识到了,这里没有人会因为你表现的和别人不同而对你有什么看法。是啊,放眼看去,坐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人,年龄不同,性格脾气不同,对我们聊天的话题也持有不同的观点。可是我们每个人都能溶洽相处,没有什么可争执的。

记得看过一个帖子,是一个在国外读书的中国人写的。大意是说,一开始去国外觉的那里也没什么好的,娱乐生活还不如中国大陆丰富,可是时间一久就发现,在国外你做什么事情不会有人对你指指点点,无论你做什么……没有人会觉的这有什么奇怪的。

明慧广播里讲过“君子和而不同”的故事,其中有个比喻很形象,说是一锅汤里加了葱、盐、香料、油等等不同的佐料才是一锅美味的汤,如果只放糖或只放盐,那根本就不是汤了!

在党文化中长大的人,思想已经被党文化固定到某个框框中了,然后再在这个框框中发挥各自的特长。这时,其实已经不存在鲜明的个性,也不再存在独立的思想了。而党文化满身的中国人自己却觉察不到。

和西方人相处,我还有一种强烈的感受,就是他们妒嫉心非常的少。

比如,一位英国人当着所有同事的面夸奖了当时不在场的另一位同事。当时我心里就不太舒服,我想的是:“那位不在场的同事的职位和这里在场的人的职位相当,负责的事情也差不多。你这样夸她,别人会怎么想呀?”

事后我才明白,当时没有人象我这样想,我这样想是因为我有强烈的妒嫉心!对西方人来说,夸奖别人是很正常的,当面夸或背后夸都是一样的。而且夸奖一个人不代表贬低另一个人。如果听者觉的自己被贬低了,那就是听者本身有妒嫉心造成的。

师父明确说:“西方人把这叫东方妒嫉也叫亚洲妒嫉。整个亚洲地区都受中国儒教的影响比较深,都捎带着有点,唯独我们中国表现的比较强烈。”[1]

我现在能接触到的亚洲国家的人也有,包括越南、新加坡、印度、泰国、韩国,也有台湾和香港人。虽然这些亚洲国家的人互相是不同的,但是和西方人一比较就会发现亚洲人整体还是很内敛。亚洲人对人的夸奖不象西方人那样不吝赞美之词,究其根源,还是“亚洲妒嫉”的问题。

我还发现,没有党文化的人,他们更善于聆听,他们不会打断别人说话,哪怕不赞成你的观点,他们也会安静的听完再发表观点。而我常常打断别人说话,但是自己根本意识不到。当别人打断我说话时,我又一肚子不满。

在发表自己的观点时,没有党文化的人,他们往往是陈述自己的观点,他们显的一点也不着急。有党文化的人发表观点的时候,不但着急,还不是“陈述”,更象是把什么东西硬塞给对方,越是这样,聆听的对象就越排斥,因为人都不想被灌输什么观念。带着党文化去讲真相的话,结果可想而知。

有一次,我们行业中一位赫赫有名的前辈给我们讲述二战后的经历,他已经八十多岁了,是一个犹太人。其实当时我并没有完全听懂他说了什么,因为英语听力有限,加上不熟悉他的口音,现在我已经基本想不起来他到底说了什么。但当时聆听他娓娓讲述他平生的经历时,我一直忍不住流眼泪,可是又说不清为什么流眼泪。后来我明白了:原来一个没有党文化的、善良的、执着心很少(因为已经八十多岁)的、没有修炼过的常人,他讲话也可以带有善的能量的。

和没有党文化的人接触越多,我越觉的自己的思想很肮脏,很“贼奸溜滑”!我觉的“贼奸溜滑”这个词形容我的思想很贴切。比如,我和台湾人同事在一起时,他并不是修炼人,但我们是有着相同祖先的同根同族的中国人。他做事就很直接,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哪怕这件事情并不是什么好事,可他不掩盖、不拐弯抹角的,说话、做事都这样。而我呢?哪怕我是在做一件好事,我也得绕啊绕,或者用什么行为或语言来掩盖自己的动机。

有党文化的我做事真的就是很贼!这种“贼”在中国大陆这个环境中用其工作、生活,我却没有觉的有什么不妥,因为整个环境就是这样的。只有遇到了没有党文化的人和环境,才会发现自己怪怪的。所以,从某种程度和角度上来说,我一个修炼人的心性还不如某些常人好。

我悟到:去党文化的唯一办法就是提高心性!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因为党文化再恶毒,它要在人身上体现也是依附在人的执着心上表现出来,一个人没有执着心了,党文化也就没有生存空间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