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昔日北大荒兵团知青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借此法会机缘,将自己向昔日的兵团知青讲真相、劝三退的修炼体会,与各位同修交流。

自一九六八年开始,大批京津沪杭的知识青年被中共逼迫踏進冰天雪地的黑龙江北大荒兵团农场和周边农村生产队,这就是兵团知青的由来。几十年后当年的兵团知青习惯于把这个地区称作为第二故乡,他们中至今还有相当多的人对中共的罪恶认识不清,还穿上当年的兵团军服寻找当年,回忆曾经的青春经历。这就是经常听到的全国各地曾经的北大荒兵团知青前往昔日的兵团农场聚会的由来。

这样一个特殊时期形成的这样一批跨阶层、跨行业、跨职别,从各级官员到平民百姓十分广大的人群,也因此有了一个能听到真相,明真相,三退得救的机缘,因为在这样的一个群体中有一些人成为了大法弟子。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在当年的北大荒兵团农场,我走过两个连队,一个是老连队,一个是新建点。二零零九年秋,新建连队北京知青几十人回第二故乡路过本地,我闻讯后立即和组织人去机场接打前站的知青朋友,参加归来时的聚会和送别。在机场短暂讲真相时间中为两位先行的知青朋友做了三退;并突破思想与环境的束缚,在几桌共设的餐厅内,从下午四时到晚九时,逐桌分别交谈讲真相。北京的知青朋友很早就知道我修炼大法,有十几人做了三退。

在送别那天下午,我与一位好朋友知青A互致阔别多年的感受,借当时谈到面部脸庞话题切入“天安门自焚”伪案。我详细的讲了真假王进东的区别,脸型、耳形的不同等直接揭露央视造假的具体内容。知青A恍然大悟:原来是栽赃陷害抹黑呀!

转年,京津沪三大市知青结伴同行返回时,我前去宾馆看望。首先看望的是我以前的直接领导知青B,我和他推心置腹,介绍别后的经历与修炼大法受益的情况。这些年没有忘记对他惦念的详情,他愿意听,感受也很踏实,我就讲起三退保平安的道理。他倾心的听,有时也插入问话。按他关心的话题与他讲了写有“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的“藏字石”的发现经过;中科院专家鉴定为纯天然的结论;被央视报道了的该石“中国共产党”这前五个字,引起轰动的情况;揭露中共恐惧不敢报道第六个“亡”字的情况。现在那个地方成了旅游景点。告诉他这是天象在警示人,中共即将面临的下场和人面临的危险,他表示同意三退。知青B乐了,知青C与他同楼层,二人欣然三退。到晚饭集体入座就餐时,有十三位知青三退,知青D三退后了悟人生归宿,还惦记怎样帮助他姐姐三退走出困境。

过程中我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就是由于没有考虑知青朋友的感受,加上欢喜心、显示心的冒出与对情的执着,在个别知青处出现了干扰,成为应记取的教训。

几年前晚饭时分,我去看望亲属,回来等车时已是月色朦胧,同在公交站点等车的一位男子突然喊我的名字,我近前一看,认出了兵团知青F,叫着他的名字迎上去。他和我不在一个连队,此情此景却能在分别三十多年后彼此认出,倍觉珍惜,当即在上车前讲真相劝三退,他慨然应允。上车后他接续话题说,他和我是同一天下乡的,我们连的知青G已经去世了。我明白了这是师父借知青F的嘴在点化我,快救昔日的知青。

和我在一起工作过的一位女同事知青H,下乡不在一起,成了专业作家。她对大法洪传很尊重。一次交谈时,她问起师父曾在粮食部门工作,为什么呢?我记得师父开示过三国演“义”的法理,畅快答道:诸葛武侯在《出师表》开宗明义:“亮本布衣,躬耕于南阳……”没等我再接下文,她说:我明白了。我慢慢的以我记者的思维向她传递着真相。她三退了,还懂得了感恩。

北京兵团知青L是我的好友,也是工作搭档。去年夏偕老连队的朋友几人及夫人,回“第二故乡”,因是集体与个人多方接待,分不开身,临行前给我打来电话,我即前往宾馆。在房间交流的气氛很好,知青L忆起四十多年前的往事:以前我总以为自己心脏有毛病,那年你领我到医大专家门诊,不是出诊日,领我到教授家里看,老教授说,你的心脏没事,挺好的,你的朋友的心脏可得注意。没想到兄长的身体现在这么好!大家这时你一言我一语讲起身心疲惫的现状,某某知青走的太早了,某某得脑血栓了等等。大家感慨中说,学不学法轮功真不一样啊!知青L、知青M当场三退。

知青Q是我的女同学,人很正直,善良,但在观念上一时转不过来。一次在同学的孩子婚宴上,与知青A邻近,她对我说:咱们都是从学科学过来的,就放下你学的吧!我当时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非洲有个加蓬共和国的大型核反应堆,我把这件事叙述出来说给她听,她感到震撼,马上问:你能说出确切的位置吗?我说:能!那个地方叫奥克洛。她马上打开手机查阅,她在网上看到了来龙去脉后说:原来是史前文化。我再给她讲真相,她就听進去了。

当年的兵团的知青太多了,我能抓住机会讲真相的还太少,我会继续努力尽量把他们多救出一些。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