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天天去洗脑班要求释放我妈妈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我的母亲年轻时身体不好,导致我出生后很瘦小,到五、六岁时,身体都没能正常发育,不但个子小、肚子大,还缩着脖子,在大人眼中我是一个不健康的残疾孩子。到医院做检查,医生说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发育不良,给我开了许多保健品,吃后也不见效,我的发育问题成了全家人的心病。

这时候,妈妈的身体已经不行了,风湿性心脏病和结肠炎的症状非常严重,常年吃药也不见好转。后来妈妈有幸与大法结缘,走入修炼后不长时间,妈妈的身体就完全康复了,我也开始跟着大人们学法。有一天,我的肚子疼的很厉害,开始吐绿水,非常难受,然后我那鼓着的大肚子,就神奇般地消下去了,身体也恢复了正常。

上学后,我开始贪玩,渐渐的把学法炼功抛诸脑后,但是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根深深地扎在了我的心里。

后来,妈妈因为不放弃修炼大法而被中共迫害,我多半时间呆在奶奶家和二婶家,有时很想念妈妈,尤其是受其他孩子欺负时,就想:如果妈妈在身边,妈妈肯定会为我撑腰,每当这时,我都会痛苦的哭泣,而且很无奈,还怨妈妈。

有一次,我的邻居程叔叔骑着摩托车载我时,车链子突然断了,导致刹车失灵,摩托车象飞了一样,把我甩出十多米远,鞋子都甩丢了。我的肩被摔成骨折,只能半躺,疼的不行,而且拿起药,就想吐,根本吃不下去。妈妈说,那你就听师父讲法吧。

就这样,我连续听了两天两夜的法,第三天,我的疼痛就止住了,全身轻松,我知道这次如果不是师父保护我,以当时的那个速度,我的命早没了,我从内心感谢师父救度之恩。

自那以后我不再怨恨妈妈,母亲把程叔叔为这次事故花的钱全部结清,又买了一只鸡,答谢程叔叔。叔叔一家人都很感动,非常认可大法。我也对大法有了全新的认识,才明白妈妈为什么在遭受那么残酷的迫害下,还如此的坚信大法。

二零一五年九月中旬,当地派出所和政府人员又闯進我家非法抄家,成年后的我想保护妈妈,就对那个警察说:“叔叔,不是有信仰自由吗?”然后拦着他们,不许他绑架我妈妈,他们就把我按倒在地,掐住脖子,使我喘不过气来。好心的邻居奶奶忙上前劝阻:“快放开他,他还是个孩子。”警察这才松开手,并扬言要拘留我。

就这样,他们又把我妈妈绑架到洗脑班,第二天我们去要人,他们让我妈妈放弃修炼大法,我说:“你们让我怎么劝?我妈不学大法早死了。你们上哪抓我妈去?她要是干了坏事,不用你们管,我们就不让她炼了。”

那几天,我天天去要妈妈。我害怕妈妈再被劳教、判刑,害怕承受和妈妈离别的痛苦。最后他们大多数人终于明白了大法真相,无条件的释放了妈妈。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