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伴是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我今年七十三岁,老伴修炼大法已经二十年了。这二十年中,我与老伴经历了风风雨雨走到今天,我有满肚子的话想说,现在我就说说这二十年来我家是怎么走过来的。

佛光普照

我老伴以前身体很不好,只能算是勉强活着,什么头痛、胃病、神经衰弱、亏气亏血、失眠等等。一年四季没有几天不感冒的。西药一把一把的吃,中药一罐一罐的喝,也没见哪个病好过。

我因在“文革”中受过迫害,37岁就退休在家,精神受到刺激,脾气暴躁,整天酗酒、抽烟解闷,喝完酒心情就更郁闷,得了一身的病,心脏有时跳跳停停、胃病、气管炎整天折磨着我。所以我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对老伴更是会因一点小事就发火,非打即骂。我家的酒都是成缸的买,酗酒后经常搅的四邻不安、鸡犬不宁,邻居对我都是敬而远之,老伴因不堪忍受我的打骂,经常闹离婚,我当然是死活不离。老伴的一身病更是吃尽了药也没好过。

后来老伴为了强身健体练过各种气功,还研究过周易、八卦,也绞尽脑汁的想改变我,但既没治好了病,也没改变了命运,最后都是以失败告终。

一九九六年老伴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起初我没当回事,以为她又练了什么新气功。可我发现老伴变了,心情好了,整天笑呵呵的,我发脾气也不跟我对着吵了,过后还照样关心我和孩子,并不断的把大法的好处讲给我和孩子听。

我被触动了,原来世上还真有能改变人、改变我的东西。我知道了老伴是在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做,这都是法轮大法书上教的,而且老伴从此再没吃过一粒药,她的病全好了。老伴的心情影响了我,我知道法轮大法是一部高德大法。我把我家的二楼收拾出来给大法弟子看讲法录像,我给他们点炉子、烧开水。看到好些修炼人聚精会神的看录像,不知为什么我打心眼里高兴,而且我的身体也不知不觉变好了,老伴说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我相信这是真的,几十年的离婚拉锯战也停止了。

两次迫害

一九九九年,风云突变,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集团对这群善良的好人开始了残酷的迫害,炼功点没人再去炼功,我家的学法小组也散了,不断的听到有人被抓、被打。这刺激了我已经平和了许久的神经,我预感到又一次文革要来了,我严厉的管住老伴不让她出门,我怕她象别人一样被抓走。

可防不胜防,老伴还是因为去复印社印大法真相资料被绑架,我不知道去哪里发泄这股怨气,到看守所又不让我看老伴,我想这都是因为老伴炼法轮功炼的。一天在街上看到一个大法弟子,我想我老伴進监狱都是你们害的,不由分说就把那个人打了一顿,那人也没抱怨就离开了。后来老伴被非法劳教。

老伴劳教回家后,我不敢再叫她修炼,看到她修炼就连打带骂,有时绑起来打。可老伴仍是背着我出去讲真相。一天老伴找她的同修给我家安了个新唐人的接收大锅,我看到新唐人上讲的全是我没接触到的东西,开始觉的很好奇,特别是看了《九评共产党》之后,我明白了,老伴做的事全是正事,江氏集团才是恶魔。我好象大半辈子浑浑噩噩,现在才真正活明白。我把邻居都找来看新唐人、看《九评共产党》。每天早晨全球的集体晨炼时间,老伴有时起不来我就叫她。

有一天新唐人突然收不到了,我急的呀,听说是什么干扰。我看惯了新唐人,一天不看心里就难受。老伴跟我商量,咱买个电脑吧,还能做资料,还能看到更多的网站,我高兴的答应了。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家买了电脑、打印机,看到六十多岁的老伴做出的精美资料,我都跟着骄傲。

好景不长,老伴因讲真相被构陷,被当地公安局的恶警绑架,警察开了两辆警车到我家抄家,把电脑、打印机都抢走了。我到派出所到公安局要人,他们都不搭理我,我就又在家喝闷酒,喝完了就去公安局,警察有时劝我,有时强拉硬拽,有时把儿子找来把我拽回家。我无处讲理,就在自家的门上、墙上和我穿的衣服上写上“法轮大法好”、“打倒共产党”。同修给我拍了照片再配上揭露迫害的文章发到明慧网上。我的一位朋友从南韩回来说,他在南韩的大街上看到法轮功的传单,上面有我家的事情。

老伴被冤判了五年,被绑架到监狱迫害。我经常去看老伴,我听到有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我非常担心。看到老伴就问她,在那里怎么样?老伴为了安慰我说很好。我非常生气,在那里还能好吗?都有很多人被活摘了器官,好就呆在那吧!我在接见室里大骂共产党。

本地的同修经常来看我,包饺子、包子、腌咸菜给我送来,有一个中秋节我是在同修家过的。单位里过年节分东西,我吃不了,就分给同修。我每次去看老伴都给她多存钱,我知道里面一定有许多家人不给钱、条件不好的同修,老伴的性格,就是自己不吃也要给别人吃,我就多存钱,让她帮助困难的同修。

我又买了电脑,让同修帮我装上破网的系统,这样我就又能看新唐人,看明慧网了。

我因着急上火,得了脑出血。出院后同修来教我炼功,与我学法,帮我收拾屋子。我因对自己要求不严,至今没能走進修炼。

控告江泽民

老伴从监狱回家后告诉我,那么重的病如果没有师父保护,我们可能就人鬼殊途了。让我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病就会彻底好了。这是真的,有一天我腿疼,儿子听说了,要带我作“火疗”,老伴提醒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但我碍于儿子的情面还是去了,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火疗”,还得注意这注意那,腿更难受了。听说还要几个疗程。我撕了“火疗”的票子,决定按照老伴说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没几天腿好了。

我现在明白了老伴每天出去都是去救人,救还不明白真相的人。老伴很忙,有时中午不回家,我就让老伴买了一箱方便面,她不回家,我就自己煮点面吃。每个月我和老伴换回来很多真相币,外出购物、乘车,所有开支都用真相币。有同修来换真相币,我负责兑换,我觉的能帮助老伴做一点大法上的事真高兴。

老伴控告江泽民,我知道了,我也要控告。同修说你们夫妻俩用一个控告书就可以了,我不干,我要自己单独控告,我是代表大法弟子家属控告江魔头的,它迫害了我们家这么多年,我和老伴吃了那么多的苦,我希望快些把江泽民绳之以法,还李大师清白,还大法弟子公道。

我今生最骄傲的就是我的老伴是大法弟子,最幸运的就是我是大法弟子的家属。我因种种原因至今没有走進修炼,可能是缘份没到吧?我希望老伴能好好修,兑现她的誓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