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讲真相 慈悲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六日】我今年七十三岁,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因坚持信仰,在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我从劳教所回来后,区“610”和国保大队一直想把我送劳教所或监狱,几乎每年都找借口抓我一次,我却是零口供或在笔录上用签名的机会,写国保人员犯罪的事实,他们没办法,每次都得放我出来。

二零零四年四月,他们又用同样的办法把我抓進去,一个月后,又无可奈何的把我释放了。这一次,他们没有让我回家,把我非法关進了洗脑班,打算不转化就一直把我关在里面。我绝食抗议他们的非法关押,并找“610”头目谈话,我说:“人脑不是电脑,对问题有不同看法,法律是允许的。你们执法犯法,我就天天坐在院子里大声说你们的罪行,让人给你们上网,让你们成为‘国际知名人士’……”他们理屈词穷,只好答应让我一个星期回家。后来,他们又让我去,我三天又出来了。他们还让我去,我两天又出来了,再让我去我就拒绝了。从此以后,他们非法扣了我全部的工资和退休费。

一、反经济迫害、救度有缘人

我决定把这本属于我的要回来,因为这是大法的资源,同时救度相关人员。我写好了上诉书,去找区教委,在楼上我碰上了教委主任,一跟他说要工资的事儿,他却问我:“还炼功吗?”我说:“为什么不能炼?”说了半天,他根本不提工资的事儿,我只好回家了。

回来后,我连续写了十几封信,信里重点写了我炼法轮功后的受益,同时讲了法轮功使社会道德回升,对法轮功的诽谤都是造谣诬陷。干这种事的人这样下去很危险,同时,还不点名的揭露了教委主任的一些违法行为。信写好后,我直接送到区教委政治处,并和主任面谈。去了几次后我发现,政治处主任逐渐明白了真相。

到了二零一二年十一月,这时北京正在开会,形势非常紧张,“六一零”又借机迫害法轮功。这时,我把事先写好的信分别交给了派出所、镇政府和所在的大队。我在信中说了我被扣工资的经过,指出他们扣工资完全没有道理,现在还找借口不给。我没办法,要去北京告他们,责任在彼、不在我。信发出去后,很快就在大队办公室开会,有派出所所长、片警、副镇长、大队书记。会上,我详细谈了我的想法,他们都表示理解和同情。大队书记当时就撤掉了对我的监视,镇长、所长都表示了同样的态度,工资问题赶紧向上反映。他们都叫我好好待着,他们会想办法解决。这时,我上上下下都讲了真相。

两天后,通知我到镇里开会,参加会的有学校校长、区教委政治处主任、副镇长、大队书记和片警等。会上我谈了“六一零”对我的迫害,而我只是一个做好人的炼功人,他们却反复迫害我。然后逐一发言,都表示对我理解和同情。最后区教委政治处主任同意按照我说的解决。校长当场发给我一个月的工资,其它款项马上到位。结果,分三次补偿给了我应得的全部工资和退休费计34.5万元。

另外有两个小插曲说一下:一个是教委政治处主任每次都能看我送去的信,他对真相明白的比较好。在计算钱时,把我在家停职期间的或去北京证实法期间的都算在工作时间内了,他真的是明白了。另一个是区“六一零”的人,在我要工资的问题上没露脸,最后想让我在镇会议上发言感谢他们,被我一口回绝了,我说:“六一零做事很邪恶,等着被清算吧。”

我知道这次在经济上反迫害,有一个圆满的结果,表面看是部份干部了解了真相,但我知道在关键的问题上,是师父的加持,我真的很感谢师父。我拿到钱后,就支持资料点的开支,帮助同修解决聘请律师的费用,这给大家证实法带来了很大的方便。这钱本来就是大法资源,用来证实法是应该的。

二、正念揭露邪恶,干扰消失遁形

师父说:“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1]

二零一四年四月一天上午,我正在家学法,听到外面有人说话,一看有三个人,我连忙迎了出去。我说:“你们是干什么的?”一人连忙说:“这个是新来的公安局长,这个是国保大队长,我是新来的派出所所长,想找你随便聊聊。”

一提国保大队长,我立即认出正是经常来抓我的那个人。我立即正色对他们说:“你们不能進来,你们是搞迫害的,我不欢迎你们。”那个国保大队长却高声说:“你看看今天什么日子,你应该知道,你这几天哪儿都不许去。”我立刻转向他说:“我是这个国家的公民,有行动的自由,你敢否认吗?我有行动的自由,哪儿都可以去。你说哪儿不许去,我就非去那儿。你说吧,哪儿不能去?”

他站在那儿说不出话来。大家都看着他,他就更紧张了。这时我对他说:“你不敢回答我,你给我出去。”他真的乖乖的退出了大门口。出去后,又進来一个挎相机的,他避开我这里,在西边拍照,我说:“你是干什么的?谁让你在这儿拍照的?”他说:“我又没照你。”我说:“照谁也不行,这是我家,你也给我出去。”他也马上退出去了。

剩下的局长和所长赶快说:“咱们交个朋友。”我一看两个生面孔,就口气缓和下来跟他们说话。他们找了个借口也退出去了。他们出去后,街上很多说话声停下来了,可能当官的在说什么,一会他们就走了。

我当时说不出话来,我知道,在另外空间的一场正邪大战过去了。表面看,这双方的力量太悬殊了,但是我有师父在身边,他们人再多我也不怕。

缓过神儿来,我才开始查找自己,除了紧张,又动了点儿气,这是多年养成的老毛病,真是很难去,但我一定能去掉。学法时间到了,我赶紧到了学法小组。我笑着说:“他们什么也影响不了我们,只是给我们提高来了。”

事后有人告诉我,这次是市“六一零”的人来了,区里、镇里陪着的人一大堆,光小汽车就有十辆,还要到其他学员家去骚扰。他们第一个到我这儿就碰了一鼻子灰,就散去了。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敢登门了。

三、多次向派出所警察讲真相

我听了师父讲法,心里有个向派出所警察讲真相的愿望。在警察的所谓“敲门”行动中,派出所警察从不到我家来,我让大队书记给派出所打电话,我等了三个星期他们还是不来。这期间听同修说警察到了她家,查看了一个房间,说下次还要到另一房间(做资料的房间)去看。我听了觉的给警察讲真相已迫在眉睫,就请师父加持,让那些警察快点到我这来,不要让他们做坏事,害自己、害同修。

第二天就来了两个警察,到了我村的大队办公室,一个副所长、一个片警,感觉他们很强势。我说:“你们知道吗?国务院办公厅已经撤销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对法轮功的诬陷。”他们说:“要那样我们该公布了。”我说:“它不会公布,因为这个决定是二零一一年做出的。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国务院认为是合法的,六一零认为是非法的,一方是国家的合法机构,六一零是非法组织。不信你查一查人大的文件,没有提六一零任何一个字,它只不过是当年江泽民利用权力成立的一个凌驾于宪法之上的非法机构。现在形势不同了,高层也越来越明白真相,不愿再为江泽民背黑锅。这么大的问题你们也要考虑考虑,给自己留条后路……”最后我说:“请你们到我家谈谈,有关法轮功的物品原封不动,但是你们只许看不许摸。”他们说:“摸一下也不行吗?”我说:“不行!”他们说:“那好吧。”

过了几天他们真来了。我给他们讲了江泽民祸国殃民的种种罪行,最后我说:“你们维护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东西,前途什么样你们还不清楚吗?”我给他们准备了真相资料,主要是揭露江泽民的罪恶,还有一本资料,让他们看看由于他们的所谓“执法”给修炼者带来的深重灾难。

过了几天他们又来了,还带来了所长。所长借机在各屋转了转,看见桌上供着师父的大法像,还有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及其它资料。他坐下来跟我谈话,他说:“以后别贴‘真善忍好’大标语了,让他们抓住,我也没办法。”我既没肯定、也没否定,只是对他笑了笑。接着他用商量的口气让我把大门上的“真善忍好”去掉。我一听就知道他还是想搞迫害,我就说了句:“真、善、忍贴着不是挺好吗?”临走时他给我留下三个电话号码,叫我有事去派出所找他。

他们走后,我把他们三人的认识梳理了一下,副所长最好,基本上明白了真相。比如我问他抓某某你去了吗?他说去了。我说:“你去了就留下了污点,因为迫害修炼的人是有罪的。”他有些后悔,拿了真相资料。片警是个无神论者,共产党给钱就得干,但他听了真相后,就不想参与迫害了。所长不明白真相,想利用这个机会监控我。

又过了几天,我到了派出所,所长有事,片警和另一个人陪着我。片警就看我带去的资料,非常专心,我知道他看進去了。我和另一个人讲真相,讲善恶有报的道理,这个人很容易接受,可是一提到所长叫他去干迫害修炼人的事,表示很悲观,说没有办法。在和所长谈话的过程中,我发现他很狂妄,就只好回家了。回家后,我就找十几个同修给所长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

过了一段时间,我再去派出所,看见所长情绪很低落,说什么:“你也退了党了,我没退,我等着受罪吧。”我一听有门,情绪低落是邪恶被清除的表现。这一次再也不提抓我了,也不说听“六一零”的了,他叫我写东西给他看。我回家后没给他写东西,而是找同修编辑一大本材料,里边有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报道;有“天安门自焚”伪案;有公检法人员错用《刑法》三百条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的案例;有藏字石真相……有十来页,附带图片,让人感觉真实、确凿。去派出所送这些资料时,我顺便带去一个播放器,里面存有《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文件。临走我又邀请警察到家来。

这次到家来的是片警和新来的副所长,副所长是个不了解真相的人,我知道是师父安排这人来听真相的。片警提到所长时,说:“每次我从他门口过,都看见他开着播放器,在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语音。”我听了觉的很欣慰,觉的这人有救了。片警还说:“自己原来是信共产党的,现在还是感到迷茫。”我说:“你回家好好看看这些真相资料就会明白的。”副所长只是静静的听,我感觉到他会明白的。最后他们拿走十来本真相册子。每次都是有针对性的为他们准备真相资料,这次的资料主要针对退出党团队的,这离他们三退已经不远了。

为了配合给派出所讲真相,我们到各村发了大量的真相册子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以前没有做过的同修,现在也出来讲真相发资料了。通过给派出所警察讲真相,给我们带来了整体的提高。

个人体会,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