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与众生之间的间隔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一日】我依据在生活中、工作中遇到的各种类型的人,发现在修炼和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至少有三种类型的间隔要破除,写出来与同修切磋。

一、破除与普通常人之间的间隔

大法弟子面对第一类间隔时往往很容易就能意识到,就这类间隔,我谈谈我的一点看法。

在讲真相救人中,我经常感觉自己不能从根本上救了现在的人,为此我很苦恼。有一次在讲真相中,当我要与人谈到三退的那一刻,我清楚的感受到我与那个人之间有着巨大的间隔,那间隔在另外空间里象一堵墙一样存在着,那一刻有种力量阻挡我无法继续说出三退的事,这间隔的根在哪里呢?通过背法、实修,逐渐的我发现那间隔的根就在我的心里,它们的表现形式就是我没有去掉的观念。

记得有一天,我在单位,看到我们科里的赵哥,他向我讲述他的一些事情,我静静的看着他非常急躁不安的来回走动,他经常这样有什么事就焦躁不安。看着他的举动,我心里想:为什么我和他讲真相他不相信?我为什么没能救下他?到底我心里有什么问题没有解决?突然,我看到了我和他有着同样的问题:内心总是无缘无故的急躁不安,有时甚至是无时无刻不在闹心。赵哥象一面镜子一样照出了我的问题,同时,我感觉他给我出了一道能救下他的题目:我必须去掉急躁心。

最近我经常能感受到,凡是与我接触的人都给我出了一道道大大小小的题目,我必须一道道都答对了,他们才能得救,同时,我才能从这三界内得以真正的解脱。这些题目就是我与众生之间的间隔,我必须解决这些问题,并在大法中升华上去,才能除去这些间隔。和我有缘份的众生,若是他们对应的世界偏离大法的因素和我身上不好的因素有着相互联系的话,那么我更是必须要拿掉我心中的执著,一切阻碍我救人的东西,我必须统统拿掉!

无论是哪个同修给与我有缘份的这些人讲真相、做三退,这些人真正得救的前提是,我必须负责除去与我有缘份的众生之间的那一份间隔。所以我必须去掉各种不好的观念、修好自己,大法会给我突破这些问题的答案。

我身边的亲人、朋友、同事、包括偶然遇到的人,甚至包括我每天睁开眼能看到的人,我面对不同的人,大脑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看法,这些看法就是挖去我的各种观念的线索。

二、破除与同修之间的间隔

这一类间隔是我最近才开始重视的问题,我曾经因为和同修之间相处时矛盾重重,自己总也忍不住和同修发火,这状态总不能突破,感到很困惑,现在我开始彻底转变自己,破除我和同修家人之间的间隔,形成坚不可摧的小整体。

我们一家五口都是大法弟子,我们几个人配合着做救人的事。去年,只有我、婆婆、孩子长期在家,由于孩子还小,早晨晨炼,基本上就是我起来后,叫醒婆婆起来晨炼。大概去年春天的时候,婆婆在炼第五套功法时经常迷糊、手臂耷拉到地上了,才清醒过来,我炼第五套功法的时候,经常睁开眼睛看着婆婆炼。后来我炼第五套功法的时候,也出现了类似问题,经常迷糊、手臂变形了也不知道,发正念倒掌,后来发展到我经常听不到晨炼的闹铃,能否起来晨炼都成了问题。晚上休息的时候,一夜都在做各种各样的梦,早晨醒来感觉很累、很困,这样不好的状态困扰了我很久。最近我才发现这些不好的状态根本原因是我在与同修之间的相处中,没有实修自己,邪恶在我与同修之间人心的间隔中一直生存,一直在起着不好的作用。

与家人同修在一起时,有许多时候,修炼起来难度很大,难在觉的同修都是家里人,说话上不用那么注意,这样经常错过提高心性的机会。有时觉的家人应该听我的,有时甚至自以为是的用自己体悟出来的东西指挥家人修炼。

比如我看到丈夫(同修)不起来晨炼,我大脑里马上给他下个定义,觉的他就是懒惰,经常随口就训斥他几句。比如婆婆(同修)经常在吃饭的时候,和我唠叨些家长里短的事,我的大脑里马上反映出来:婆婆不好好修炼,东家长西家短的唠唠叨叨,她自己不好好修心,就知道往我大脑里灌些不好的话。然后我就想办法让婆婆停止唠叨。

公公(同修)背法一遍后,感觉没体悟到什么,就停下背书,现在学法只是通读。我心里觉的公公不好好修心,说话又冲又难听,这样修炼,能看到法的内涵么?我心里还曾经想:看看明慧网上那么多精進的同修,我咋这么点背呢?身边没有一个修的好的同修,有了修的好的同修,也能带动带动我修炼。

最近,针对与同修间相处的问题,我不断向内找自己,才发现自己对同修曾经有这么多不好的看法,经常看谁都不顺眼,眼睛里都是别人的缺点,这不和旧势力站到了一起了么?我经常用我大脑里的各种所谓标准衡量同修,认为同修这样修不好、那样修不对,想想我长久这样向外看、不修自己,是多么的可笑,我错过了多少次修炼的机会啊!

在生活中,大脑里出现的各种看法只是表象,这些看法背后由各种观念构成,观念又来源于为私为我的那个私。偏离大法的物质从我对应的世界引申到人世间的我,表现出来我大脑里有了各种各样的观念、看法。我必须拆掉这一切观念,用大法衡量我大脑里出现的一切看法,在大法中归正自己。

三、破除与参与迫害的人、与邪党紧密相关的人之间的间隔

这一类间隔也很难去掉,因为这些间隔表现到人世间,是那些参与迫害的警察或对邪党崇拜等这些人,面对他们的各种行为,我经常完全被痛苦、痛恨所包围,我的善就很难出现,所以想救下他们是不容易的。这需要我進一步扩大自己的容量,破除我与这类众生之间的间隔,才能真正的救下他们。就这类问题我举两个例子。

(一)有一天晚上下班回家,快到发正念的时间了,我和婆婆坐下准备发正念,此时婆婆说今天她们老家村子的书记到我们亲属家,要走了她和我丈夫的电话号码。

我知道婆婆老家村子的人都知道她一家都学法轮功,婆婆由于胆小,多年前曾背着我把丈夫身份证号码给了村书记,所以丈夫的名字才上了邪党的黑名单,对此我非常恼火、担心,我生气的训斥婆婆以后不要配合邪恶。后来婆婆一家人都在邪党的黑名单上。

现在,听到书记要电话号码,我的害怕、痛恨、气愤一股脑都出来了。

然后我闭上眼睛盘腿打坐,我根本静不下来,痛恨充满了我的心,心想:要电话的书记迫害好人,我永远都不会放过他。突然我感到有一股热的液体从我的鼻子流出来,我睁开眼用手一抹,看到好好的鼻子突然间出血了,我猛然间警觉了,我是修炼真、善、忍的,怎么能恨呢?我不要恨,鼻血不要再流了。鼻子立即停止了流血。

我心里排斥恨、克制自己不去想这件事情,坚持发完正念。现在回想起来,我若不停止心中的恨意,那个书记就不会有得救的希望了,我不能上旧势力的当,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否定旧势力安排我们之间的怨,书记屡次不怀好意的干扰我的家人,现在又要电话号码,做邪恶的帮凶,可我不要恨他,我要善,我的一切必须都符合真、善、忍。

(二)今年清明节前,女儿学校班主任通知孩子们要在清明节举行邪党清明祭扫活动。祭扫活动中,全体学生要到公园去,女儿年组的全体学生要给一年级的学生系红领巾。班主任一个劲向各位家长宣传这是一次重要的活动。

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很难过。虽然女儿不是少先队员,女儿这几天因为发烧在家没去上课,但是如果这几天一直上课的话也要被迫给一年级的小孩系红领巾。

女儿因为发烧躲过了这次活动,但是我心里也为学校总是举行这样的活动感到难过。我和家人同修连续发了好几天正念,想阻止这个活动的举行,可是这个活动还是一直向前不断推進。看到邪党还在不断的毒害众生,我对自己没有能力彻底解决这些问题感到苦恼。

想想每个周一女儿的学校都要举行升血旗活动,只要赶上女儿学校有活动,我都要在学校附近默默的发正念,可是活动依然到期就举行,我没能阻止这样毒害众生的事情持续发生,想到这里我很沮丧。

再想想这些深陷在邪党文化里的人和事,我感到无可奈何,一团物质堵在我的心里。这时大脑里出现了一个想法:若是我有强大的法力,恨不得一下就把邪党彻底毁了。我查找这个想法的根源是什么?是恨。

回想起在我早晨送孩子上学时,若是赶上学校正在举行升邪党血旗仪式,气愤和痛恨马上就充满了我的心,然后想到的是发正念,但我每次都没有想到向内找找自己的心。我不要恨,我要善,任何时候都要善。内心里充满的都是恨,发正念哪能起作用呢?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