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真心为别人着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我是一名河北沧州大法弟子,这篇文章写于二零一四年,当时二十六岁。

一九九七年母亲喜得大法,身心受益。那时的我才九岁,知道大法好,也跟着学,但是不精進。直到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在这几年中,我的母亲被非法迫害了好几次,使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学校里同学们的讥笑、异样的眼光、邪党的非法打压,迫使当时法理不清的我放弃了修炼。我深知大法的好,那时年龄很小,只知道怎样做一个好人。随后的几年,不管环境怎样,母亲依然坚修大法。我也时常感受到师父没有丢下我。我也开始渐渐的同母亲学法,从新走回修炼中来,开始修心性,和母亲一同出去发真相资料。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我和男朋友谈了三年,男朋友及其家人都不修炼。男方提出结婚,在下聘礼之时,男朋友的父母居然空手来到我家。而按当地习俗,都需要几万块钱的聘礼,这是众人皆知的。男友的父母和我父母解释了家里没有钱的情况。那时我父亲也开始修炼了,父母做到为别人着想,原谅他们没带聘礼来提亲,并商量好了结婚的日子。

在男方父母走后,父母向我说了事情的经过,我听后真生气,心想这家人怎么这样?也碍于面子,心想邻居们、亲戚们知道了该怎么想?不笑话吗?这婚不结了,和他分手。父母劝说:“咱不能那样,咱是修炼的人,要依照大法做事。学会为别人着想。如果现在毁了婚约,他家的名声就毁了,他以后还怎么找对象?咱不能那样自私。”在父母的劝说下,我也冷静了下来。站在法上考虑:放下求名的心,真心的对任何人好,原谅了他们。

就这样我们结婚了。在结婚之前,母亲叮嘱我要时刻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不能混同于常人,要帮助婆家干力所能及的事,活儿要抢着干,勤快些。结婚后,我时刻不忘母亲的话,不忘自己是炼功人,严格要求自己。就这样,相处了几个月,我才了解这个家庭。

原来他父母是那种好吃懒做,不好好过日子的人,还欠了一屁股债。马上要过年了,要债的都追到家里来。我父母给的嫁妆钱都给了他们拿去还了债。最后,他父母变本加厉的把十多万的债压在了我和我丈夫的头上。我们当时没有能力来解决这样的债务压力,走投无路。我们俩口子大年三十离开了家,出门打工还债。当时日子非常艰苦。娘家爸妈没有怨言,还帮助我们做起了生意。

起初生意不理想,要债的也经常打电话催债,再加上家庭给我们的打击,使我丈夫失去了信心,他经常出去喝酒。那时的我由于巨大的怨恨心,也不学法了混同于常人。非常怨恨这个家庭给我们带来这么大的痛苦,恨我丈夫不振作起来。所以我们也天天吵架,见到彼此就象见到仇人一样,觉得生活没有了希望,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他父母又把两万元的债务压到我们头上。真是百苦一齐降,当时差点离婚。

母亲经常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要好好学法,守住心性、向内找。后来有一次,我丈夫又出去喝酒。我在家里就一直想:他肯定又喝醉了,是不是又要和他打呢?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改变他呢?突然想起当初《明慧周刊》上有和我类似经历的同修,她是怎么用善心感动对方,化解矛盾的。想起了师父的法,想起了师父有关修善的讲法。我恍然大悟!对呀!我的善心哪去了?只看了他的不足,没有向内找自己。我想等他喝酒回来后,我不能和他吵架,我要用善心感动他。我这善念一出,回来后他的态度却非常好,先给我道歉,说了很多好话。我当时感觉到了,自己正念一出,善念一出,真的可以改变周围的环境。他喝多了,我把他扶到床上。细心的照顾他,帮他清理呕吐物。给他清洗干净,真的对他好。

从此之后,我也彻底醒悟了。把自己当修炼人,认真学法、守住心性,修去怨恨心。我俩也不吵架了,生意也好转了。怀有身孕的我,也快要生产了。我父母来到我身边。我们一家人每天一起学法切磋。母亲告诉我,在任何时候都要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危难的时候喊师父。我记住了母亲的话。

在我生孩子期间,医生检查说我骨盆小,孩子个子大并且头靠上。那几天不让我進水進食。我当时正念很足,進产房后嘴里一直念着“法轮大法好”。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我的小宝宝出生了。医生当时跟我说:你真了不起,生了个七斤重的男孩,并且没有一点伤口。我知道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保护我。

我出院以后更加积极学法,严格要求心性的提高。我身边的环境也变好了。我丈夫也开始跟着我们看书学法了。

谢谢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