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派出所、拘留所讲真相 走出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三日】我妈是一九九九年之前得法的老大法弟子,朴实、善良,一得到《转法轮》看到师父的照片,她就象那个电插头通上了电,接上了圣缘,于是她开始在亲朋好友中洪法。看到她身体精神各方面越来越好,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我很为妈妈高兴。因我在另一个城市工作,受二十多年的党文化的灌输,加上名利情等执着,对大法只停留在感恩戴德的感性认识上。

时间不等人啊!这一错十年就这样错过去了,直到二零零九年,师父安排一位阿姨同修来我家教会我上明慧网,我才真正认识到大法是什么,师父有多么的伟大慈悲!我也象通了电一样,全身细胞都震动了,兴奋的一晚上不睡觉也不困了(以前颈椎受过伤,有点空儿就睡觉)。我开始精進,通读了师父所有的大法书、抄法、背法。但当时很怕炼第二套功法,因为一抱轮,就想吐,所以炼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就是这样,师父也管我,渐渐的我发现后背、颈椎不那么疼了。

参加学法小组后,师父借同修嘴点悟我:那个“怕”不是你,是业力怕死,你炼功就消业,它怕被灭掉,所以就往你脑子里反应怕炼第二套功法。我犹如醍醐灌顶:是啊,瞧我这悟性,怎么就把它当成自己了呢?从此与小组同修共同精進,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身心受益。家人亲见大法神奇,都承认我比十年前还健康、漂亮。感恩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引领我走上返本归真之路。

二零一四年四月三日,我和同修A骑摩托车到比较偏僻的乡镇发真相资料救人,被一个不明真相的醉汉诬告,警车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十几个年轻警察很好奇的看着我们,有的喊:“快来看,快来看哎!法轮功 !法轮功!”我和同修相视一笑,“对,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俩被分别铐在两个房间的铁椅子里,我面前的年轻警察表情很严肃只看电脑,并不跟我说话。那我也不说话,就发正念。我听见被称呼“所长”的人進了那屋,他大呼小叫、拍桌子墩茶杯,吓唬同修,逼问叫什么?同修十分平静,就是讲她在大法中怎么受益,劝说他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还给他唱了一首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我心也平稳了很多。

这时来了个年轻警察,他很健谈,和我东一句西一句的聊起来,当时对警察有戒备心、怨恨心,心想:少给我来伪善,我在交流文章上见多了。我也不吱声,就是发正念。他说:“阿姨,你也不用这样,我们这儿来过很多大法弟子了,人家都很健谈,都不跟你这样光发正念。”我一听笑了,这不是点化我讲真相吗!我就给他讲“天安门自焚”、“藏字石”等真相。他很狡猾,说:“我也没看见,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你们不是修真善忍吗?怎么连名字都不敢说?”我又不说话了,就集中精力发正念,那个房间时而寂静,时而发出“啪啪”的响声,我心里嘀咕:难道他们打同修了?就更努力的发正念。

那个所长过来了,因为从同修那儿没获得任何信息,他气坏了,就看那张脸都变形儿了。他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往后拽,使我的脸扬起来,让另一个人给我照相,然后又一把扯下我的眼镜摔在前面的桌子上,对我破口大骂。我当时一点儿也没害怕,只是头发被拽着动不了。我就用眼睛盯着他,我们就这样对视着,一两分钟后,他一下松开了手,转身走了。又有几个年轻警察过来,有的是好奇,有的说几句挖苦讽刺的话。

在另外空间那真是正邪大战啊!五、六个钟头过去了,因当时自己争斗心、怨恨心、证实自我的人心很强,没有真正的向内找,只是人的一种勇气,所以被旧势力抓到把柄,我俩被拉到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一路上同修A不停的讲真相,那个所长就是骂,骂得很难听,我就在后座上发正念。

拘留所的院子很大,警犬在狂吠,和所长同来的那个人虽不骂人但很阴毒,他对同修A说:“你快闭嘴吧,再不闭嘴就把你喂狼狗。”同修A回他:“狗都通人性,不咬修真善忍的好人。”

同修大姐是“七二零”之前得法的老大法弟子,风风雨雨经受过很多魔难,觉的自己没做好,对不起师父,她就哭,并且想通过绝食反迫害出去。我是初生牛犊,什么也不在乎,但看见她两天来真的不吃不喝,人有点儿虚弱,脸蜡黄的,我很内疚,才想起来向内找。我说:“大姐,对不起,因头前几件我们共同配合的事,你说了我几句,触动了那个怨恨心,才被旧势力抓到把柄迫害,连累了你……”大姐打断我,说:“现在我们就是要无条件的向内找,形成整体,反迫害。”和我在法理上交流,教给我背很多《洪吟三》和《精進要旨》里的经文,我们睡很少的觉,用很多时间发正念。

大姐毕竟是老大法弟子,她能坐那发几小时正念,不动弹。我坚持不住了,就前后动,睁眼看她。一次我看见她的脸和手由开始的蜡黄,渐渐的变的发粉、发红、越来越红,我感觉到那都是能量。我说:“姐,你看你的手。”同修睁开眼睛,看着自己通红的手掌,也很激动。我俩双手合十,感谢师父的加持,我们坚定了师父就在我们身边这一正念,流下了感恩的泪水。

我以前发正念,虽然也不倒掌,但从没感觉定下来过,好象只是摆个姿势。在那种邪恶的环境中,有一次我发正念,突然定下来了,好象现实世界一下远离了我,一下都空了,然后我感觉象坐在长江水里一样,碧波荡涤着我的身心,虽然也就一两分钟,但感觉无比美妙、无比舒服。还有一次发正念,感觉从自己身体一下飞出去一个两三岁小男孩模样的生命体,穿着小红肚兜,飞跃了层层空间,匍匐在师父的脚下,师父很高大很高大,在师父的脚下根本就看不到师父的脚上面,我就求师父救我们:“弟子一定向内找、实修,求求师父救救我们吧!”一下我又回到现实中。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610人员来了两次,分别把我俩叫出去,在穿不穿囚服马夹的问题上,我俩和拘留所工作人员僵持了很长时间,我们就是互相配合讲真相发正念,最后没穿囚服就出去见610的人了。两个胖男人在铁栅栏的外面,满脸堆笑。还有一个又高又壮的四十多岁的男人,表情阴冷,嗓门很大,他调侃似的说:“呦!还挺年轻,看上去还是个文化人。你说你干点儿什么不好,学这个?!怎么样,关了好几天,说说吧,感受如何?”我没有害怕,但当时还是有点瞧不起他们,昂着头,回了一句:我为自己今生能成为一名大法弟子感到无比的荣耀!我给你背一首我师父《洪吟》里的诗:“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他听后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个佛不难修啊!你们听听,还佛不难修?!佛在哪儿呢?你给我说说来……”我在心里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不要让这些可怜的生命对大法犯罪。我正告他:“请你尊重我们的师父”。拘留所人员把我带回女监的路上竖起大拇指说了一声“好样的”。我一下意识到以前对警察形成了错误的观念,怨恨他们,其实他们都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

现在记不清是第三天还是第四天了,警察冲着小窗口喊同修的名字,说是家属送衣服来了,同修立即双手合十感谢师父,并对我说:“外面同修正在整体配合营救我俩。”我们都哭了。星期三是会见家属的日子,婆婆和我妈来看我,妈妈鼓励我要坚定、理智。我点点头,让她们放心,我已经把自己完全交给了师父,我一定会做好的。

在之后的十几天里,我和同修A都以慈悲的心态对待所有接触到的人,做好三件事。我们凌晨等监室的犯人和值班的警察都熟睡了,就起来炼动功。我俩尽量动作一致,大姐说:“我们就是一个整体。”我也是这样想的。后来警察发现了,走到窗口呵斥我们上床睡觉,并说监控是全省联网的,在床上打打坐他们不管,大模大样的炼动功不行,会连累他。我俩起了怕心,就回床上了。

沿海的四月天,风很大,拘留所坐落在城东郊的一座小山上,窗外的风发出刺耳的嚎叫声,象鬼哭狼嚎,时而传来一阵警犬的狂吠,感觉这儿就是一个魔窟。大姐不断的教我背法,我俩轮流睡一会儿觉,总保持一个人是在清醒的状态下发正念。我俩切磋:不能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我们是大法弟子,满天的神佛都在看着我们呢!正念一起,以后再炼动功就没人干扰了。

一天上午,女所长让所有人一个一个的出去,前边回来的人说是给她们抽了血。当叫到我俩时,我们就象两座大山一样,盘腿立掌发正念,纹丝不动。任凭女所长怎么叫嚣和拉扯,我就背师父的法:“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2]僵持很久,她悻悻的走了。我们就向监室里的人讲清真相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内幕,她们都很震惊和害怕。这里关的有吸毒犯、打架的、因上访被抓的、驾车违规的、理石老板欠三角债不还的,打架、谩骂、特别是那几个年轻的吸毒女污言秽语、行为放浪,让人不堪入目。我们不断的向内找,修去瞧不起人的心、妒嫉心、争斗心、色欲心、怕心,然后根据每个人的接受能力向她们讲清真相救她们。

在师父的加持下,三退人员的名字我们每天都得背一背,防止忘记。一天,一个吸毒女因几句话不合,上去就打一位六十多岁上访的老太太,被戴上了手铐脚镣,还给她纸笔让她写保证。我一看,这不是师父给我们送纸笔来了吗?就用自己仅有的一点儿吃的、用的跟她换(拘留所里买点儿物品都很贵,就是剥削在押人员)。于是我们记下了二十多个三退名字。

我们每天早上在别人起床之前,就把地面打扫干净、收拾厕所垃圾。有时还帮别人从上面浇水洗头发,因为一天就给两壶热水,要节约。一顿一个小馒头、两块萝卜咸菜,很艰苦。所有警察和犯人都看到大法弟子的言行,都很尊敬。一次,女所长让我们拿着自己的衣服全部出去,然后带人搜查监室,又把床铺从新调换,让我俩守着那个上访的老太太。因她受尽村官的欺凌霸占她的房子,上访多次反被拘留迫害,精神受到很大打击,整天大哭大闹,吵的人不得安宁,所以被吸毒女打了。一天她睡觉时,突然牙关紧咬,身体僵硬,吓得旁边的人赶快掐人中,叫警察。女所长带人送她去医院,回来后就让我俩睡在她身边。我随口问:“为什么让我们守着她?”她把我叫了出去说了一番话:“我知道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不在时,请你们帮我照看她一下。”我点了点头,我觉得在中共还在打压法轮功的期间,她能说出这样的话,也是认可我们的。只是当时自己的正念不足,没有和她提三退的事,现在还觉得很遗憾。

转眼到了第十四天晚上,一个女老板喜欢唱歌,我俩配合给她讲真相多次了,但她就不退。她说:“我听你俩唱歌挺好听,咱们唱歌吧!”我们高兴的答应了,我唱了一首《师恩颂》,大姐唱了一首《救度》。她们听了都很感动,终于退出了团、队。她高兴的说:“我也唱一首黄梅戏《夫妻双双把家还》,你唱男的,我唱女的。”男室也听见我们的歌声,不断的喝彩;扩音器里传来值班警察大声的呵斥。突然窗外一道刺眼的闪电划破黑夜,紧接着电闪雷鸣,整个拘留所一片漆黑,没电了。警察们一阵慌乱,叫喊着:“不用你们能,一会儿再收拾你们。”我和同修一下意识到,在另外空间,正邪大战又开始了。我们立即盘腿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一切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

第十五天上午八点,警察把我俩送出了大门,很多同修来接我们,在车上我们交流了一下,知道了同修为营救我们付出了很多,我俩双手合十感恩师父,感谢同修。第二天,我俩配合到610、国保大队、那个抓我们的派出所要回了摩托车,并讲了真相。

修炼十年来,有精進有懈怠,有升华后的震撼,也有过不去关的低落。一路上慈悲的师父用法理点悟着我们,闯过一关又一关,展现了很多神迹,因篇幅所限今天只写了这一件,让我们在这条成神的路上勇猛精進吧!叩拜师尊,感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