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观念 在压力下走正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三日】一九九七年我退休后到公园看到炼法轮功的群体,那动听的音乐,优美的动作吸引了我,从那时起我走進了法轮功。虽然没抱什么目地,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多年的产后风,漏风眼,扁平足,灰指甲等等,都不翼而飞,心灵上也得到净化,精神面貌大有改观。以前有争斗心、脾气不好、爱生气、自私、妒嫉等等,这些坏毛病,逐渐改掉了,每天都心情愉快,象换了个人似的。

修炼一开始,就是每天学法、炼功、洪法,那时真是什么也不想,每天和同修们一起那个高兴啊!可是炼第五套功法,盘腿成了一大关,两条腿象两个棒子,费了好大劲,盘上两腿也高高的向上翘。一天盘腿过程中师父让我看到,从两条腿上冒出密密麻麻的黑东西,象头发一样往上长,当时腿痛得很厉害,心也闹的慌。后来在盘腿过程中,我心里背师父讲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终于闯过了这一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江泽民邪恶集团对法轮功开始了灭绝人性的打压,并且株连九族,搞的单位与家庭都不得安宁。大法弟子纷纷進京上访,为大法和师父讨公道。我和同修买了進京的车票,在火车站就被610的警察(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截回,送進拘留所。

回家后,亲朋好友纷纷而至,说什么的都有,什么:“小胳膊扭不过大腿”呀,“人家政府不让炼,就别炼呗”;“咱们是回族,信伊斯兰教,跟我去寺院礼拜吧”等等。

我们住在少数民族小区,说道很多,这个民族的压力也很大,亲戚朋友不想与我们接触,邻居也敬而远之。那时我在小区里走,路边就有仨一伙,俩一块的,瞅着我议论着,当我走近他(她)时,就都不吱声了。丈夫压力也大,怕我再出事(因为他身体不好);孩子在外边也受歧视,回家不说话,不爱出门,怕被嘲笑。

那时的我,真是难受极了。我想这个国家怎么了?学真、善、忍做好人怎么就不对了呢?几年来对大法的了解,在大法中的受益,我坚信大法没有错,我师父没有错。为了让世人知道真相,我和同修用各种方式,每天都出去讲真相,用笔写,用粘贴,小报,小册子,挂横幅等等,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反复学习《转法轮》后,认识到我的修炼中牵扯到不二法门的问题。师父说:“修炼要专一”[1],“在高层次中修炼,要讲一个专一的问题”[1],“我是给炼功人讲法,不是给常人随随便便讲如何生活的。”[1]师父的话给我敲了警钟,这些法理和我有直接关系,如何把握,如何选择,师父讲的再明白不过了,我不能失去今生的机缘。这些年在大法中受益,师父给我净化身体,让我摆脱了名利情的束缚;我丈夫丢掉了药罐子,孩子逐渐明白了事理,并增长了智慧,这些常人想求都求不到的事情。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什么都不要,就要坚修大法,就走这一条路。从那以后我寺院不去,念经不听,宗教的事不参与,甚至每年过节都不知道,只要违背大法的,悟到了我一定不去做。

为了让亲朋好友邻里之间明白大法真相,不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我明里暗里给他们送大法真相资料,光盘、小册子、台历等,尽量多和他们接触,和他们讲什么是法轮功,我为什么要学法轮功。时间长了,他们也了解了,有些人还成了活传媒,有的主动要大法真相资料。

这些年来和我接触过的人基本都做了三退。一次,给一个街道干部做三退后,她说:“其实你的事,我们都知道,只是没和你说过。”就是说没找过我,我表示谢谢她们。还有人当警察向他们调查我时,他们都很正面的说:“那个法轮功(修炼人)挺好,尽做好事。”还有的说:“她老头不知炼没炼功,反正人家气管哮喘都好了。”

师父一再讲救人的重要性,所以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不管走到哪里,在路上、公园里、商店里、菜市场、公交车上都能和有缘人讲真相,劝他们帮他(她)们三退,这也是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大约计算一下三退人数超过一万人。

二十多年的修炼中,师父把一个满身业力、自私、无知的我,从塑成了一个懂得真、善、忍,知道如何做个好人、更好的人。这个过程多不容易呀!弟子在此叩谢师父救度之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