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真”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九日】因为工作原因,我需要天天和常人打交道,为此我一度很迷惑,不知该如何处理工作上遇到的一些事情,一方面要考虑符合常人状态,处处迁就社会形势,为了所谓的“团结”去做一些不情愿的事情;另一方面又觉的不能这样含糊,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在是非面前有个分明的态度。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在遇到事情时都会左右摇摆、举棋不定。

最近,师父借助我遇到的几件事情点化我,让我逐渐悟到:修炼人不能随波逐流,在对与错之间,不能模棱两可,要符合修炼人“真、善、忍”的标准,表里如一。

其实表里如一、言行一致也是“真”的一种,却在生活中经常被我们忽略:比如在对待他人时,为了避免以后不好相处,心里虽然埋怨,但表面却装作很温和;比如在对待工作上,处在团队中时,就对工作表现的积极认真,没人关注的时候,就可以随随便便了;比如在对待家人时,是自己的女儿、儿子,就真心实意的疼爱,对待女婿和儿媳就是表面寒暄。

我发现很多同修也存在着这个问题,受现实社会这种扭曲的处事原则的影响,有的同修在遇到矛盾时,确实是心里一时难以平和的放下,但还是顾虑他人的感受,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不悦,这种出于为他人着想的忍让还是值得推崇的,不在我说的范围内。我指的是那些为了一些目地而有意掩饰自己真实意图的行为,和前者说的有着本质的区别。接下来说说我遇到的一件小事:

最近一年多来,我公司的经理非常不喜欢某部门的主管,这个部门主管因为由她部门的直接领导管理,所以也不太把地区经理放在眼里,两个人的矛盾日积月累,最后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经理总是在开会时有意无意的批评这个主管,但是迫于这个主管的背景,又奈何不了她。为了让这个主管“知难而退”,经理经常叫我们到他办公室里单独谈话,明着是征求我们的意见,实际是想让我们都站在他的一边,给那个部门主管施压。

一开始,我觉的这些常人的矛盾与炼功人没有什么关系,巧妙的避开就可以了,所以他找我问什么谈什么,我都不评论好坏,尽量不发表意见。而常人同事则不同,有的左右逢源,到这边说这边好,到那边说那边好,两面都不得罪;有的就直接倾向于经理那边,帮助经理罗列那个主管的错误,处处针对主管。

我当时觉的自己做的很对,没参与常人的是非,也没做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挺符合标准的。结果,没过多久,我们单位的经理就表现出来对我很有意见,认为他平时对我很尊重,对我的工作也很支持,而我在这个时候,却没有像其他同事一样站在他这一边。我当时心里很困惑,觉的做个好人怎么这么难呢,不参与都能得罪人。

学法中,师父的一段话点悟了我:“我们张口讲话,都按照炼功人的心性去讲,不说些搬弄是非的话,不讲些不好的话。作为修炼的人要按照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应不应该说这话。应该说的,用法来衡量符合炼功人的心性标准就没有问题,并且我们还得讲法、宣传法,所以不讲话是不行的。”[1]

看来一味的回避并不一定就是对的,还容易引起常人的误解。我的不多说是明哲保身的一种迂回,为的是符合常人的同时,使自己的个人修炼也不受损失,这种做法有虚伪的一面。

师父说:“别人发生矛盾的时候,作为第三者你都应该想一想:我应该怎么样做的好”[2]。我意识到,我以往在对待别人出现矛盾的时候,从来都是逃避,我表面不参与,心却被他们带动,觉的实话不容易被人接受,假话又不符合炼功人标准,倒不如不参与更能保全自己,总之是个“私”字在作怪,保护自己的心很强烈。

师父说:“你真心为别人好,没有一点为私的心,你讲出的话能使别人落泪。”[3]更何况一个修炼人到底畏惧什么呢,畏惧人情吗!?

后来经理又找我谈话,我抛开种种顾虑,非常坦诚的和他说了我的想法,我说:“你们这样下去很容易被别人利用这个矛盾,你这样针对别人,不光不显得高明,反而让同事们都很为难。如果真的是为了工作,就应该就事论事,说的对的地方,我们一定支持,错的地方即使大家表面支持,心里也会抵触。”

当时看到经理的脸色很不好,可能也没想到我会这样直白,他沉默了一会,告诉我去忙吧。我想即使这些话引起了他的反感,我也不后悔,因为我是真心为他好,与其敷衍他,倒不如说几句真心话,能不能理解就是他的事了。结果证明,他很感谢我说了真心话,在那之后依旧很尊重我,有好多事找我征求意见。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对待他人要真心实意,即使周围都是常人也不能为了所谓的团结友善的气氛,就言不由衷、口不对心,那样不光不会得到他人的理解,反而会落入掩饰的圈套,不符合修炼人的“真”字。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