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参加小组学法 提高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八日】二零一八年下半年,因为准备考研究生,在家专心复习要考的科目,就没有出去找工作。妈妈(同修)知道这件事,很早就和我商量说,想让我一周里抽出两天时间,参加小组学法,我想了想,同意了。因为之前一直是学习《转法轮》,再加上我之前学业忙碌,就一直没能学到师父的各地讲法。

二姨(同修)因为没上过学,学大法后,一直跟着大家一起学法,现在大法书上的字基本都认识了。二姨除了《转法轮》,师父的各地讲法,她一个人在家根本学不了,不仅是因为有的字不认识,据二姨同修自己所说,在家还容易睡着,导致根本学不下去。

因为我和二姨同修的缘故,为了让我们也能把师父的法都学一遍,妈妈和其他几个同修商量,看能不能咱们每周拿出一天时间一起学师父的各地讲法。同修们都同意了。自此,我就在周二同她们一起学各地讲法,周五一起学《转法轮》。

刚开始时,我热情度还挺高,过了一段时间,就有点松懈了,有时中午歇一会,就不太想再去学了。但是一想到自己答应了的,相当于一种约定,就挣扎着起来,跟着一起去学法。有时是觉的学习时间很紧张,就不太想去学了。

师父讲:“我想哪,作为修炼的人,你们还是应该把大法摆在第一位的,但是你也要做好你的工作,你要尽量去做好,至于说怎样摆,具体的还得你自己来安排。”[1]师父还说:“学好法,修炼中绝不会影响你什么,反而工作起来、学习起来事半功倍。”[1]以后还会有为了备考想学习常人的知识的想法时,一想到师父的法,就又立刻打起精神来,去跟同修一起学法、发正念。

后来突然有一天,二姨同修的耳朵和常人说的耳背的现象差不多,我们大声和她说话,她才能听的清。我们大家都否定着耳背。后来,我们大家一起悟,悟到这造成“耳背”的原因也是一个生命,就建议二姨同修回家发正念,让这个生命在大法中归正,不归正就去掉它。后来再和二姨同修一起学法时,二姨就说自己耳朵出来了黑色的脏东西。我们就说:“那肯定是师父给你清理脏东西呢。”

我们让二姨同修坚持学法,并说了明慧网同修交流文章中写出来的事情:那同修A说自己以前是近视眼,需要戴眼镜才行,她和另一个同修B一样,结果同修B没能坚持,一看不清就戴眼镜,眼镜就得一直戴着,就再也没摘下来,眼睛再也没好,而同修A整整坚持了两年,最后眼睛完全好了,根本不用再戴眼镜了。

我们在学法中,以为二姨知道该学到哪里了,就想知道她到底是听的清还是听不清,有一次,妈妈说,想试一下,要轮到她自己读法时,就多读两段,看看二姨知不知道读到哪里了。结果是,二姨并没有听清我们读什么。但是自那以后,我就总想多读一段,想看看二姨知不知道该读哪里。遇到多读、错读的字,我也会去纠正二姨,但就是总想去试她,想多读一段。而其他同修就非常耐心的告诉二姨到了哪一页、哪一段。

就这样过了几次,有一天,在学法时,我突然悟到:我这不是嘲笑别人吗?不是在幸灾乐祸吗?我这不是自私的吗?师父怎么要求我们的?这是同修啊,我怎么能这样呢?我就赶紧发正念:这不是我,我不要这些心。同时这个嘲笑、幸灾乐祸以及自私心,赶紧修掉。

等到再该二姨读法时,我的内心十分平静,也没有了那种幸灾乐祸的心,反而会更加愿意主动帮助二姨,让旁边的同修去帮忙看二姨有没有跟上我们。

在帮助同修中修心性

也就是在这几天,好多同修都在为二零一八年明慧网大陆法会写交流文章,都想把自己的修炼过程写出来,给世人以及后人留下一些修炼过程中见证师尊伟大、慈悲、大法超常的事迹。但是大家在写好后,又面临一个问题,大多数同修年纪偏大,写作能力差,对于电脑都不会用,就一直苦于没有人能帮助打成电子版,帮忙用邮件发到明慧网。

因为我接触电脑比较多,打字、投稿排版等压力比较小,打字快,所以家里妈妈和三姨的稿件都交由我来打。有一天,三姨和妈妈商量说,有个同修H也想让我打字,三姨和她表示她的稿是由我来打的,所以就没有答应那个同修让我来打字。我当时听了心里有一点动心了。没想到,等到下午妈妈学完法回来,就给我拿过来一份同修M的投稿。我当时是有一点不愉快的,但想到是同修,就没说什么,还是尽心尽力的给打了电子版,有不明白或是不通顺的地方,就给改过来。

第二天,姐姐来了,是二姨的女儿,她没有修炼,她帮二姨打字了,同时老姨的投稿也拜托给她了,她都欣然应允了。这一天,姐姐一直都在忙着给同修打字。下午学法时,看到姐姐一直在毫无怨言的打字,我看了很惭愧,姐姐作为常人,还能做到这种地步,而我作为一个修炼人,怎么能这么自私呢?

这时我想起师父的法:“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2]

这是同修啊,我们是一个整体,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同修的交流文章不是都在证实师父的伟大、大法的超常吗?那会对鼓励同修们互相促進,对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起到多大的作用啊。师父说:“大法弟子是整体 助师正法阻邪风”[3]。而且妈妈也一直和我讲师父讲过的这句法。妈妈也在帮助同修理清思路,修改投稿中的病句等,也一直说:“帮同修修改投稿也是修啊,能够修去很多执著心呢。”而我呢?我这不是自私心吗?是懒惰、求安逸。我一边这样想着,一定要去掉私心、懒惰和求安逸的心,一定要帮助同修,助师正法。

就在我学完法,发现自己有常人心的第二天下午,妈妈学法回来,又拿回来一份法会投稿,并和我说这个同修H找了一圈人,没人能帮她,她就只好拿回来,想拜托你帮忙打一份电子版。我拿过来,非常平静,认真的帮忙,并用笔仔细标记我帮同修更改的错词、病句以及不合逻辑的地方。在标有法理的地方,感觉不太对的,就让妈妈帮忙查看。当天晚上,就帮助同修H把投稿邮件发了出去。

等到白天,先给老姨看法会投稿,我基本都是改正错字,并帮她通顺语句,后来感觉标有法理的部份不太对,我就想:是不是打错了,还是原稿件就写错了,这可是师父的法呀,是很严肃的事情啊。不能出错。就连忙叫妈妈拿来师父的书,一个字一个字,一个标点一个标点的核对,发现不仅有打字打错的,原稿件错误的地方也很多。我连忙告诉妈妈,如果看见老姨同修,一定要告诉她这事情的严肃性。我发现我这时不是那么急躁了,我知道在这件事中,同样在消我的急躁心。

一起学法的一个同修L来了,想让妈妈帮忙把投稿发出去,妈妈还是不太会发投稿邮件,就叫我发。我说:“还用我再给阿姨看看吗?”阿姨和妈妈都表示让我帮阿姨再看一遍,看看句子通顺不通顺,字词用的对不对。我认真的对着。改正了一些格式以及词句等。同修L在旁边看着,遇到格式问题或是不太通顺的地方,我就和阿姨商量怎么改才好。整理完并把投稿发出去后,阿姨连连道谢。

妈妈说:“我原先以为你是一个特别粗心的人,没想到这么细心。”我想,这都要感谢师尊,感谢大法啊,“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是师尊、是大法让我变的更好。

平平淡淡的帮同修打稿件中,也能发现自己的不足,发现自己的执著心,发现自己需要修的地方还很多啊。至此,我更加真正懂得,生活中处处是修炼。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助师〉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