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教育女研究员高锦淑遭非法庭审时昏迷、呕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四月十六日上午非法对法轮功学员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等七人开庭,高锦淑血压高压在200以上被非法拘押一个多月,已造成两腿不能正常行走,在法庭上出现迷糊、呕吐,庭审继续不下去,宣布延期庭审。

四月十六日早上七点二十分,安达法院门前来了一辆中巴车,下来十多个特警,把安达法院周围的路给围住了,很多便衣也在门前的街道上来回走动。法庭外面有三、四十辆车,路的两边站了很多人,有家属、旁观者、路人等,庭里庭外都是人。法轮功学员聘请的七名律师,也如期相继到达安达市法院,法庭内外戒备森严。

一个便衣四十多岁,一米七五左右,戴着一副眼镜,斜挎着包,问法轮功学员家属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家属说炼不炼跟你有啥关系?你没有权利问这些。那人尴尬地说,嗯,我是没权问,我就是告诉你们怎么进去,如果旁听拿身份证登记,进去之后不能说话。家属告诉他说,需要我们说话就得说话。此人说他是绥化市北林区的。

还有一辆白色的车跟着家属,在车里向外拍照,家属也拿出手机对着他拍照,他吓得赶快把车开跑了。之后,城管坐一车人又来跟着,家属坐出租车,才把他们甩掉。开庭期间,警车一辆接一辆的,在法院门前呼呼来回跑,制造恐怖气氛,有的说是市里来检查的。

正常的开庭是公布于众的,允许各界人士来旁听,也是普及法律知识,警醒世人的好机会。而邪党治下的所谓庭审,害怕民众来听来看,自知理亏,害怕真正的法庭辩论,畏惧民众知法守法,如临大敌制造恐怖,草木皆兵。

八点钟,一辆载着高锦淑等七名绥化法轮功学员的警车开到安达市法院。据目击者第一时间看到,除高锦淑外,这些法轮功学员下车前,每个人的头上都被非法强制戴着黑头套,双手被戴着手铐。高锦淑因血压高达200,呕吐、昏迷导致站不起来,是由三、四个人架出来的。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两名特警押送至法庭,杨传厚走在最前面,看到他原本很胖、很魁梧的人,经过半年的迫害,人已经瘦了几圈。

法庭上,几个法轮功学员面对着法官,每人身后站着两个特警,家属想看一看自己的亲人都看不到,被特警挡着。高锦淑坐在椅子上,由两个狱医(一男一女)拿着血压计等在护理,高锦淑用手顶着头,趴在椅子的围栏上,很难受的样子。法官曲艳春问高锦淑能不能坚持庭审,高锦淑说不行。

开庭五、六分钟,高锦淑就支撑不住了,由三、四个人把她架了出去。高锦淑的弟妹,看到她被迫害成这样,难过地抽泣起来,说好好的一个人,走着来的,现在站都站不起来了,被迫害成这样,哭得很伤心、很心痛。警察过来制止,不让哭。有一个警察很凶,大声恐吓,说再哭就让出去不准参加庭审。

曲法官想继续给其他六名法轮功学员开庭,以后再对高锦淑开庭审理。律师们经过几分钟的商议建议法官七人一起开庭,否则对当事人造成压力。同时建议法官让高锦淑回家调养,要关在这里,到开庭时还是这样开不了庭。庭长到外面去商量,十分钟左右,法官决定休庭。

家属要把高锦淑带回家,法官说还需签字,签字的人没在家,说四天后再通知家属。

四月十七日,家属接到安达法院的电话,说可以给高锦淑办取保候审,但得签字,保证出去后不再到处发信,家人能保证就让她回去。四月十八日一早上家属就坐车前往安达。

高锦淑,朝鲜族,原是黑龙江省绥化市教育学院民族教育副研究员,现已退休。她原来患的多种疾病,通过修炼法轮功,不治痊愈。高锦淑为人善良,她曾帮助过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前后经过二十多天,先是找到了她在上海的生身父母,生身父母不管,又辗转找到她的养父母,此事在当时绥化地区报登载过,当时的题目是《爱心融融御寒风》,副标题是:一个流浪女童的故事。在工作中,高锦淑更是勤勤恳恳,曾两次荣获少数民族省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奖;她的事迹在当时的朝鲜族的黑龙江新闻上报道过,题目是《年轻的女教研员》。只因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去兰西县给十月三日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关在兰西拘留所的五位法轮功学员送衣服顺便打听情况,而被绑架,如今迫害成这样,在场的了解她的人无不潸然泪下。

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早晨,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杨传厚、白霞、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去兰西县北安村发送真相资料,被兰西县公安国保和北安镇派出所警察拦截、绑架,非法关在兰西县拘留所。十月十日,绥化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陪同杨传厚的妻子宋红伟到兰西县国保大队了解情况,被非法扣留、关押到兰西拘留所,次日被非法抄家。十月十五日,兰西县国保警察将高锦淑、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宋红伟转入安达看守所。高锦淑、王福华都六十多岁了、血压太高,看守所拒收,取保候审回家。法轮功学员王芳、赵婷婷、宋红伟被非法关押在安达市看守所。

在随后六个多月中,高锦淑多次被骚扰,其中五次被非法提审,五次被非法体检,三次被非法取保候审。高锦淑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被迫害成高血压;几百多公里的路程,从绥化到兰西,又从绥化到安达,被非法传唤七次,往返三、四个小时或六、七个小时不等,这还是走高速,打车去一次得六百元左右;而且,她每次被非法传唤都被当作犯人对待,被强制戴过两次手铐,强迫坐铁椅子三次,恶人对她进行人身歧视,人格侮辱。精神、肉体的迫害,加上经济上的迫害,使得高锦淑及家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高锦淑接到安达市法院姓安的(女性)电话,让她去安达法院取更改起诉书,得本人自己来取。高锦淑与律师于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一同去了安达法院。可是,十点多钟,高锦淑的弟妹就接到了安达法院的电话,说高锦淑已被关到了安达市看守所。

三月十四日,律师到安达看守所会见高锦淑,得知高锦淑的血压高压260,同时伴有头痛。这是极其危险的症状,随时都会出现危险。家属要求放人,法院说“两会”期间没办法,这是上面的意思。之后,家人给她送过两次衣物也不知是否收到,因不让家属见。

据悉,此次庭审幕后操纵者是黑龙江省公安厅杨波。之前高锦淑的家属两次到安达法院为高锦淑申请取保候审,主审法官报给绥化市政法委不批,绥化市政法委还给安达看守所打电话,说不让放高锦淑,出了问题不用安达看守所负责。

关于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等七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文章《充满爱心的民族教育女研究员被绑架构陷》、《黑龙江绥化市杨传厚夫妻被关押一百多天》等。


相关责任人:
绥化市政法委:
地址:黑龙江省绥化市西直北路办公中心B座4楼,邮编152000
李元学0455-8386006
吕东风0455-8386276、13604550459 宅8348818
赵国学0455-8386280
韩延军0455-8386273宅0455-8317887
李晓滨0455-8386277
初春龙0455-8386279
李 枫 0455-8386603
郭向丽0455-8386286
绥化市司法局:
地址:新华街被康庄路东,邮编152000
姜运延0455-7859901、13904851298宅0455-8299816
王春权0455-7859902、18944557069
常云辉0455-7859903宅8560100
周先平0455-7859908
杜志 0455-7859906、18945526262宅8350218
孙成富0455-7859907宅8230600宅
宫毅英0455-7859905宅8266333宅
邱伟功0455-7859909
办公室0455-7859922
办公室主任0455-7859906
安达市法院:
院领导:
徐立新0455-7567111、13349356007
刘江0455-7341155、15045895929
马存福 0455-7343646、13946950001
杨中奎 0455-7331237、13836813988
张志武 0455-7343826、13836796388
李增安 0455-7342486、13945971444
孙剑平 0455-7343376、13936804777
杨玉岭 0455-7341782、13351693999
李红星 0455-7341419、13059088150
崔鲁忠 0455-7123799、13946976888
赵红雨 0455-7343963、13836857788
审判管理办公室:
张晓强 0455-7331895、13354590026
张丽丽 0455-7335928、15845866006
于龙泽 0455-7342400、13845927989
安籽玥 0455-7335928、13054221778
吴丹0455-7342400、18204603756
刑事审判庭:
曲艳春 04557343725 13836906366
洪克涛 0455-7341617 13734551345
王春霞 0455-7342193 18245883083
张学岭 04557341617 18944573839
卢晓彤 0455-7342193 13351009051
张萍媛 04557342193 18245761607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