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真修、实修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我今年六十八岁,农村妇女,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最近突然出现一次较大的麻烦,险些瘫痪、失明,最后在同修们的帮助下走过来了。我向内找,找到了出现麻烦的原因,悟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教训。

一、为情所缠所魔

我丈夫早就故去,女儿远嫁外地,儿子成家没在农村老家居住,平时就我一个人在家,下田插秧打谷全是我个人承担。二零一三年我开始進城打工。

由于我修大法曾遭到中共邪党的洗脑、劳教等迫害,儿子、儿媳受邪党宣传的毒害,对大法不理解,也不愿听真相,反倒说我痴迷,我们母子间、婆媳间的关系越来越冷漠。逢年过节儿子电话都不给我打一个,回乡下到了家门口宁可進邻居家,也不進自己家看看老母亲。我心里很不平,怨着、恨着、纠结着。学法时我知道修炼人要看淡情,放下情,不被儿女情所缠所魔,但是我只是口头说说,实际上内心深处却渴望着这个情,期盼着有朝一日母子温馨细语的场面出现。

大约二零一五年,一天儿子回来了,见面就找我要钱,催着我快点给他取钱,快点给他借钱,他包了什么工程急需要钱。我马上把自己省吃俭用积攒的几千元钱给了他,还出面到亲戚家给他借了近一万元钱。师父早就告诫我们:“千万不要欠债。大家不要欠债。”[1]在情的作用下,情大于法,我违背了大法法理,欠债了。结果,儿子几年杳无音信,不和借钱的亲戚打照面。因欠债不还,我在亲戚面前抬不起头,心理负担很重,整天为债务烦心。

最后,我把自己打工的积蓄拿出来还了这笔债。二零一八年下半年,久违的儿子打来电话,诉说他生活、工作的种种不幸。总之一句话,就是要钱。我一次、两次的,一千、两千的给他钱。儿子的事搅的我学法难以入心,炼功、发正念难以入静。

二、入偏门 走小道

二零一二年,当地恶人到我家骚扰,把我家的大门踢烂三次。二零一三年换门,有乡邻说:你家房子刚修好你丈夫就患癌症死了;你儿子不回家,也不理睬你。儿子不孝,家庭不顺,风水不好,应该把门换个朝向。我听信了小道上的东西,真的把门挪动了,改了朝向。换门的第二天早上一开门,就看见门前有一团蛇盘过的印迹。我没多想,没有去悟这件事对不对,有什么后果。

还有人说,我家庭不顺,儿子倒楣,是因为我家大门正对着一棵很大的桂圆树。大门离树太近,灾难多,应该移树。

二零一八年,得知儿子的境遇太不顺了,二零一九年初借盖屋顶防漏之机,出钱叫人挪树。从表面上看,移栽桂圆树是为了使房子亮一点,看的远一点,内心深处却深藏着求风水,求家庭顺,求儿子发达的念头。在情的强烈作用下,我再次偏离大法,要了小道上的东西。

三、麻烦

师父说:“世间小道也一直在常人中流传着,可是它修不了,什么也不是。”[2]我是修大法的,“人各有命”、“不能杀生”、“不二法门”、“修炼要专一”[2],这些法理我是知道的,但是在人心的驱使下,在情的支配下,不惜移树伤生,偏离大法走小道,结果真的带来了麻烦。

二零一九年正月十三日我回乡下,看见桂圆树已经移栽了,门口还有树移走后留下的大坑,就挖土填坑。当我進屋后给师父上香时,突然双眼发黑,看不清东西。我模模糊糊的上了车。车上的一位熟人见我情况异常,脸色苍白,腿无轻重,感到惊奇。我强作镇静,下了车赶往附近的同修家,同修马上帮我发正念。我的双腿越来越不听使唤,如果同修家再远一点,我可能瘫倒在半路上了。

当晚,我坐在小凳上洗脚,两次歪倒在地,打翻了盆,水流一地。然后张着嘴,呼噜呼噜的昏睡不醒,同修怎么叫也叫不醒我,我没法跟着他们一起学法、发正念。同修们不断的帮我发正念,一次次叫醒我。几天后我逐渐清醒,但眼睛视物模糊,一只腿还乏力,勉强可以在同修的带动下学法了。

在同修们鼓励下我向内找,我找到了对儿女情的执著,找到了修炼不专一,对修炼不严肃等等问题,情况才一天天好转。

四、教训

师父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2]修炼人如何对待常人中的亲情,师父早已明示我们,这些法我们早已熟读于胸,但是在具体对待问题时,在母子情、天经地义的人理与看淡情、去掉对情的执著两者之间,我为什么选择人情,固守着人心呢?为何在大法大道与世间小道之间,明知道修炼要专一,不二法门,为什么我还是要走小道,而偏离大法呢?

我现在悟到,多年来我没有真修,更严重的是:修炼不严肃。不管师父怎么说,法怎么要求,我该怎么做还怎么做,我行我素。修了二十多年了,是老弟子了,很多方面却还处于常人状态。

回想起来,由于没有真修,实修,为情所缠所魔,导致长期学法不入心,学法犯困,发正念倒掌、炼功迷糊等;又由于被太强的人心人情所蒙蔽,找不到是什么执著造成的干扰,造成修炼的不正确状态,更意识不到后果的严重性。

尤其到了二零一八年,听儿子诉苦后,情更重了。他的婚姻、家庭、孩子、工作、经济、身体,无不牵扯着我的心,我的不正确状态更为严重。如,几个小时学不了几页法,一学法就昏昏睡去,发正念几乎都是处于不清醒状态。表面上看我认为是打工忙,救人的事压力大,困了,累了,实际上是“人心勾的鬼上门”[3]。借钱欠债,弄得心绪不宁;挪门求风水,移树伤生求顺境,招来小道上的低灵作怪,险些失明、瘫痪,险些失去意识,甚至丧命,好险啊!

通过这次教训,我真正明白了修炼是严肃的,不能有半点马虎。修大法就一定要真修、实修、修去人心人情等等各种执著;要真正按照大法的法理修,走偏了就出问题,就有麻烦,甚至有严重后果。

希望我的教训能让同修引以为戒。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警醒〉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