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法指导自己 处处做个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我以前怕心很重,不敢和常人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也不敢和常人讲真相,包括家人。随着不断的学习师父的讲法,对我的触动很大。“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1]我一遍遍的背着师父的法,我认识到了讲真相救度众生的重要性,于是我经常发正念解体“怕心”。

我先给同事讲真相,我清楚的记得刚和同事讲真相时,手里拿着“为什么劝你退党”的真相资料。当时的表现是资料一会拿在手里,一会放在兜里,一会又拿出来,心神不定,一会走出办公室,一会又回来了,终于到了同事的教室,伸伸脖子,又回来了。大法是宇宙大法,大法弟子才是世上的主角,我是救度众生,想到了师父的法我平静了许多。再次走上二楼,来到同事的教室给了她真相资料,和她讲了真相,劝她三退时,她说:“大哥,我早就退了。”回到办公室我意识到前面的阻碍都是假相,都是阻碍我救度众生的,我一定要冲破它,解体它。

就这样我给好多同事做了三退。在奶奶过生日的时候,小舅子请客的时候,我和妻子给家人做了三退。现在我也敢开车拉着同修到农村讲真相,发真相资料了。

一、用法指导自己,在一思一念中纯净自己

一天早上七点我从家里出来,高高兴兴的去上班,自行车骑的一点也不费力气,整个身体都是通透的,真有说不出的“爽”。突然,一辆自行车紧靠着我飞快的把我超过去了,我一愣,紧接着就想:“超我?!”我的脚下就不自觉的要加力,可是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争斗心在作怪,这是修炼人要去的执着,于是我发正念清除。这时师父的法打進了我的脑中:“视而不见 不迷不惑”[2],于是我加力的脚又恢复了原态。

正在庆幸自己的心态把握的不错时,一抬头,一个穿着大胆的女孩進入了我的视野,眼睛时不时的向她“露”的地方看。这时想起师父说的:“执著于色,则与恶者无别,口念经文贼眼相看,与道甚远,此乃邪恶常人。”[3]我身子一震,马上意识到这是色欲之心在作怪,这是常人走向修炼人的第一关,于是我发正念。说来神奇,马上那个女孩对我就没有吸引力了,在内心中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还有一次,我到了学校门口,领导正在那儿做所谓的“签到”呢,我的心里又产生了反感,“签什么签”,自己还没做好呢!就是宽以待己、严以律人,就是不想签。对照法,我马上向内找,这不是怨恨心、争斗心、自我心吗?一连串的执着心出来了,我们修炼人不要这些,发正念清除它,我拿起签到本工工整整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以后再也没有反感过。

还有一回,上课了,两名同学排队挤得很厉害,我把他俩叫了出来,突然一名同学大声的喊:“老师他骂你呢!”我意识到这又是一关,“作为一个修炼人首先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4]我要证实法,于是我很平静的组织学生站队,让他俩站在最后走進教室,我意识到我应该和学生讲“不失不得的理”。同学们坐好,我和他们开始了交流,我们看不见的东西很多,当你骂人的时候,你高兴了,我难过了,你是不是得给我补偿,这个补偿是我们看不到的。我告诉你们就是“德”,这个“德”可是特别宝贵的东西,没有德要饭都要不到,可悲不?!“可悲!”孩子们回答。我说那同学们以后一定注意不要随便骂人。大多数孩子听的很认真。到了中午,孩子的家长领着孩子来和我道歉,我很平静,以宽宏大量的姿态和他们進行了交流,指出了学生的错误,并且進行了分析。同时也進行了自我的检讨:没有弄明白事情的起因就让孩子站出来,伤了孩子的自尊心。家长连连说:“现在这样的老师不多了,多谢老师对孩子的教育。”在这件事情中我忍住了,始终以平静的心态面对,收到了好的效果。

我在一思一念中纯净着自己,自身的改变很大,多年不说话的同事说话了!遇事总想争个高低的现象没有了,紧接着就是倾听与劝善。

二、用法指导自己,我的腰直了

我驼背厉害,打坐时佝偻腰,同修的提醒没管用,因为一直起来太疼了,到不了一分钟就又恢复原状。自己也想改,但没有理出头绪来。一天我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时,突然一句话使我非常震惊“现在都不是人样了,佝偻着腰”,原来这样不是人样。于是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改。

晚上学法,我往那儿一坐,挺直了腰,可是一会儿就开始疼。于是我就背师父的法。可是由于当时认识不清,所以学法过程中,腰一会直一会弯,疼得我总想快学完了吧,我好躺一会。好不容易学完了,也不知道学的是什么!回到家一下子躺在床上,左滚滚,右滚滚,还是疼,心想怎么这样呢!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说:“我说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5]于是我坐起来,要颈正身直,不一会又痛的坚持不下去了。我意识到自己有问题:一痛就不想坚持,有怕痛的心。对腰弯认识不清,于是我发正念首先彻底解体与旧势力的签约,我一概不承认,然后清除自己怕痛的执着心。

第二天早上打坐时,我强忍着剧痛做到颈正身直。可是,一会又开始痛,但是现在的我清醒了许多,心想这些都是假相,这痛不是我,我们修炼人不是这样的,想到这痛真的离开了我的身体,中间有东西隔上了,但是自己的主意是时清醒时不清醒,痛也是时而离开我的身体,时而到我身上。

在师父的帮助下,我坚持了下来,又坐了几次,好多了!现在基本上做到了颈正身直,感谢慈悲的师父!以后我会更加努力实修,做好三件事,让师尊少一些操劳,多一些欣慰!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