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陷贷款陷阱之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九日】二零一八年一月份,大学刚毕业不久的儿子陷入了各种无需抵押的小额贷款的陷阱。就是先少贷了一部份,由于到期没有偿还能力,就又从别处贷款补窟窿,这样恶性循环,贷款息滚息,两年之内本金加利息累积到二十万之多,他自己还毫无察觉,以为自己只贷了三、四万。他在焦头烂额、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告诉了家人。

这对我们以打工为生的普通农民家庭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我们的全部家产也值不了二十万啊,查对儿子贷款的笔笔款项,都是他实实在在的贷款项目,还不属于高利贷型的贷款。在人这边这笔账有凭有据,得还啊。不还的后果是,贷款公司会雇佣黑社会对亲朋好友進行骚扰、胡闹,谁都没有好日子过。

事情已经发生,我冷静理性的面对一切,没有责怪儿子,因为我知道是社会上的不良风气在熏染,让邪魔钻了儿子的空子,纵容着儿子的各种欲望,在不好的各种因素操控下才走到了今天。此时对儿子的责怪只能是雪上加霜,更深的伤害儿子,甚至将儿子推向绝路。邪恶的旧势力安排这种方式是想毁了儿子,又想把我们拽下去,让我们把精力都用在还债上,偏离做好师父给我们安排的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救人三件事。我们要以修炼人的博大胸怀破除邪恶的安排,以平稳的心态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继续协调好同修们救人的各项事宜。

我记得师父讲:“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1]

儿子从我们修炼一开始就很支持大法,也随我们学过法,从小就很懂事,聪明好学,在大法中成长,顺利考上大学,我们从来没费心教育。但他上大学后,脱离了家庭修炼环境,学习压力小了,渐渐沉溺网络游戏,行为受社会熏染才偏离了大法。

首先我和儿子一起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邪恶迫害,让他从新走回修炼中来,树立从新做人的信心。其次,我向一位有能力的同修求助,同修马上认识到,邪恶想通过这件事迫害我们,拖垮我们本地整体救人的项目而毁掉众生。马上借给我们大部份资金,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斩断了小额贷款的黑手。我给儿子留下了二、三万元的正规渠道的信用贷款,让他经过辛勤工作,通过正常渠道自己偿还,以吸取教训,踏实做人。儿子清醒后从新振作起来,更换了工作,工资由先前的不到三千元增长了一倍。

我从做好修炼人的“三件事”出发,从新调整了工作环境,收入渐渐回升。有更多时间自由支配。女儿和女婿的工作都有很大進展,收入大幅增加,女儿干销售年收入可达二、三十万,这样我们就有能力齐心协力还清这笔债务,把旧势力企图给我们证实大法制造的负面效应降低到最小,使它发挥不了作用。

痛定思痛,向内找自己,这一切能发生,也有我们自身修炼不足的因素。师父讲:“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2]我辛辛苦苦供儿子大学毕业,马上面临儿子成家立业。我象常人一样整天考虑为儿子买房订婚作准备,在名利情中辛苦拼打,总想为儿子建造舒适的生活环境,对儿子的情很重。追求人间的幸福生活,总想在人世间活出个人样来,还美其名曰能更好的证实法。这简直就是和师父讲的法背道而驰。

修炼二十多年来,师父给予我的太多,师父给我净化身体,转化本体,顽固的胃病、便秘、鼻窦炎、易感冒,腿疼等等病症一扫而光,无病一身轻。修炼后我从没看过医生,一切在大法中归正。这样的身体效果作为人来说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除非也走入修炼。

在大法中修炼使我变得心胸豁达,不和人斤斤计较,能吃苦、也能吃亏,总是以乐观的心态善待他人。熟人见到总是开玩笑说,你总是那么喜笑颜开。这是在大法中修出的状态。健康、乐观、随和、容易和人相处。

感恩师父,感恩大法的恩赐。这次的巨难,没有将我打垮,反而放下了许多人心的执着,我依旧在向人们讲述着大法的美好,揭露邪恶迫害大法的真相,依然解救着世人脱离邪恶,走向光明的未来。我会跟随师父依然前行。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