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修误解之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几年前冬季的一天,我发台历、讲真相时发到了便衣的手里,便衣听完我讲后把我摁住了。当时我没有想自己会怎样,只是一直给和我一起发台历的另两名同修发正念,我们离的距离很近。

我被绑架到派出所,警察从我的兜子里翻出了同修甲给我买东西的票据(这个票据在兜子里,我早忘的干干净净)。警察通过票据的信息找到了同修甲的家,资料点被破坏了。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在派出所,我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他们要去我的家,我严厉拒绝。天已经很晚了,警察把我拉到公安局。在公安局里,看到了同修甲,我当时一惊,心想:她怎么在这儿?会不会是那张票据把她牵连了?不会的,她的身份证是外地的,又是租房住,警察不可能找到她家。警察问我认识不认识同修甲,我说不认识。在公安局被关押两天后,我又被关到拘留所。

在拘留所,我向内找自己被邪恶钻空子的原因:由于儿子在井下受伤,我又要跑医院,又要做资料、发台历,学法跟不上,产生了强烈的做事心,自我膨胀的心,还有一些不在法上的人心。

我背诵着师父的法:“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并不停的发正念清除邪恶。第三天晚上我梦见我家的打印机打出的“法轮大法好”,五个字放着金光,非常漂亮。几天后,我以病业假相的形式回了家。

为了避免邪恶的骚扰,我出去躲避了大约三个月,暂住在一个同修家。期间我很惦记讲真相的事,更希望尽快溶入整体中。一天,一个来看望我的同修说:你不用着急回去,在同修中传说是你出卖了同修甲,大部份同修已经不信任你了。这犹如晴空霹雳,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我偷偷的哭了两天,我想我和本地区的同修配合证实法那么多年了,他们会相信我的,凡事都有明白的一天,同修们会理解的,我怎么可能出卖同修甲呢?

让我暂住她家的同修去了我们本地同修那里一趟,回来态度就变了。尽管生活上还是对我照顾的很好,可不让我说话,我一说话就呛我,还说让我听她的。我心里委屈极了,一边哭一边说:“我不听你的,我听师父的。”我实在不愿继续在那里呆了,就回到本地租了房子。当我见到了一些原来在一起配合的同修,他们的眼神变了,有的排斥我,有的不和我接触,还有的直接对我说以后不要去他家……

后来有话传到我耳朵里,确实是那张票据惹的祸,警察对同修甲的丈夫造谣说是我把他们领去的。想到由于自己的粗心大意,没有及时销毁票据,给同修带来了迫害,我非常自责,哭了几个月。再加上同修们对我的误解,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身心俱疲。

但是不管同修们怎样冷眼看我,我一直参加集体学法,因为这是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一次在学法组,一个男同修在地上一边来回走,一边用手指着我,大声说:“把你抓去一会儿就抄了同修甲的家,没抄你的家,你给我解释明白!”我哭着说:“解释不了,不知道咋回事。”后来同修甲说她家虽是租的房子,可是在社区登记过,警察很可能是通过社区找到她家的。

当时我感到天塌了一样,自己崩溃了,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冤死了!身跳黄河也洗不清了!都相信邪恶的话,不相信我。只有师父您知道我没有出卖同修!”我对同修产生了怨恨心,委屈、不平衡、来自同修的压力占据了我的整个心灵和大脑。后来再有同修提及此事,我根本就不做任何解释了,我觉得解释也没有什么用。我更恨邪恶,为什么给我造谣?

有个别同修看我过不去关,诚心想帮我,和我交流说:别看别人咋说,按师父的要求做。一天,一个同修把他家的DVD拿来,还有师父二零零七年《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光盘。我一边看一边哭,师父慈悲的能量震撼了我,师父的讲法让我的心踏实下来了:还用别人看我吗?师父没有放弃我,还在管我。后来我想起我刚从拘留所里出来时,一天正在打坐看见自己在攀岩,前面的路举步维艰,师父在岩上,用手拍着一个落脚点告诉我:你走这。我悟到在这次的魔难中,师父一直看护着我,为我指引着方向。我的心敞亮了!

虽然有的同修还给我脸色看,虽然我的心还会不舒服,但随着不断的学法,我的心在往下放。师父讲:“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2]我在心里说:“师父啊,弟子太惭愧了,还没做到,还会动心。”

有时不平衡的人心又冒出来了,学法学不進去,我想起师父讲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我明白必须得学法。通过大量学法,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容不了委屈、一说就炸的根本执著。我感觉自己终于一点点过来了。

可是有一次,我去给一个同修送真相年画,她家有邻居在那儿,同修给我使了个眼色,我就明白了。我把装年画的黑塑料兜子递给她,她接过来送里屋去了。过后同修们来我家学法,其中两个同修指责我,说我给同修送年画,当着人家邻居的面把年画倒地上,不注意同修的安全。当时我委屈的心又上来了,这说的也不是事实呀!

我明显的感到同修还是不信任我,别看她们来我家学法,如果她们信任我,应该先问问我,是不是那么回事,而不是直接来指责我。委屈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往事又勾起来了,整整一下午,我的心都无法平静下来,我一边哭一边对师父说:“天大的冤枉!身跳黄河都洗不清了,同修都这样对我,我还能修吗?”

这时我听到师父慈悲的声音说:“向内找。”我一下子就不哭了,擦擦眼泪:对呀,我尽向外看了,认为自己委屈、冤枉,怨同修相信邪恶不相信我的话,自己陷在事里了。

于是我开始向内找,找到三十六个人心,我开始清除它们。在心里压着的象石头一样的东西没了,整个身体从头到脚有一种通透的感觉。后来我又悟到:我不能陷在事里了,我得跳出来。邪恶的目地是想破坏我们地区的整体,邪恶给我造谣说我出卖同修,同修误解、指责我,我再怨恨同修,这不正好中了旧势力的圈套了吗?师父相信我、众神相信我,这就足够了。我不再怨同修了,我应该做我该做的事。从那以后,干扰我的人心越来越弱,越来越弱,经过一年半的时间,我的心完全放下了,终于从魔难中走出来了。我现在每周出去五天面对面讲真相。

我感觉自己象死过一回,又活过来了。弟子叩谢师恩!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魔难中救出来!感谢曾经收留我暂住的同修!感谢帮助过我的同修!同时也向同修甲说声对不起,由于我的粗心大意,给同修带来了迫害,给证实法、救度众生带来了损失。同时也希望有类似我这样魔难的同修,尽快从魔难中跳出来,不要上旧势力的当。不要象我这样悟性太差,在魔难里挣扎一年半的时间,这么长时间耽误救多少众生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