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我是大陆一名老年大法弟子。我于一九九二年参加了师父在北京办的讲法班,当时是我和老伴一起去的,我聚精会神的听师父讲法,目不转睛的看着讲台上师父讲法,我看到了师父身体放射出金色的光。当时我心里就想:这师父可不是一般的师父,这是个好功法。听完课后我把我看到师父身体放出金色的光跟我老伴说了,并嘱咐他好好炼。师父讲完课后站在礼堂过道中间,全场人一个个的都从师父跟前经过,当我走到师父跟前时,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修炼法轮功之前,我身体有好多毛病,腿疼、胳膊疼、颈椎疼、高血压等。因为当时我在单位食堂上班,每天很忙,晚上很晚才能回家,上一天班也很累。有一次,我站在老伴后面跟着老伴学炼动功,炼完后觉的全身很轻松。我说:这法轮功真好!有一天我看到院里有很多人炼法轮功,我就去参加集体炼功。因为工作忙,因此身体难受了就去炼一会儿,忙了就不去。

一九九八年我退休了,我就每天晚上参加院里的集体学法炼功。我认真学习法轮大法著作《转法轮》,我看完一遍后真是爱不释手了,我心里想:这本书是无价之宝,我要背书。我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把《转法轮》背了下来。我们厂每年体检一次,哪次体检结果各项指标都正常。我全身的毛病都没有了,修炼法轮大法使我的身体得到了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初的一天早晨,我们四个法轮功学员在院里炼功点炼功,正在炼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时,来了一辆警车,下来的警察不容分说上来就连拉带拽的把我们拖到警车上。我们四人被拉到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当天下午四点多钟非法审问我,让我背拘留所里的“监规”。我说:“我心里背的是法,监规是犯人背的,我是好人。”一个女警察很生气上来就给我戴上了手铐并且还是双手背铐。晚饭是同修喂我吃的。后来警察让屋子里的人都出去,说是要给炼法轮功的人体检,一个警察看我戴着背铐,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就说:我没干什么,就是如实说了我心里背的是法,不是犯人不背监规。她把我的手铐换成前面了。晚上睡觉时,我靠着墙,似睡非睡时,听到一个声音:来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把手铐打开。第二天早上,一个警察就把我的手铐打开了,到底我也没背监规。当时我心里想:以后不管遇到多大的难,修炼法轮功的心都坚如磐石。

我记住师父要我们重视学法。我就每天早晨四点多起来,先炼功,然后就背《洪吟》和《洪吟二》等师父的法。只要是会背的法,我每天都坚持背一遍。学会以法为师,向内找,在任何矛盾中,对照法来找到自己的不足,提高心性,助师救人。

前几年,我面对面讲真相还是很难的。当时有怕心,家里人也害怕我出去讲真相,每次我出去,我老伴都跟着我,并阻止我讲真相。我想起师父的法:“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1]。我鼓励自己:不怕,有师在、有法在,走出去讲真相,发小册子,救一个是一个。我回娘家一次就能劝几十个人退出中共邪党、团、队组织,并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

有一次,我跟老伴一起去菜市场买菜。我给卖菜的大姐讲大法真相,大姐同意退出了邪党团、队组织。在回家的路上,我老伴害怕说:现在没人讲真相了,你还讲。我说:大法修炼现在还没结束,如果没人讲,剩我一个人我也要讲真相救人、发资料。

有一天早上,我要送孙女上学,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警察,警察到屋里就翻,翻出一本师父的著作《转法轮》并抢走了,我心里这个难受啊,然后警察把我非法送到拘留所。我心里想:是不是那里有有缘人要我去救?我去的屋里有二十多个犯人,我七天给两个人讲真相退出了邪党团队。我在心里跟师父说:两个有缘人救了,我该回家了,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外边还有很多有缘人需要我去救呢。结果第二天就把我放回来了。我想起师父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谢谢师父的保护。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