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胶州市朴实夫妇修心向善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胶州市胶莱镇红卫村的一对善良夫妇杜兆财、吴瑞芳,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上午被蜂拥而入的中共警察绑架、抄家抢劫,分别关押在胶州市看守所、青岛第二女子看守所,至今已经大半年。三位老人日夜思念,两个女儿也忧伤无助。

这样的好人被关押迫害,全村人为他们不平。全村205人联名签名、按手印,证明他们是大好人。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八日,家属将证明书递交给法官,并给法官写信,要求无罪释放。

杜兆财和吴瑞芳夫妇俩人修炼法轮大法,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在家孝顺、照顾三位老人,在外以赶集卖杂货为业,诚信经商,口碑极好。已经五十岁的杜兆财说:大法让我们重德行善,“师父两次救了我的命,使我能在大法修炼中坚定的走到今天。我们全家也走出了风雨,成为一个幸福之家。”

就是这样一对质朴而善良的村民夫妇,因为他们在修炼法轮大法后道德回升了,竟然成了中共“依法治国”打击的对象。这么荒唐的事,请大家来评评理。

以下的是杜兆财在被绑架关押之前亲笔所写:

大法让我重德行善

从我父亲那一辈开始,我们家族和村里四五家村民矛盾很大,见面从来不说话。修炼一段时间后,思想境界提高了,就想炼功人不能有敌人啊,我应该放下这些仇恨,善待所有的人。于是,我找到合适的机会和那几家人说话,这样我们彼此的关系“解冻”了,直到现在我们相处得都很融洽。

我家附近有个针织厂,我以前就是靠贩卖针织下脚料赚钱,但是从厂子里购买的价格和市场价是一样的,为了赚钱,我就给过秤的人行贿,让他少计数,我好多装货,就这样,我从中挣了不少钱。修大法后,我用“真善忍”衡量,知道这样做不符合做好人的标准,损了大德了,于是我放弃了这个赚钱的买卖,改行上班,虽然挣得少,但心里踏实。

我有一块地离村有七八里远。那天,我赶着牛车拉着浇地的机器和好几袋水管子去浇地。那块地有二百五十米长,南北两头都有水井,因为北边那个井水旺,我就把机器卸到北边的井旁,然后铺浇地水管。

铺了大约一百七八十米了,远处来了一辆农用三轮车。那个司机为了抢井,直接把车开到北边的井旁,把底管插進井里去了。因为井的直径只有三十公分左右,只能插一根管子,他是外村人,这个井是我们村打的,按规定他是不能用的。刚开始我愣住了,转念一想,我是修炼人,不和他一般见识,既然他把这口井占了,我就用南边的井吧。就这样,我把管子收起来,用车拉到南头,又一节一节的把管子铺上,内心很平静。

一天我们去一个村弘扬大法,碰见一个年轻人,他诧异地问我:“你也炼法轮功?”我说:“是啊!”他笑了,他说:“那天我去浇地,我知道自己理亏,料定你一定会和我干一仗,所以,我做好了打架的准备,没想到……”我笑了,原来是他!我告诉他因为我修了大法才这样做的。他开心的笑起来,连忙说:“法轮功是好!是好!是好!”

大法改变了媳妇

媳妇(妻子,当地称媳妇)看我炼功后不只是身体好,道德素质也提高了很多,烟酒全戒了。她也跟着学大法了。可是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一时间谣言铺天盖地,比文革更甚。我媳妇怕的不行,开始阻止我炼功,还以离婚相威胁,又用绣花剪子割手腕,逼着我在她和法轮功之间做出选择。

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下,我想只有自己做的更好,用行动来证实法轮大法是正确的。我更加关心她,家里的活能多做就多做,在日常生活中,我经常穿插着给她讲真相,渐渐的她由反对我炼功到最后主动帮着我讲真相。

后来,媳妇腰痛不能翻身,吃了一个月的偏方也没见效,到医院做了手术之后,在床上躺了半年,自此以后,就不能干重活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不断的引导她炼功,费了很大的劲,真是费尽了口舌,她才开始学大法。自从炼功之后,她就再也没吃过药也没打过针,现在非常能干,干什么活都行。

媳妇会开车,她经常自己开车到外县一个很大的批发市场去進货,進货之后自己卖。有一次進货,人家多给了她一条裤子,按照大法的法理要求得给人家退回去。于是她跟发货的人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能占你的便宜。”那人既震惊又感动,听明白真相之后,跟她要了师父的教功录像,说也要学法轮功。后来那人每次给我媳妇進货时,不写名字,都写“法轮功大姐”。

还有一次,一位商家把棉袄皮给多了,媳妇又给人家送了回去,告诉人家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要这不义之财。那个商家说:“上次我也给某某多发了四百多元钱的货,那个人也给我退回来了,他也是炼法轮功的。”媳妇就给他讲真相,给他护身符和真相资料,他全都要,不断的说:“炼功人真好!”

时间长了,大家都知道法轮功学员讲诚信,有很多次,是媳妇自己把货点错了,误以为人家给少了,打电话告诉客户,客户从来不怀疑,每次都说:“没事,等下次来,给你补上。”媳妇发现是自己点错了再向人家认错。

两次逃过生死劫

那是我刚刚修炼不久的事。女儿降生了,媳妇(妻子)坐月子。一天晚上我在睡梦中,突然感觉全身动不了了,想喊却喊不出声音,我意识到自己可能煤烟中毒了。这时我拼命挣扎着往起坐,想把熟睡中的媳妇叫醒,但无济于事。

就在这时我想起了李洪志师父,于是我在心里喊:“师父救我!”这念头一闪,我“唿!”的一下就坐了起来,连忙打开灯,这才看清满屋子的煤烟,我迅速打开窗户,把媳妇叫醒了。是师父救了我们一家三口啊!

第二年春天,我扯着二百米长的电线到菜园里去浇菜,浇的差不多了,我喊媳妇回家断电,估摸着时间她应该把电给断了,我就开始往回缠电线,突然一股强大的电流把我电的全身剧烈抖动,我口里大喊着:“啊――啊――”,这时在我前面正好有一口井,直径六七十公分,这电流把我从井北边瞬间打到井南边,然后就跳闸了。

我检查了一下,发现自己没受到任何伤害,连皮肤都没有被电击的痕迹。

媳妇没给我拔电源,差点要了我的命,刚要发火,突然想到师父讲的法理,就转怒为喜,笑着走進了家门。试想如果没有师父保护,我被打進井里是什么后果?即使没進井,也得被电死或重伤,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