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胶州市李新友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胶州市法轮功学员李新友二零零零年向联合国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而遭到绑架,并被酷刑折磨致休克、送医院抢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六十二岁的李新友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李新友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是山东省胶州市建设集团一名因公致残的退休工人。一九七二年在施工中因高空作业发生意外于十五米高空坠落。大难不死,但是造成严重的脑挫伤、腿骨骨折、双下肢伤残,瘫痪四年后在本单位照顾就业。后于一九九四年提前退休。我自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段时间后,身心得到健康,在之前身体患有的多种疾病不治自愈。本人是佛法修炼的受益者。

然而在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本人深受其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夕,胶州市“610办公室”薛玉斌带领公安局警察、公司的保卫科人员李毅将我强行从家中带走,关押在南坛洗脑班。并将我的妻子韩秀兰强行关押在胶州市拘留所拘留一月,被迫洗脑逼迫放弃信仰。

在江泽民发布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本着对社会负责,对自己负责的态度,怀着对政府的信任,到北京和平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结果在天安门广场被公安强制带回,后来又不间断的多次被公安、政保、“610”人员抄家、罚款,身心遭受了巨大的恐怖打击,家里遭到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受尽人间各种精神的折磨和文革式的批判。并且牵连子女和亲戚受到许多社会歧视以及不公正待遇。

法轮功以教人向善、道德回升和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造福社会,然而江泽民为了煽动仇恨,为迫害开道,利用其控制的国家宣传机器,对法轮功进行了铺天盖地的妖魔化的抹黑宣传,如对李洪志师父进行人身攻击,对大法师父的讲话和书籍进行篡改和断章取义的造假诬陷,炮制自杀、杀人、“一千四百例”等谎言,甚至不惜以火烧活人导演“天安门自焚”骗局,再将这些谎言输出国门,欺骗全世界。江泽民还亲自在国际上信口雌黄,诬蔑法轮功是“×教”,并以此作为启动和维持迫害的借口,以致至今很多人还在被这个谎言欺骗着。

我们胶州市众多的法轮功修炼学员在江泽民发布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和平上访北京,理性的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遭受到非法的迫害和残酷的迫害,他们有的被非法关押在胶州市精神病医院被强行注射伤害中枢神经的药物(如谭桂华、王维和、匡本翠等),有的被强行关押在胶州公安派出所的铁笼子里欲站不能、欲卧不行,拉尿都在其中受尽体罚(徐言忠、周彩霞等),有的在零下十几度的严冬腊月铐在大树上十几个小时多人被冻僵(如陈瑞娥、徐美英等),有的则被开除公职(张玲、冯子入等),更有兽行者在张家屯洗脑班将人粪尿强行灌进法轮功学员段桂友的嘴里,我妻子韩秀兰不堪多次被强行关押虐待,在南坛收容站被关押期间绝食七天,险些丧命。

面对这些丧失良知、骇人听闻的邪恶暴行,怀着对政府的信任,对国家的尊崇,我曾经多次写信向上级政府机关反应这些非人道的迫害情况。由于这些迫害的真相不断被曝光,许多媒体也报道了相关事实真相,随后就招来了“610”对我恶毒的残暴的迫害和酷刑的实施。

二零零零年新年伊始,青岛市成立了专门的所谓破案班子,一姓闫的局长带领的“610”人员长时间进驻了胶州市,在广州北路联谊宾馆北楼一楼西侧的一个房间是专案小组独立的秘密办公地点。据办案人员透露,二零零零年五十六届人权大会前,因为我写的一封《给联合国安南秘书长的公开信》,在明慧网曝光,他们就专案秘密调查了八个月。凡是牵扯真相材料内提及的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人人过关,人人受刑。许多人被秘密抓捕,有的靠墙罚站四小时一动不准动,稍有挪动就拳脚相加。有的则用铁头皮鞋踢腿骨,踢膝关节,六十多岁的老人,许多被打的尿失禁。有的威逼利诱,胁迫停止其丈夫的公职。不让孩子上学等等。此次大规模的专案组秘密迫害,约计有几十人遭受各种不同程度的酷刑,有的被劳教、判刑其中包括刘忠志、黄燕、王志锐、石琴等等。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日上午,我公司副书记邢吉忠来我家里将我看住,然后“610办公室”成员带领数名武装警察,持四支冲锋枪将我从家中劫持到审查地点,胶州市联谊宾馆北楼108房间,有青岛“610办公室”成员对我进行了长时间人身摧残。

一个姓王的警察二话不问先用塑料拖鞋搧耳光,一直把我的脸打的变形,两腮鲜血淋漓肿胀的面目皆非;两个眼睛睁都睁不开,然后让我背靠着墙,任由他们劈头盖脸的拳打脚踢,膝盖顶裆,拐肘顶腹,一顿强烈的轮流暴打之后整个人已经站立不稳。然后就把我摁倒在地上坐着,用一千瓦的射灯长时间照射使眼睛产生幻觉。面前做审讯记录的姓孙的人员变得五颜六色轮廓模糊。整个人视觉开始恍惚。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因为我拒绝交代我所写过的给各级领导的上访信和被迫害真相。他们用一条木凳子,把一条凳子腿磕在我的膝盖下面的小腿骨上,警察坐在凳子上任意搓戳我的腿骨,听任我痛苦的嚎叫。再让我两腿伸直,双手背铐,警察穿着包着铁头的军警靴猛踢我的大腿外侧,一直反复踢得大腿臃肿,麻木,直到双腿没有了知觉,血水、汗水连着裤子都粘连在一起淌在地板上。一直踢的两条大腿不能站立,大腿两侧都出现淤青黑色,到60天以后还留瘀斑。用刑的王警官一边用刑,一边威胁我,就是死刑犯、杀人犯也熬不过他的这一关,我的两条腿即便是皮肉能好了,功能也废了。

五天五夜的持续摧残,长时间的不准睡觉,使我出现了疼痛性休克,心动过速,心衰,血压高达180/120,由于我的双腿被打的不能站立,警察用轮椅推着我到附近的二十三陆军总医院进行抢救,注射西地兰等急救药物。“610”人员野蛮的拒绝了陆军二十三总医院急诊科医生的住院要求,将我带回继续审讯,用酷刑威逼我承认写给各级政府的上访信是扰乱社会秩序,是反党反政府的行为。

我只想拥有健康的身体,高尚的信仰,做一个好人,本人是佛法修炼的受益者,所以在江泽民发布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本着对社会负责,对自己负责的态度,怀着对政府的信任,怀着对国家的尊崇,向上级政府机关反映迫害事实。却遭到残酷的非法迫害,酷刑加身,使我因刑致残、致病。残暴的酷刑使我的身体出现了高血压、冠心病、室性心动过速、脑缺氧、髌骨韧带撕裂、惊恐性呼吸障碍等等症状。

六天以后,晚上他们安排八个协警轮流看守,两张木床闪开五十厘米的空当,把我塞进去躺着。十天以后他们准备将我刑拘送监的时候,发现我本来有严重的肢体残疾再加上酷刑迫害,残疾更加严重,只好将我转移关押到张家屯洗脑班一月。一月后因身体再次出现危重现象,才交有单位取保候审一年罚款三千元,保释住院治疗。

所有这一切残酷的迫害,仅仅是因为我信仰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仅仅是因为我如实的向各级政府反映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相。江泽民利用国家政权所发动的这场史无前例的反人类罪行,不仅让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残酷的迫害,同时,也让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包括公检法人员丧失良知的底线,沦为凶恶的帮凶和打手。还通过威逼利诱中国民众以及各级行政人员参与到这场迫害中,使国人陷于大不义,怂恿着基层大批的不明真相的追随者在无知中跟随着他去犯罪、作恶。从而摧毁了整个社会的道义良知和道德底线,使中国社会的道德水准急速下滑。江泽民必须要受到正义的审判!

因此,为了惩恶扬善、匡扶正义;为了结束这种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迫害,拯救世人。也为了拥护现任国家领导人提出的依宪治国、依法治国的决策方针。被控告人江泽民必须被送上法庭,接受法律的审判。今天本人为社会正道,为民族大义,为依法治国,为信仰自由,我请求最高检察院,对造成我严重人身伤害的元凶江泽民依法提起公诉,要求对被控告人江泽民依法惩处,同时彻底清除江泽民以国家、政府的名义对法轮功做出的一切不公正定论、规定、禁令、限制和影响;立即全部释放非法被关、被拘、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