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译文:去执着 整体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我是在不久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后来我明白了向众生讲真相有多么紧迫。由于我住在一个小地方,所以我觉得很难完成师父给我们的这个任务。我不知道在附近哪里能碰到中国人,也不知道怎么向人们介绍法轮大法。

在明慧工作的第一年

自从我开始修炼,明慧网的评论和报道就一直伴随着我。所以我在开始修炼一年后给明慧编辑部写了一封电子邮件,希望我能在文章校对和播客录制方面提供帮助。几天后,协调人给我打了电话,并让我把一篇文章从英语翻译成德语。因为我先生和我都是修炼人,所以我们俩和协调人商量后决定一起翻译这篇文章。

我们是这么做的:先把文章分成两部份,一部份是我先生翻译,另一部份由我翻译,然后我们再共同修改对方翻译的部份。最后我们一起读整篇文章,再从新修改一次。整个流程看上去很简单,对我而言却是很大的一步,这也是我想交流的。

去掉求完美的执著和自卑心理

我对我们的第一次翻译经历记忆犹新。刚开始时,我为能从明慧得到这个任务感到很高兴。我认为我先生和我能为明慧工作是一个很好的讲真相的机会。在我们修改完第一篇文章的几小时后,我就不再确定跟我先生一起做这个工作是不是个好主意了。

师父讲:“有人因为炼功,俩口子干的都要离婚了。很多人都没有想一想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过后你问问他:我炼功你咋生那么大气呀?他说不出来啥,真说不出来啥:是呀,我也不应该生那么大气啊,那时就是发那么大的火。其实是怎么回事?在炼功的同时,业力要转化,不失者不得,失的还是坏东西,你得付出。”[1]

我们和谐的婚姻生活出现了裂缝。我感到绝望,头脑一片空白。而这一切源于我的私心和求完美的执著。我纠结于每一个我翻译的用词。我先生对我翻译的每一个修改都让我觉得我自己不够好,这样我的自卑心理就暴露了出来。我觉得自己的工作没有得到认可,在求名的心的作用下我感到很生气:我的先生怎么敢修改我的用词呢?

我纠结于我先生修改的每一句话、每个字,并为我的翻译辩解。我坚持我的意见。即使我先生的修改更符合原意、更容易理解,我也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我甚至气得都哭了。面对执著时真的是很痛苦。我觉得受到了侮辱,并在一段时间后生气着离开了房间。

过了一会,当我冷静下来后,想起了师父的话:“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2]

虽然我仍感到很不情愿,但是我还是深吸一口气,然后向师父请求帮助。我要面对我的心魔和执著。

我认识到我有做事求完美的心。我的翻译工作正好把这些执著心暴露出来了。它们仍在,并给我施加压力。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可是还是做得不够好。这种情感折磨着我,于是我又哭了起来。我一次又一次的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一段时间后我决定跟我先生谈谈,并结束我们的校对。这类情况持续了很多文章的翻译过程。在最初的几周里,我争斗着,为我的翻译辩解。编辑们做的最后修改当时对我也是个很大的考验。我一次又一次怀疑自己不够好。一段时间后,通过我跟我先生多次谈话,我才认识到我求完美心在各个方面的体现,并能渐渐去掉它们。

对自己高标准要求,但不要求过高

当协调人告诉我明慧每周一次的例会时,我认为这是必须参加的。我认为我每次开会都必须得在。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很高的,我也认为必须得这样。我是夜里工作,那么我就得在18点至21点睡觉,然后参加集体学法和交流。过了23点我得开车上班。有时我会早上5点暂停工作,以便参加早晨的集体学法。然后我再把工作做完,上午10点左右我就回家了。有时开会前我一点都没睡。

我对自己有这么多要求,以至于我在周日不上班的这天,几乎要睡一整天的觉。我羞愧的发现我完全没有发正念。我有时在发正念的时间前睡着了,有时我没听到闹钟铃声,有时我在发正念过程中睡着了。

在为明慧工作几周后,我感到我不再是全心全意的完成工作了。有时我只是出于责任感在做。这种状态也反映在翻译中。我知道这种状态不能长久下来,我必须改变。

师父说:“什么事情都是由不会到会,渐渐的有了经验了,或者是掌握了技能了,就能把它做好。是有这么一个过程。”[3]

我认识到,修炼是一个过程,我不是一下子什么都得做到。我执著于去掉累的感觉。恶势力就发现了这个执著并利用了这个漏洞,于是我就不能发出很强的正念了。

我认识到了我的漏:我非常渴望去掉人们所认为的累和困。我把这个心放下了,情况就好了。

感谢同修,在这种情况下仍把文章尽可能修改好。在师父的帮助下我也修掉了一些执著,所以同修们对文章的修改我也能接受了。

把修炼放在第一位

在一次明慧例会前,我和我先生达成一致:我们一定要把修炼放在第一位。无论是我的常人工作挣钱,还是明慧网的翻译工作都不能比修炼更重要。我们决定每天早上一起学法,学完一讲后才开始翻译。

师父的话坚定了我们的决心。我们每天早上学法、炼功,然后再开始翻译或修改明慧的文章。我们觉得这种方式很好,感觉自己提高的很快。我们的合作好了很多,并且互相鼓励。

我在处理文章方面感到了我的提高。以前我都是先让电脑软件翻,然后再進行改动。现在我只需要用翻译软件翻几个词汇。通过修炼、学法和炼功,我非常明显的感到师父对我的帮助。有一天特别明显,我问自己,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翻译那么多?是师父和大法在把我往前推!

形成整体,共同把文章修改好

有一次,我花了许多时间翻译了一篇很长的文章。当我上传它时才发现另一个同修已经翻译了这篇文章并上传了。我当时感到奇怪、气愤和震惊。我起初觉得我应该把我的翻译也发上去。这样可以让协调人或校对人决定哪个版本更好。但我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我发现这是争斗心的体现、求完美的一种体现、寻求别人对我的肯定。

我想到师父讲的法:“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1]是师父给了我这个领悟和提高的机会。和先生谈话后,我决定不把我翻译的版本上传了,而是参与校对这篇文章。

校对过程中又出现新的问题。我对同修的翻译稿和我的翻译稿的每个词都做比较,不知不觉中,我把整个第一段都改成我的翻译稿了,同修的句子几乎没有保留的。发现后我感到很震惊:难道这就是我的目地吗? 我是想用这种方式让我的翻译稿替代同修的翻译么?这样很不好。毕竟同修也和我一样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认真翻译了文章。同修的翻译就一点价值都没有么?是师父让我通过这个机会修我的心。明白这些后,我把我的翻译稿删除了。我希望能不受我自己翻译的影响来修改同修的稿件。

于是我又在这篇文章上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每次校对我都看自己是不是有执著。我是不是想用自己的翻译代替同修的翻译?同修用的表达方式能不能就这样保留?有时只是表达方式不同,同修的用词并没有错误。她的表达方式会影响文章的流畅性或改变原意吗?通过对自己提的这些问题,我希望能和这位同修一起把文章写好。

我认识到:通过同修们的共同努力,我们才有可能把那么多同修的心得体会和故事通过明慧网在全世界传播。如果我们可以把自己的翻译和修改看淡,如果每个翻译人员和校对人员都不再执着于自己的用词方式,那么我们就能整体提高,并为讲真相做出很大贡献。

谢谢师尊,谢谢亲爱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明慧二十周年法会交流稿选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