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朗的小伙儿缘何凄惨离世?(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看到那一张张充满阳光的照片,没有人会把他与“关押”、“监视”、“手铐脚镣”等词汇联系起来。是的,石强生前就是一位温和的人,沉静、谦和,喜欢默默地倾听别人的谈话,很少发表自己的意见。

'石强生前照片'
石强生前照片

石强是山东东营市胜利油田集输总厂输油分厂职工,二零零零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邪恶迫害最严酷的年代,石强能够坚定的认同“真、善、忍”法轮大法,正是他纯真善良本性的反映。石强孝敬父母,工作踏实勤恳,单位同事对他的评价很高,说他喜欢帮助别人,脏活累活抢着干。难能可贵的是,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在同龄人不断追求享乐和浮华时,他始终保持生活节俭,即使是一块已经变质的馒头也不舍得扔掉。

这样一位安静的男子,如果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他会过的舒适、自在,然而,在迫害人权、迫害信仰的邪恶肆虐中国大陆的当代,石强的经历却是坎坷、不平,充满了艰辛。更令人扼腕叹息的是,他在邪恶一次次的巨大伤害下,四十六岁,年纪轻轻就失去了可贵的生命。

'石强去世前后的照片'
石强去世前后的照片

这是谁之过?我们来看一看多年来他经历了什么……

坚定信仰 单位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大法以来,集输公司对内部职工的迫害是非常严重的。集输公司的中共官员逼迫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三书”,威胁说不写就开除,对不愿写的学员采取了拘押、罚款等强制性手段,进行了长期的监控和骚扰,出门要请假,外出有盯梢,电话被监听,有时半夜还打电话恐吓,连回家探亲都要人跟踪,节假日、所谓“敏感日”更是重点“关照”,使法轮功学员长期处于恐怖之中,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压抑和摧残,正常生活受到很大干扰。

集输公司李富林(已退休)、刘海河都曾经是迫害石强的主要责任人。还有输油大队吕左证(音,已退休)、陈振栋也曾直接参与对石强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石强被单位集输公司领导找去谈话,要求写不修炼的“保证书”。修炼、信仰是天赋人权,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剥夺。石强坚定地拒绝了。当晚十点钟左右,恶人将他由单位绑架至集输洗脑班。

家人找到洗脑班去要人,恶人态度蛮横,拒不交人。后因石强身体不适,家人打急救电话,被救护车送到胜利油田中心医院急诊。医生说石强很危险,恶人仍不罢休,由单位的四、五个人在旁非法监视。当其家人问这样下去,出了问题怎么办?有一个叫程振栋的叫嚣说,“人死了,我负责。”

暗无天日 判刑迫害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十一点,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警察非法闯入石强父母家,绑架了石强,并非法抄家。警察到石强父母家的时候,先从外面断电,石强父亲出来查看的时候,二、三十个警察借机冲入家中,翻箱倒柜,不放过任何角落,凡是带字的纸都一一查看,从上午十一点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抄走了手机数部、电脑、打印机等各类物品。

与此同时,东营市法轮功学员陈茵、潘玉英、刘学敏(胜利油田大明集团职工)遭山东省公安厅警察、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警察、胜利油田610人员绑架。

石强被非法关押到滨海公安局看守所。在看守所,警察强迫他干活,从早上六点持续干到晚上九点,做捏花的奴工,劳动定额很大;同时伙食极差,早晚都是玉米糊糊、咸菜,中午是青菜汤加一、两个小馒头。由于没有油水,石强严重便秘,半个多月无法排便;晚上睡觉,因为室内关押人员严重超员,睡觉的铺板容不下,只能侧身立板睡,无法翻身。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石强后来认识到自己没有违法,不应该被关押,开始反迫害,拒绝干活,被看守所警察强戴手铐、脚镣(连体式的,手抬不起来),持续迫害二十多个日日夜夜,吃饭、睡觉、如厕都戴着。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每天晚上还要轮值两小时。号内的号头肆意霸占家人打给的生活费,石强父亲打给他的两千元,除了进去时统一买的棉衣被,和几顿改善的伙食,其余全部被吞没夺走。

在这样恶劣的看守所,石强被非法关押一年七个月,之后被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石强被投入到山东省监狱。家人于三月十二日方才接到监狱通知。期间长达一年八个月,家人没能见到石强。

在监狱,石强被隔离、控制,每天从早上五点到单间隔离,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同室人都睡下后,才能回去睡觉。警察和犯人对他威胁、恐吓、威逼、推搡,强迫写“五书”,持续一个多月。石强坚定信仰,拒绝诽谤大法。

脱离冤狱 又陷黑窝

二零一七年七月,石强受尽煎熬,终于离开了监狱。不料,又遭到单位的迫害。

石强回家后即被集输公司非法开除,失去了生活来源。二零一八年“两会”前,集输公司一帮人(护卫队等)叫开了石强的出租房,七、八个人架着他的胳膊,将他绑架到了集输洗脑班(黑监狱)。每天两个人看守着他,还有两人劝说所谓“转化”。这样,石强在已被单位开除的情况下又无端遭受单位的非法拘禁达三十一天。

集输洗脑班多年来先后非法关押过数百名法轮功学员。集输公司几乎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行关入强制洗脑班,不转化、不写“三书”就不放人。在非法关押期间停发工资,而且还要家属每天送饭。该洗脑班头目徐庭德(已退)、王志强受集输公司和油田“610”双重操控,拼命为其效劳,采取种种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每天逼着他们看诽谤大法、诽谤法轮功创始人的录像,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威胁说“不转化开除公职”、送劳教、交巨额罚款。

二零零零年初,集输公司(当时集输公司党委书记是周秉凯)在集输培校设立了强制洗脑班,雇佣了专门的警卫(打手)。目前全国各地洗脑班已纷纷撤销、解散,而集输洗脑班仍在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四月胜利油田王之安夫妇、郭树森夫妇还曾被非法关押在集输、胜采洗脑班一段时间。

含冤离世

几年的迫害,持续给石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极大的心理伤害。从二零一八年下半年开始,石强开始急剧消瘦,后来腹部肿胀,无法坚持正常学法、炼功,最终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直至石强去世前不久,集输公司对他的迫害和监视都没有放松。所谓的“两会”、中非合作论坛、青岛会议等,单位不断派人轮流监守在他家门外,时刻非法监视,出门就跟踪。

中共的邪恶迫害,让一个阳光、帅气、俊秀的小伙子失去了青春,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所谓的“洗脑班”肆意抓人关押,是真正的违法犯罪行为,犯了非法拘禁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抢劫罪、绑架罪、诽谤罪、诬告陷害罪、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集输公司的一切迫害行为侵犯了公民最基本的人权和信仰自由,完全是非法的。

法轮功学员与亲友保留控告、起诉迫害石强的公检法人员及集输公司相关责任人的权利,希望你们不要一条邪路走到黑,那必将受到天理和人间法律的严惩。迫害佛法,罪大恶极!千万不要为了一时的利益搭上自己和家人永远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