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掉队 这次是真正的回来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六日】师尊在讲法中说:“没做好的那些学员怎么办呢?大家都喜欢看着我跟大家微笑,可是你们知道,那是鼓励,那是期望,想过没有,这时间又这么紧迫,没修好的人怎么办呢?有的人还有机会,有的人甚至连机会都没有了;有的人还来的及,对有些人来讲你只能跑步了”[1]。

愧疚自己得法二十年,修炼中三起三落,二十年中离开大法累积有九年时间,彻底放弃大法修炼的一次长达三年半之久,真是汗颜面见师尊。每每回来都是疾病缠身,医治无效,无奈之时又拾起大法,师尊慈悲,回回都让自己身体康复起来。可我就是不争气,好了伤疤忘了疼,把珍贵的大法当儿戏,怎能不三番五次的摔倒呢?又怎能按师尊要求的快跑紧跟呢?感谢师尊慈悲苦度,没有放弃不争气的弟子,让自己这次真正的归队了,下面把这次回归修炼的过程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若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二零一五年三月的一天半夜,我突然心难受,醒来。坐起身,不见缓解,且更加不适,丈夫见状连忙叫来救护车,到医院后查体心脏极度衰弱,血糖血脂血压都高,尤其血压达到近二百,医生连忙把我收住重症监护室,当时真是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以往的病症都没有过生命危险,这次看到了死亡就在前面和你招手。三天后好转不大,身体极度虚弱,好多指标不见好转,无奈一周后出院回家了,天天的西药中药一起吃,病症还是没有大的改善。

当时自己学法修炼的状态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基本如同常人。可这次关键是血压这么高,吃啥药都不降,就这样叫天不灵呼地不应,痛苦的一天一天度日如年,煎熬了数月后,家人准备联系让我去省城大医院检查治疗,可是我知道医疗对自己是不起作用的,可又知道,只有真正实修大法才能救自己,想着还是要振作起来。这样思来想去,一天晚上,我决定放弃一切治疗,就在大法中修炼,所有的一切让师父做主。以往每每归队都是自己独自在家学法修炼,因二零零九年曾经被邪恶绑架半月,回来后就放弃了修炼,二零一零年初又被强行拉去洗脑班十多天,自己在洗脑班中,在怕心和对师对法的不坚信,给邪恶写了所谓“三书”,这污点悔恨至极啊,对不起师尊苦苦的救度。

两次迫害后,我始终走不出那阴影,更是障碍着我到学法组学法。若是让同修来家学法,因那次自己被邪恶迫害时丈夫和家人都受到了惊吓,同修来家学法,丈夫这关也过不去的,可这次再独自学真的很难闯过这大难的,必须和同修一起学法才能走过去的,得想办法找同修,于是打听到家附近同修萍是丈夫一个单位的,只是自己并不熟识她。

十一月份的一天,与丈夫商量让萍来家学法可否,丈夫看到自己血压二百多,吃啥药都不降,天天躺在床上,饭菜都得让丈夫端到床前,眼见着人越来越不行了,想着这萍是他单位的也就勉强同意了。可是萍家在哪,修炼状态如何都不知,当天下午拖着沉重的身体,踏着积雪,晃晃悠悠的上到六楼找到了熟悉萍的一位同修,打听到了萍的住处,连忙又艰难的爬到萍的六楼家,见面说明来意,萍连忙说:我们马上就学法吧,明天以后天天去你家学。当时感激同修的心油然而生,真正感谢的是师尊啊,看到弟子急迫渴望归队的心,师尊给予了巧妙的安排。

萍家敬放着师尊法像的房间是那样的宁静祥和,当学完了一讲《转法轮》后,自己居然轻松的回到家中,那种久违了轻松舒适的感觉让自己躺在床上美美的睡了一觉,这是近几个月来难得的好睡眠。

同修萍和自己同龄,她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两个月得法的,二十年的修炼中没有大起大落的,在正法進程中走的非常稳健,特别是对师尊的法始终没有怀疑过,把这样的弟子安排到自己身边,真是师尊的用心良苦啊。萍天天按时来我家学法,自己也利用一切时间来学法听法,同时加强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对自己的干扰。虽然身体很虚弱,还是要坚持早起随着全球大法弟子晨炼,同时按照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一天一天的数着日子,渐渐的身体在好转,对师尊讲的法理逐渐明晰,五十多天后基本能自己做饭了,精神状态大有好转,丈夫看到这些变化后对同修萍也越来越热情了,这是大法神奇的功效让丈夫改变了看法。

现在自己在家中一些较重的活也能干些了,做饭洗衣都不在话下了。不但身体好了,自己面部和颈部多年严重的斑点和色素都不知道啥时不翼而飞了,只是一天突然发现的,更可喜的是今年三月,闭经已三年的月经又来了(自己今年五十六岁)且月经过程非常正常。当亲身感受到这大法的超常和神奇,更增添了好好修炼坚持到底的信心。

师尊慈悲啊,近两年的实修中,不但自己身体恢复了,还让家中的生活和工作事事顺心,就今年的好事就连连不断的,年初我在单位面临倒闭时顺利办了退休,这给学法实修保证了充分的时间,家中孩子在工作两年后,考上了称心的一线城市全日制学校研究生,还有家中一处在本地价钱很低不好出手的房子,经朋友介绍一周就完成了房子交易,且卖价也很如意。这一件件事自己真是百感交集,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

与萍天天学法数月后,身体慢慢康复的同时,交流中更加知道了学法的重要性,这样在学法上自己是不敢懈怠一点点的。在去年的六月份开始了抄法,那时是天天在晨炼后发完正念后就开始抄《转法轮》,历经两个半月抄完了一遍《转法轮》。今年年初又开始系统的通读师尊的各地讲法和经文,目前已经在通读第四遍了,在通读师尊全部大法书时,自己对法的认识真是有了质的飞跃,特别是每每的掉队,师尊许多经文发表的当时都是不熟知,而今系统通读的同时让自己一遍一遍的回顾当初掉队的种种原由,从而也找出了许多自己不能坚定走好大法修炼路原因所在,反思中让自己在法理上更清晰明了了,修炼中也就能踏踏实实的修了。

以前自己对电脑上网和手机讲真相比较熟知,萍在这方面只是会简单的基本操作,于是和她商议把自己所会的都完全的教给她,好在萍的悟性很好,不长时间她就基本掌握了电脑的更新杀毒,下载以及上网三退,给师尊生日、节日发贺信,也可自己处理手机讲真相出现的一些简单问题。以往萍看周刊都是同修打印好了册子送来,我和她商量说咱都是年轻人,又能上网,自己下载看或听周刊,这样方便安全又不浪费资源。这以后萍开始自己下载明慧和正见网上的资料了。当我们知道本地一些老年同修还是在看打印的《明慧周刊》时,我俩就分别去找自己熟悉的老同修,建议她们可否用听录音周刊来代替打印周刊,还好有几位老同修同意,我们就帮忙买优盘、内存卡和播放器等,然后由萍负责下载,我俩分别每周按时送去,老年同修听后反馈效果很好,于是萍又给她们增加了正法交流、忆师恩、走出病业假相、法会交流等明慧专题的语音广播,这样老年同修在实修中有了更加开阔的了解大法進程的好平台。同时我和萍也都把每期下载的所有文章语音样样不落的认真听取,这其中让我俩能更好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2]。特别是听到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抒写的可歌可泣的故事,我俩更加精進了。

在看到周围一些同修需要天音歌曲,真相手机中语音内容过时,自己就上网把这些整理出来编辑好给她们送去,同时把手机电话的内容更换新的版本。因自己也掌握电脑的系统安装,所以同修的电脑有问题,我也会及时给从新安装好。自己还把在手机讲真相中积累的经验和小窍门发送到明慧网去,在天地行发表了,同时写的关于手机讲真相的一些注意安全的事宜也在明慧网发表了。

去年明慧网五·一三征稿时,是自己第一次写法会稿投去了,去年的十四届法会和今年的五一三征稿都投稿了,这第十五届法会是自己连续投稿第四次了,在每次写稿过程中都是在把自己的修炼过程梳理一遍,从中找出不足,从而加强正念,更好的实修。自二零一六年底自己在明慧网第一次给师尊发送新年贺信后,每年的新年、过年、师尊生日、中秋这四大节日都要发去恭贺的,同时还替一些老年同修如期发去贺信。

如今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源自师尊的大慈大悲苦度,真正体悟到师尊就看弟子做的好的一面,哪怕你做了一点点好事师尊都会回馈你的,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

在和萍学法的过程中,我俩还时时纠正炼功动作,同时还反复看明慧网关于发正念的要领,以保证发正念的正确性。时刻上网关注本地区大信箱的一些动态,遇有要求配合发正念等事宜,我俩分别会及时通知身边熟悉的同修,这样让本地同修都能参与到整体中去,加强大法弟子灭邪恶的共同作用。

这次归队快两年了,想想得法二十年了这次才是真正的归队了,虽然这两年中做了一些事情,可是离师尊的要求还差太远太远了,特别是在讲真相中,目前还是突破不了面对面的讲真相,只是打手机语音电话,花真相币,在诉江上因曾经被邪恶绑架过,那种被迫害的阴影始终挥之不去,就是不敢实名诉江,只是做了诉江征签。这些跟不上大法進程的状态,让自己非常愧疚。得法二十年中师尊给予弟子的是无法回报,感激之情无语言表,一句话,感恩师尊的洪大慈悲。自己只有加紧快跑,跟上正法修炼的大队伍,认真做好三件事,随伟大的师尊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