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安徽宿州监狱“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安徽省宿州监狱是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安徽省各地被非法判刑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基本上都被劫持在这里迫害。

安徽省“610”(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在该监狱设立了所谓的“转化”基地,也就是第十三监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一旦被送进这个黑窝,首先被关在这里。每周一到周六,白天在转化基地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即“转化”),晚上和周日、节假日就被投入“小号”。在小号被罚站,很晚才被允许睡觉。在小号要关到三个月,看到没有转化的希望了,才把法轮功学员送往各监区和犯人一起吃住、干活。

演示:关小号
演示:关小号

宿州监狱的“小号”有两层楼高,一楼的高度没有窗户,在二楼高度的位置上设有天窗,外面下雪,雪花会飘进去,二楼外设走廊,受照顾的犯人被安排在上面把守。小号里关的人有法轮功学员,也有犯人,犯人是因为犯监规被关小号,而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被关小号,也有是在监区炼功而被关小号的。

在小号里最难熬的是被罚站,要站一小时,才能在地上坐半小时,然后再接着站,很多人熬不过去。每顿饭给个馒头和一点咸菜,因咸菜太咸,气味太难闻不能吃,每个人都要把咸菜倒入蹲式的便池淘一淘才能吃。怎么淘呢?因便池是细水长流,他们把洗脸毛巾拿来,放在便池里拦一个坝,把水拦起来在里面淘菜。为了减少大小便的污染,他们大小便时都尽量对准便池的洞。在小号里喝水也只能喝便池里的水。睡觉的铺盖潮湿肮脏,铺在地上,冬季零度以下,冻得整夜睡不着觉,加上吃的没营养,长期罚站,许多人走路都踉踉跄跄,甚至晕倒。

转化基地的负责人有姚松、黄启俊、王大亮,在黄启俊之前有个卖力迫害法轮功被提拔的(忘了他的名字)。他们先后当过一把手,即使从一把手的位置上退下来了,也仍然在那里协助转化迫害。

黄启俊非常邪恶,连监区的警察都告诉法轮功学员说黄启俊阴险狡诈。以前在旧会见室,家属会见后,黄就把家属叫到一个封闭的房间,讲邪党的那些邪恶的话,看家属什么反应,来确定家属是不是法轮功学员,如果是,就以此给被关押的学员施压,说我知道你家谁谁也炼,你不转化,我就告诉你们当地“610”,让“610”去抓你家人、抄你家。如果家属不是炼功人,看到黄有生杀予夺的大权,就会给他送钱。

黄启俊利用跟法轮功学员家人谈话,套取很多信息和家庭、工作情况,家人寄的信也被他扣押,学员在封闭的环境中,觉得黄怎么什么都知道。

家人去会见,法轮功学员在被带出来之前,黄要对学员做很多恐吓,告诉学员哪些话不能说,只能说哪些话。会见时用电话通话,中间一狱警拿电话监听,一说到敏感词立即掐断,黄站在家属后面,面朝学员,学员只说里面好,叫家人放心。其实那阶段正在被关小号呢,连生活用品都不能买。家人会见后还对黄千恩万谢,请求照顾,甚至送钱给黄。

黄启俊写了本五十多万字的所谓“转化”手册给各地洗脑班转化使用,自己又被各地邀请去办洗脑班,被称为“转化专家”。仅合肥一地,他就去了八趟。

宿州监狱原来有女监,黄常去那里搞转化。他那伪善的面孔,也常使女学员上当。有些女学员因为长期被迫害,失去家庭的温暖,又在洗脑班这个邪恶封闭的环境中,很容易被黄那“无微不至”的关心所迷惑。黄还和女监的那个女狱警开一辆车,到各地协助办洗脑班搞转化。

黄启俊搞邪恶的转化已经十多年了。黄对法轮功充满仇恨,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一位在监狱服刑十多年的犯人说,大约在零九年左右,他被关小号时,看到黄启俊带一个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刘继宏(音,合肥人)、葛喜亮(音,好象是蒙城县人),这两个人最后被他们活活用脚跺死,抬出小号时,告诉别人说是病死的,那个犯人还被减刑出狱。

下到各监区和犯人一起吃住、干活的法轮功学员,如果有炼功或学法或讲真相的,被眼线汇报,也会被黄启俊拉去关小号。

在转化基地,黄启俊命令法轮功学员们坐在那里不能随便起来,连上厕所都得经过允许才能去。天天放邪党污蔑大法的录像逼人看,逼学员看邪恶的书籍、佛教的书籍,还逼写思想“转化”。弄几个邪悟的人管法轮功学员,强抓他们的手在“转化”书上按手印,甚至打人。

如果“转化”,还要在出狱的前十天,法轮功学员再次被送到转化基地再“转化”一遍。出狱前普遍被恐吓说:不得将监狱里的情况告诉其他人或发往明慧网,我要看到了,就知道是你发的,告诉你们当地的“610”去抓你。

对于那些坚定不“转化”的学员,监狱还打电话到学员家当地的派出所,让派出所去学员家骚扰、恐吓,让家属给学员施加压力。

那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历尽九死一生,回家不久,有些却得了重症,其中有些甚至去世了,出狱前在转化基地,不知碗杯或饮食有没有被做什么手脚,将来待查。

恶魔黄启俊还伪装成慈善人,给失学的孩子捐二、三百元,给无为县灾区捐一点钱(他是无为县人,六三年生,八六年安徽警校毕业),到处宣传自己,居然被评为“宿州十大好人”。真是不知怎么形容这么邪恶的人。监狱各监区共四个处级干部名额,他就抢得一个。

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下到各监区和犯人一起吃住、干活,每个监区都安排一个眼线,眼线监视学员的一举一动去汇报,可以给自己加分减刑。每个学员还有四、五个包夹,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和别人说话。法轮功学员和犯人一起干活,生产的产品主要有服装和箱包之类的。每天早晨六点多干到晚上七、八点,中午吃饭一小时。有时完不成任务,晚上要加班。犯人有任务量,他们的产值要上缴;法轮功学员没有任务量,但也要同样上下班,同样在车间被安排同样的活儿。早晨上班太早,晚上下班太迟,太累、太饥饿,吃个饭就想睡觉,许多犯人显得白白胖胖,家属会见时还以为他们在那里享福呢。

如果有法轮功学员在那里炼功、学法或讲法轮功真相被汇报了,就会遭到酷刑、打骂、戴上手铐、脚镣关小号等折磨,许多在那里去世的学员就是这样被折磨致死的。

有的犯人没事专找法轮功学员欺负,认为学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好欺负,取乐。

监区吃饭要抬大饭桶,轮流值班,有年岁大或生病的法轮功学员和犯人抬不动,别人要多干,就会打这些抬不动的人,除非给他们出钱。所以有些老年法轮功学员要没有钱可受罪了。

也希望知情人帮助给他们存些钱,只要报出法轮功学员在哪个监区和家庭住址即可在会见室给学员打钱。那里每天等待会见的家属非常多。也可以资助那些不去会见的家属多去会见,现在在各监区搞转化,法轮功学员分散在各监区,互相不见面。狱警利用犯人“转化” 法轮功学员,打骂学员,若家属经常去会见,狱警会有所忌惮。

监区的伙食费是每月一百四十元,差不多就是豆芽、冬瓜、大白菜之类便宜的菜。各地“610”给监狱每个法轮功学员每月三百元的生活费,很多还被监狱扣下了。从这里可以看出,学员虽然被当作刑事犯判刑入狱,实际上是送那里去转化的,“610”要付生活费的。他们和真正的犯人不一样,他们没有生产任务,不需要上缴产值。

法轮功学员要出狱前,转化基地要给他们家所在地的“610”、街道、综治办打电话,告诉他们去监狱接学员,却不告诉学员家属,而按照法律,他们必须告诉家属的。转化基地负责人会把学员在监狱期间的转化情况、言行表现、甚至家属的态度等,整理成材料,制成光盘,交给去接学员的“610”、街道、综治办等人员,好让他们继续迫害。

学员出狱时,狱警会给学员户口材料,叮嘱学员去当地公安局报户口。实际上也是假的,他是想让当地公安局知道你出狱了,好继续监控迫害你。有法轮功学员没去报户口,一点也没影响以后的身份证使用和乘动车等,其实他户口一直还在当地,根本不象犯人一样要冻结户口。

大约在二零一六年前后,监狱领导感到国家形势可能要变,内心有所恐惧,将原来的关小号几个月,改为一进监狱当天关小号,后面不关了,就在“转化”基地转化,“转化”的力度也不象以前那么卖力了。但是宿州监狱那段邪恶的历史是抹不掉的,那些邪恶人的罪行是要清算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