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沽大地的见证之二(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九日】

第二章“四二五”万人和平上访

一、天津教育学院事件

'天津教育学院旧址'
天津教育学院旧址

一九九二年法轮大法传出后,法轮功修炼者以“真、善、忍”为标准要求自己,在家庭、社会中做个好人,对人善良诚实,干工作兢兢业业,利益上不争不抢,已经成为了人们心中的道德典范。越来越多的人对“真、善、忍”普世价值的认同与同化,凸显出几十年来中共“假恶斗”的残暴与邪恶。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对此感到恐惧、嫉妒,强烈的妒嫉和恐惧使他不顾一切的寻找借口来迫害法轮功。

科痞挑事端 诬蔑诽谤法轮功

天津教育学院创办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发行范围不局限于天津市,在全国有一定的影响。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科痞何祚庥在此杂志发表了一篇名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以捏造事实、诬蔑、诽谤的伎俩,指名攻击法轮功,丑化法轮功修炼者的形像,诬蔑法轮功创始人。该文章发表后,一些教育单位随即下发了文件,不允许中小学生修炼法轮功,学校周围不许有炼功点。

中国大陆所有媒体都是被中共当局控制的,中共历次政治运动都是由依附政治的文人在官方媒体批判、抹黑开始,所以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公开发言辩诬的渠道。

何祚庥的文章发表后,天津部份法轮功学员联名给政府部门写信,用自身修炼的实际情况向其阐明,大法修炼可以使人祛病健身道德回升,对个人家庭社会百利而无一害。为了进一步澄清事实,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天津及周边的一些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讲清法轮功真相,并期望该杂志编辑部对该文章做出更正以消除其恶劣影响。

善意澄清事实 现场秩序井然

񟬿年4月21日法轮功学员在天津教育学院'
1999年4月21日法轮功学员在天津教育学院

到天津教育学院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非常和平、理性。为了保持良好的秩序,他们安静整齐的坐在不妨碍别人行走的道边、楼角处,并留出通往学院各个楼和角落的通道,保证教育学院的正常活动。

为了减少走动不影响学院的正常教学,很多学员尽量少吃少喝以减少去厕所的次数,必须去厕所时,都自觉排队并礼让不修炼的民众。每隔一会儿就有学员手拿着垃圾袋把水瓶食品袋等垃圾收走,以保持学院的整洁。校门外有法轮功学员义务维持秩序,保证学院周边道路交通的顺畅。

教育学院四周有一些居民楼和商铺,人们惊讶的发现那几天教育学院每天有上千的人出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来了许多来看热闹的人,他们感慨的对法轮功学员说:哎呀!你们炼法轮功的真好,这么多人秩序一点不乱,一点嘈杂的声音都没有。

天津市公安局派来了一些交警在教育学院附近的街道指挥交通,一位交警在现场看到交通秩序这么好,不由得称赞说:“你们的秩序真好,纪律够严明了,比军队还厉害。”

幕后操控及暗中预谋

起初院方接待人员听到法轮功学员代表的反映,才知道了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并非何祚庥污蔑的那样。对于法轮功学员的真诚善良,他们很感动并承诺尽快更正挽回影响。

但是,四月二十三日那天,一位法轮功学员听到身边的便衣私下里悄悄的说:上面下来命令了,不允许更正。

中共派了一些便衣特务在现场四处活动,他们通常是尾随在维持秩序的学员身边,也有一些便衣特务伪装成学员混杂在人群中,企图打探谁是组织者。

法轮功学员们还发现教学楼的窗户上拉着窗帘,只露着摄像头不停的调整,对着几个维持秩序的学员摄录。据原天津市国安局、“六一零”官员郝凤军讲,当时在天津市教育学院周围的大楼上都架好了密录摄像机,把在场的五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全部录了像。

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与残暴的警察

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六七点钟,教育学院外的甘肃路靠哈密道一侧至少有六辆警车停在路边,另一侧停了几辆大客车,三百多名防暴警察把甘肃路堵的水泄不通。

在此之前有几辆轿车驶进教育学院,有人看到时任天津市政法委书记的宋平顺坐在车里。在他们走之后不久,大批的防暴警察气势汹汹冲进教育学院。

夜幕下的天津教育学院,一时黑云压顶邪恶疯狂。一排排警察冲进院内,手中拿着警棍喇叭。警察进场后开始喊话,要求学员自动离场,否则以“扰乱公共秩序罪”予以拘捕。警察喊了一遍又一遍,在场的法轮功学员不为所动。

不知是谁开的头,学员们开始背诵《精進要旨》。开始几十人、几百人、上千人最后全场一个声音,从“论语”“博大”“真修”一路背下去。伟大的佛法撼天动地响彻寰宇。

惊恐之下警察们冲上来用警棍强行驱赶学员,稍不顺从就拳打脚踢大打出手,无论年轻年长,无论妇女儿童。面对这样的强权暴力,法轮功学员真正做到了大善大忍,还是耐心地向他们讲真相。

一位六十多岁花白头发的老太太被警察们凶狠地推搡、揪打着,她还在不停讲真相:“你们不能这样凶狠的对待我们这些好人,我要不是炼了法轮功我早就死了,我有冠心病,是大法救了我……”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微弱,一会儿就晕死了过去……

即使这样,警察们也没放过这位老人,他们又叫来两个警察,两个拉着胳膊两个拉着腿,象物件一样把老人拖到大门口的轿车门前,四个人齐声喊着:“一、二、三走!”随即把老人抛向车门。这一抛不但没进去,反而从车门口滚落了下来。接着,他们又换了一种方式,把这位老太太拖进了车。

另外四个警察把一位姓巨的胖奶奶两人抬脚、两人抓胳膊往外抬,途中老太太的裤子被他们拽得露出了肚子和屁股、上衣把头部全部盖住了。这位奶奶喊了一声:“我的裤子!”而这四个警察根本不理睬,就这样从校园的里面一直抬到大门外。

一个警察抓起一位女士的头发,用脚踹她的腿,连拉带拽地将她抛上大轿车;有的将学员打倒在地,用脚用力的踩踏,然后也拉上大轿车;有的警察用喇叭狠打女学员的胸部,使学员疼痛难忍倒在了地上;有的学员被打掉了鞋子,光着一只脚。这时的警察们已经打红了眼,连骂带打,将打倒后的学员拖上大轿车。

一个警察把一个女孩打哭了,这时一位天津北郊的年轻男学员,穿着一件印有“法轮大法好”字样的白衣服,他走过来对警察说:“你不应该打孩子,她那么小。”话音没落,该警察拽着小伙子的头发往墙角上撞,顿时小伙子被撞得头破血流,然后就被抓走了。

一位曾在中心公园炼功的少校军官,被两个警察抓走了,宁河区法轮功学员姜九胜,被四脚朝天地扔了出去。

四月二十三日当晚,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在之后央视报导天津教育学院事件时,天津市公安局长居然对着全球几十亿人撒谎,说天津警察没打人没抓人。

天津警察“建议”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原市委大楼旧址。左侧为当年学员停留处

四月二十三日深夜,被驱赶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自发的来到天津市政府办公楼前,为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讨个公道。

市委门前的小花园聚满了法轮功学员,花园对面及市委周围的人行道上都站满了学员,没有人站在马路上,没有堵塞交通。虽然法轮功学员刚刚经历了那样残酷的打压,他们依然平和安静的站在那里,等待工作人员到来表达自己的诉求。

距离市政府不远处是个公安部门。一会儿从大铁门里走出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看上去象是个当头的人,手中拿着高音喇叭,大声的训起话来:“你们都听着,现在命令你们赶快离开这里!不然,一切后果自负……”有法轮功学员回答道:“你们把抓去的学员都放回来,如果不放,我们也只好等候天亮,找市政府讨个公道!”

这样僵持了一会儿,他喊道:“你们派几个代表进来谈!”离门口较近的五六个学员主动随他走了进去。过了二十多分钟,铁门又打开了,还是那个人又喊:“你们谁还想进来谈,马上进来!”

学员们一听不对劲儿,为什么前几个谈话的学员不出来呢?追问道:“你先把前几个学员都放出来,我们再进去谈话。”此人听后无言作答,只好又进去了。过了一会儿,门内推出一位四十来岁的女学员,强行塞给她喇叭,她身后的警察催促:“快说!快说!”

女学员告诉在场的学员们:“他们让我劝大家先回去,(他们)还是不想放人。”警察听到这位学员并未按照他们的意图行事,随即又将这位女学员推了进去。又过了十几分钟,大铁门再一次打开,里面又走出这个警察,他对学员们讲道:“我们把前几位放了,你们再进来几个。”学员们又自愿的走进去了几个……

当法轮功学员代表要求市政府放人时,他们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此事,如果没有北京的授权,被逮捕的法轮功学员不会得到释放。天津警察向法轮功学员建议:“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二零零五年六月八日,流亡澳洲的前天津“六一零”官员郝凤军在接受专访时,透露了天津教育学院事件的内幕详情。郝凤军说:“教育学院就坐落在和平区,在我们分局管辖范围之内。四月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去天津市教育学院的时候,我也去了,当时我所在的和平分局几乎出动了所有的警力。我们到那以后,并没有看到(这些法轮功学员)像一般工人上访那样喊打喊杀的,他们只是静静地坐着,然后市政府出面接待了他们,说你们法轮功的事天津市管不了,要找你们就找北京去。在此之前我并没有接触过法轮功,但当时我认为法轮功如果要去中南海,天津市政府要负一部份责任,市政府如果不这样说,他们可能就不会到中南海去。”

天津教育学院事件是中共暗中策划的一个阴谋,其目的就是为迫害制造借口。然而面对中共的邪恶,法轮功学员自始至终都用真诚坦荡的胸怀,高尚的道德修为,向人们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从天津教育学院再到北京中南海,处处展现出了大法修炼者的风采。

二、“四二五”万人和平上访

'秩序井然、祥和宁静的“四二五”上访现场。'
秩序井然、祥和宁静的“四二五”上访现场。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行使宪法赋予的上访权利,不约而同的到位于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上访。

中午时分,五位法轮功学员作为代表进入国务院同政府官员会谈,申诉了法轮功学员的三点要求,释放被非法抓捕的天津法轮功学员,允许法轮功书籍合法出版及合法的炼功环境。

轮流参加会谈的有国务院信访办的负责人、北京市负责人以及天津市负责人。朱镕基总理很快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重申了国家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

傍晚时分,天津按照中央指示释放了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随即在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们静静离去。整个过程平静祥和,秩序井然。法轮功学员离开后地上无一片纸屑,连警察扔的烟头都被上访学员清扫干净。法轮功学员向世界展示了他们和平理性的境界以及他们维护正义良知的道德勇气。

中共江泽民集团为迫害法轮功,把法轮功学员的依法上访诬陷为“闹事 ”“围攻中南海”,这完全是栽赃陷害。法轮功学员的上访和平理性,既没有大声喧哗,更没有阻塞交通。对中南海,他们既没有“围困”,更没有“攻击”,他们只是依法到信访办公室上访,况且法轮功学员此次上访行为是在天津警察的“建议”下进行的。

此次“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赴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为争取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权利的和平上访,震惊了中外,被国际社会称为“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上访”,从而开启了一段将永载史册的围绕“真、善、忍”法则的正邪较量的传奇。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