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佛法后的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日】法轮大法是佛法,许多人听闻大法真相,对大法有了正确的认识,大法就会在他身上展现奇迹,这样的例子不知道还有多少。

一、丈夫的腰椎间盘突出症好了!

我丈夫原先患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症,发病时疼痛难忍,下不了床,翻身都困难。由于受邪党邪恶宣传毒害,他也曾经对大法产生误解,甚至反对我修炼,但我不放弃对他讲真相,他从一开始的拒绝、不接受,慢慢的一点点的开始改变。

一次,他的腰椎间盘突出症又犯了,下不了床,我告诉他你什么也别想,心里就念“法轮大法好”,只要心诚,我师父就会帮你。他将信将疑,但还是在心里默念了,可是就这么一念,立刻就感到疼痛减轻了,他很兴奋,也很高兴,就继续念,结果能下床了,继而一切正常了。

从那以后他彻底转变了观念,他看了大法书,对大法有了全新的认识,他说:“大法太好了,我现在做不到你们那样,但我一定会做一个好人。”他做买卖时常遇到对方多找他钱,或算错账多发货的事情,金额上万几千几百都有,他都一分不少的给人家退回去。他时常也帮助我做一些大法的事,并以此为乐。

如今,丈夫的腰椎间盘突出症彻底根除了,五十多岁的人看上去年轻十多岁,有人开玩笑叫他“小伙子”,他说自己是借大法的光了。

二、玲子和她家人的神奇事

玲子小我十多岁,白皙的脸庞,大大的眼睛,高耸的鼻梁,很漂亮,她丈夫是部队军官,她是全职太太。我们曾经同住一个小区,起初接触不多, 也没什么来往,直到有一天,她上小学的儿子在外边受到大孩子的欺负,独自哭泣时被我看到,我安慰和开解孩子,孩子由最初的哭泣、愤恨、委屈,慢慢的平复了情绪。

第二天玲子特意前来向我致谢,我问为什么?她说,她儿子经常被大孩子欺负,每次被欺负后回家都要哭闹一通,搞得她也跟着难受。可是这次孩子回家和妈妈说:“我又被大哥哥欺负了,当时我真的很难过,我都要恨死他们了,可是当阿姨和我讲话后,我的心情就一下子变好了,我也不恨他们了,他们做坏孩子很可怜!”她向我讨教教育孩子的秘诀,她说:“我儿子说了,你说一句话,比我说一百句话都受用,告诉我你都讲了什么?”我说:“我是从一本书上学来的。”于是我就拿出《转法轮》,对玲子说:“你若有兴趣就看看这本书,不用我告诉你,你自然就知道如何教育孩子了。其实,看完这本书你自身会被震撼,你看问题的视角都会发生改变,你的生活会更正向更有意义。”于是玲子得法了。

看完一遍《转法轮》玲子整个人都变了,我感到她比以前更加漂亮了,她身上从里到外洋溢着幸福、快乐。那段时间她几乎天天往我家跑,和我分享她的心得,她悟性好,一上来就能看到法理,学法知道对照自己,她不再没事就家长里短,买东西不再挑肥拣瘦斤斤计较,她不再睡懒觉,还改变了自私爱说谎话的坏习惯。她曾经瞒着她丈夫偷偷攒了近十万元的私房钱,修炼后她意识到这种行为不真,不符合法,她就毫不犹豫的把钱都拿出来交给了丈夫,并向丈夫道了歉。她丈夫很吃惊,她告诉丈夫是大法改变了她,她说以后她只能越来越真诚、善良、宽容、大度,会做的越来越好(玲子说到做到,后来她确实做的很好)。

玲子懂得大法的珍贵,得法不久她就想到要把这么好的法和大法的真相告诉给亲人,于是她特意赶回承德老家把大法的福音传给家乡的亲人,于是就又有了后来的故事。

玲子的母亲患有心脏病、类风湿、关节炎、痛风等多种疾病,经常性的四肢无力,浑身难受,走路都困难,整日躺在床上,病魔把她折磨的平日总发脾气,明白大法真相后她每天默念“法轮大法好”,越念身体越舒服,越念心情越好,没几日能下床活动了,然后能干家务活了,然后能挑着扁担担水了,不久所有的病都不治自愈,近七十岁的人走起路来像年轻人一样轻盈,和以前判若两人,而且从此以后她不再发脾气了,总是乐呵呵的。

玲子的姐姐平日有时能看到另外空间低灵灵体,她长期受到低灵的侵扰,搞得她身心疲惫、寝食难安,想死的心都有了。明白了大法真相她感到生活有了希望,每当那不好的灵体一出现,她就念“法轮大法好”,只要一念大法好,那些不好的东西就消失了。她最后一次看到三个象人那么大的怪物一步步的向她靠近,当她念着“法轮大法好”时,就看着那些怪物一点点的变小,直至化掉,从那以后她的环境纯净了,不再出现那些不好的东西了。

三、老人脸上现出惊喜

有一天,马路边站着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年男子,我向他问好,然后就自我介绍,告诉他自己是修炼法轮功的,想和他聊一会儿有关法轮功的真相。他点点头,告诉我他过去在党校工作,是讲党史的。他认为法轮功被反华势力利用了,他问我:“你这么年轻怎么也炼呀,太可惜了!”他反过来要做我的工作。

我能感到他人是善良的,只是共产党的洗脑宣传迷惑了他。我心里求师父加持救他,我说:“您研究党史,应该知道共产党习惯篡改历史,它是靠谎言和暴力维持政权的,它在媒体上对法轮功的说辞都是谎言。法轮功是一个修炼群体,修炼的人不参与政治,更不会被任何人、组织所利用。我们一直秉承着真、善、忍的原则处世为人,真、善、忍是普世价值,被全世界接纳,却被中共无理打压、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很显然共产党和普世价值是对立的。其实它所说的‘反华势力’也是它臆想出的‘假想敌’,它做了迫害人权的坏事还不让人说,民主国家批评它就被它冠以‘反华势力’了”。接着我又详细讲了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已经受到全世界正义力量的谴责。我边说边发正念,他静静的听,我讲着讲着发现他脸上突然出现有些痛苦的表情,于是我停下来问他:“大叔,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他说:“我这是带着痛苦和你讲话,你知道吗,我身上有好几种病。”他告诉我那几种病的名称,都是难以治愈的病。

看着眼前这个高高瘦瘦的长者,我的心中升出隐隐痛惜的感觉,为这个生命痛惜,我想我一定要救了他。于是我发自内心的说:“大叔,我本来在马路那边,看见了您就想过来和您说几句话,这就是缘份,咱们之间一定结了善缘,看您这么痛苦,我也很难过,真的希望您摆脱痛苦,如果您相信我一定能摆脱痛苦。”于是我告诉他大法是佛法,只要他对大法有正念,并在心里真心诚意的默念“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就会帮他排除痛苦。听完我的话我见他静静的站着,只几秒钟的时间突然脸上现出惊喜的神情,他看着我连声说:“谢谢!谢谢!”我知道他真的在心里念那几个字了,师父真的帮他排除痛苦了。我说:“别谢我,谢大法师父吧,是我师父帮了您。”他谢了师父,于是很自然的劝他退了党,告别时他挥手致意,远远的我看他的手还挥动着,我感到他整个人焕发出光彩,那是发自生命深处的喜悦。

四、W的故事

一次我和同修给人讲真相被构陷,被非法关押看守所十天。

大法弟子走到哪儿就把真相讲到哪儿,在看守所我们也给被关押的人员讲,许多人都做了“三退”,其中一位年龄在六十岁左右的W女士身上发生的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起初W和另一位同修被关在同一监舍,后来调舍,把她俩都调到我所在监舍,因为先前進来的人大多做了“三退”,她一進来我自然把关注点投向了她,同修提醒我说W很顽固,对大法有很深的偏见,她给W讲过多次,W非但不接受还骂人,我说:“那我们也不灰心,继续给她讲。”

我不带观念很自然的和W先聊起家常,然后就讲了大法真相,过程中她听的很认真,还问了几个问题,我都一一给她做了解答,最后W很痛快的做了“三退”。于是我想讲真相要持之以恒,不能轻言放弃,更不能看重表面人的态度如何,其实同修前几次的铺垫还是起了作用的,她虽然表面上“顽固”,但内心深处多多少少还是被触动了,所以我再讲就水到渠成。

W“三退”后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刚念完一遍就感到一阵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全身,她感到很舒服。她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很为她高兴,告诉她这就是“灌顶”现象,说明大法师父看到她的诚心了,在管她,给她清理身体呢。

这以后W每天没事就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她是因为自己租住的房子不明原因起火,而被抓進来的,一直觉的委屈,心情很不好,念着大法好就觉的心胸开阔了,由原先的愁眉不展,慢慢的脸上也展开了笑容。

看守所里每天都组织被押人员搞活动,诸如背监规、听课、做操等等,我都一概不配合、不参加,并且我从進到看守所起就不穿号服,狱警开始很恼火,看我不为所动也就不管我了。

W有一天问我为什么我不听狱警的话,狱警却视而不见,而她们(非法轮功人员)很听话,让干啥就干啥,狱警反而还不满意,有时还骂骂咧咧的?我说:“大法弟子不配合是因为我们没犯罪,我们没做任何不好的事,我们不该来这里,是邪党在迫害好人,我们在制止他们犯罪,他们心里也明白我们都是好人,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她说:“我也没犯罪,那以后我也不出去听课、做操了。”果然从那天起她就不出去了,开始时她也有些胆胆突突的,那天是个年轻挺和善的女狱警过来喊人,最后就剩下我和她,年轻的女狱警知道我是不配合的,就喊她快出去别耽误时间。W看了一下我说:“她不也不出去吗?”女狱警说:“她是法轮功,你也是法轮功吗?” W几乎没犹豫就说:“嗯,是!” 女狱警很亲切的说:“好,那就留下来吧。”我高兴的向她伸出手,轻声说:“欢迎!”W看着我发自内心的笑了。接下来她和我聊了很多,她说她原先不了解法轮功,没到这里之前脑中被灌输的都是邪党的谎言,“这些天通过和你们接触才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大法真的是佛法,我出去有机会一定学炼。”我说:“你有这个愿望,师父就一定会帮你,很高兴以后我们能成为同修”。

就在那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看到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队伍中有人在欢呼,有人载歌载舞,有人手中举着通天的黄色旗帜在街上行走,那场面无法形容,是她生平中从没见过的,非常的壮观。在梦中她知道这是欢庆法轮功的队伍,这时有人告诉她能走進这支队伍中的人就会拥有美好的未来,她当时是站在队伍之外在观看,突然她动了一念:“我也要走進这支队伍中去。”就这一念,她一脚就踏進了那支队伍中,这时她一下子就醒了。

起床后,她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事告诉我,我说:“你也是为法来的生命,好好珍惜吧!师父在看着你呢。”她点了点头。那天我刚好回家,她讲的那个梦非常深刻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