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真正的走入大法修炼中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一年,我来海外留学,当时的我还是个高中生。班上有一个男同学一直追求我,但我觉的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就一直拒绝他。由于他坚持不懈的追求打动了我,我便同意与他交往。记得有一天天气很冷,外面下着雨,我们开车经过中领馆门前,看到法轮功学员在那里举着横幅,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被感动了,便说了一句“其实他们也不容易,都是为了自己的信仰。”

当时说完,那个男同学问我真的这么认为吗?我说真的。于是他便告诉我他的家人都修炼法轮功。虽然我表面上什么也没说,但是内心非常的震惊,甚至还有些害怕。于是我便在与他家人的日常生活接触中暗中观察他们。

我和那个男同学估计都是现在大家口中的“富二代”,家庭条件比较好,高中就开车上学。那时候的我对于花钱没有概念,买东西不看价格,觉的喜欢的东西就要买,名牌鞋要买上万元一双的,每天都要去餐厅吃好吃的,吃不完就扔掉。可是那个同学的姐姐是法轮大法弟子,却不这样。每次出去吃饭剩下的菜,她都会打包拿回家自己默默的吃掉,让我和她弟弟出去吃新鲜的,她几乎不买什么名牌包,穿衣服也很朴素,不穿什么大名牌。

我很喜欢跟他姐姐待在一起,因为她经常会跟我说一些做人的道理,还有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而且我还看到她对待每一个人都很好,都是那种发自内心的不怕吃亏,不觉的自己受委屈。她家很大,是个三层楼的别墅,也没有请保姆,她一个人收拾的一尘不染,我觉的太不可思议了!其实她才比我大三岁而已,当时还在读大学呢!渐渐的我内心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警戒线在放低。

一天,姐姐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学《转法轮》?我答应了。学完第一讲,我就觉的讲的挺好的,教人做好人。可是学到第二讲,我又有点不相信了。我的心一直在反复的波动。一直到学完九讲《转法轮》,我突然觉的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改变!觉的心里好轻松,知道怎么样去做人了!当时正好学校在放暑假,我就一个人在她家学师父的早期的经文,和各地讲法,越学越想学。后来经常学着学着就流眼泪,悔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晚才知道真相,知道大法好,已经在常人中造了这么多的业。

有一次,她家来了几个同龄的大法弟子一起包饺子,都是从小跟父母修炼的。大家劝我“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我爽快的答应了,并坚持要用真名三退。虽然知道大法好,可是内心对修炼并不是太理解。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我问其中一个大法弟子,“为什么要修炼当佛呢?当人不是挺好的吗?”是啊,当时的我年轻、漂亮、家庭条件好,身体也没什么病,没有接触过复杂社会,觉的做人不是挺快乐挺好的吗?真的不理解为什么要真心修炼去当佛呢?

即使我这么不悟,师父还是慈悲的让我感受到了很多美好和超常的事情。刚开始发正念,我就感觉自己好象坐在一个非常快速的电梯上一样往上冲,我当时很害怕,立刻就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坐在地上没有飞起来。有时候觉的自己变的好大好大,好象整个人象宇宙这么大。有一次发正念还看到了莲花掌中间有无数的彩色法轮飞旋出来,最后有一个大大的卍字符停在我面前。

暑假期间我与那个男同学一起回了一趟中国。那个同学的父母开车来到我的城市与我家人讲真相。谁知我家人非常排斥,并且勒令让我们分手。就这样,家人为了使我们分开,回到海外后把我转学转到了离我原来的学校五千公里外的城市去上学。

到了新的城市,我一个人也不认识,但是原来城市的年轻大法弟子介绍了当地的年轻大法弟子给我,让那位同修带好我。就这样,我没有脱离大法的环境,每天在网上与同修一起学法,交流。

学大法后,由于心灵的巨大变化,使我整个人的状态跟以前完全不同了。在新的学校,同学们都觉的我跟别的人不一样,很洒脱,也很单纯,也不象其他女生一样追求名牌。于是,我便与身边的所有朋友讲真相,告诉他们我是怎么得法的呀,法轮大法是什么呀,怎么样教人真、善、忍做好人呀。同学们都很能接受,并且做了三退。

我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由于受谎言的蒙蔽,对大法态度不好,我跟他讲真相的时候他还说讽刺师父的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便对他说,我觉的只有你自己看过法轮功的书《转法轮》再下结论吧。于是我们约定每天放学后都去图书馆学一讲《转法轮》。他一开始学有很多内容不太相信,学到最后他说:呀,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呀!然后他还打电话回国给他父母,主动跟他父母讲真相,后来到了大学之后,听到班上中国同学讲大法的坏话,他还主动站出来告诉他们法轮功真相。我真心的为他感到高兴。

后来,还在学校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每天晚上放学后有四、五个同学一起学法。他们有的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跟父母一起修炼的小弟子,也有明真相后表示要一起修炼的同学。每到周末,我就去唐人街发真相传单,参加各种游行,还参与神韵卖票。那时候过的好开心好快乐,每天都沉浸在大法的美好当中。

一年多后,我家人出国来探望我,发现我在修炼法轮功,就气的对我破口大骂,还要抱着我从二十二楼跳下去。当时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嚎啕大哭,为什么修炼这么难啊!想当好人这么难啊!家里人觉的只有把我绑在身边,才能控制我不修炼大法。于是,大学也没读完便让我回国,给我找了个常人结婚了。结婚前我与先生讲真相,并且告诉他我修炼法轮功,让他考虑清楚跟不跟我结婚。

结婚后,虽然先生不反对我修炼,但是由于我自己完全失去了环境,在中国大陆一个同修也不认识,再加上对家人有怕心,渐渐的就带修不修的了。这一脱离大法就是五年。

不学法了,自然就没有法的约束。行为渐渐又象常人一样了,甚至有些事做的比常人还差。由于跟先生是相亲认识的,只见了一面就结婚了,婚后有很多生活习惯的不同导致了很多的矛盾。再加上我回到常人中后,又坠入了追求名利,欲望强盛的生活中去了,总是爱与身边的朋友攀比。我们俩一直都用着我父母的钱,于是我就开始对先生生出了很多的不满。每天跟我家人也吵架,家里人给我买了一套三千万的房子我还嫌太小了,把母亲气的到处跟别人说她生了一个白眼狼。

浸泡了五年的名利情,我的心变的很疲惫,也真切的感受到了原来做人真的太累,太可怜了,每天就泡在名利情中不可自拔。虽然没有学法,可是心中还认为自己是大法弟子,也知道一切事情有因缘关系,所以对常人中的事情又提不起兴趣。就这样,象个局外人一样,在这个世界里活着。常人的事情我不太感兴趣,可是大法弟子的事情,我也没去做。

后来,我怀二胎了,我就想着趁怀孕期间到海外来生孩子,这样还能有个修炼的环境,等孩子两、三个月了再回国。可不知为什么,到了海外之后,我每天依旧浑浑噩噩的,即使有环境了我也不想去溶入。就偶尔打开明慧网,看同修的交流文章,能好个几天。可是,就还是拿不起《转法轮》来学,而且就连新的《论语》我都已经看不懂了,师父近期讲法,我也都看不懂了。

直到神韵来我们城市演出了,我带着先生和孩子一起去观看神韵。看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流泪,看到神韵的演员表现的中国传统女人如此温柔,我就告诉先生我一定要把自己的暴躁脾气给改过来,应该真正的象个女人的样子。

到四月份开始报名参加纽约法会,我也好想见师父,可是我想都不敢想报名的事情,总觉的自己不配。这时一个青年同修鼓励我说:试试看报名吧!我就想,是呀,我都还没开始尝试就放弃了。城市协调人问我,过去一年有没有参加城市学法,有没有参加大组交流,有没有参加任何项目?我的回答都是没有。协调人说这是法会,是给大法弟子参加的。我很失落,心里就想着,不能進会场也没关系,我还是要去纽约,就算参加游行,参加活动也好。这时,那位青年同修鼓励我按特例申请。当时的我心里只有一念,一定要去!我回忆起自己从得法到现在的经历,如实的写了出来,不知不觉中,写了四、五千字。最后获得批准按特例就给我报了名。那一刻起,我开始非常珍惜修炼的机会,觉的一切都是师尊给予的,真切的感受到师父就在身边,感谢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到了五月初,本地要召开法会了。协调人让我用我写的心得体会上去发言,我立刻就拒绝了。我说:可能不太方便,我还要回国呢。协调人就很严肃的对我说,海外学员不能回国。我的心里象被打翻了五味瓶一样。晚上回家,我跟先生提起这件事情,我说协调人要我发言,可是我拒绝了。我觉的我发不发言都没所谓,可是海外中共特务这么多,我不想太高调。先生没吱声,让我自己考虑。

这一个晚上,真的是非常痛苦,内心一直在做着斗争。脑海中浮现出各种画面,我不回国了,怎么跟家里人解释?我国内的房产?朋友们?我真的拿不定主意!想看看师父是怎么讲的,我在法轮大法网站上搜索回国两个字,发现师父在讲法中都说海外学员不要回国。我到底是信师信法还是要继续做常人?想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了,我最根本的执著是什么!就是舍不下常人中的东西,就是一只手抓着人、一只手抓住神,想追求常人中幸福的生活,就是不够信师信法。这时我恍然大悟。我刚得法的时候,学到师父的《走向圆满》,觉的自己没有根本执著,还高兴的沾沾自喜。现在回过头来一看才发现,当时自己真的是对待修炼太不严肃了,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修炼,还总妄想着自己就这样学学法,以后就能上天当神呢。

我一个晚上翻来覆去的还是没考虑出结果来,于是就问先生“要是我因为修炼,不回国了,至少在迫害结束前不回国了,你会怎么样?”他很平静地回答“不回就不回呗!”然后我又问:“那你会对大法有不好的看法吗?”他说不会。我又问:“那你爸妈问起来怎么办?”他说:“有缘份的话就叫他们过来了解。”听到他这么说,我也把心放下一点了,觉的至少自己这个小家庭在不回国这个问题上是没问题了。但是经过一个晚上的几乎没有睡觉的思考,我还是决定不发言。

第二天到了法会会场,我一進门就立刻冲到稿件组表示不发言,并且把自己的稿子拿回来了。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下听同修们发言。听着听着,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看到师父的法像,看到这么庄严的法会,我能上去交流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呀!我竟然因为自己的怕心,拒绝了这次机会。这时,听到主持人叫我的名字,叫我准备,我惊呆了,我明明说了不发言了呀,于是立刻对主持人摆摆手,表示自己不发言。主持人好象没有看见,就下台了。

在等待发言的过程中,我的思想斗争越来越激烈,最后就想,今天我就豁出去了!实在不行,就算真的被特务照相了,反正我也不回国了,就算我的房子车子全没了又怎么样?我是来修炼的,不是来过常人生活的!就算我家里人不接受,要来骂我、打我,断我的经济我都不怕!就这样!感觉怕的物质被一点点削减。

正当我准备好了要去发言的时候,主持人突然说,“不好意思,有点变动,请下一位某某某准备。”我一听,跳过我的名字了,哎呀!我立刻就过去跟主持人说,对不起,我可以交流了。

整个交流的过程,我紧张的全身都在发抖,说到家里人不同意我修炼的时候,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这时,看到台下好多同修也都在擦眼泪。交流完后,好多同修来鼓励我,说我交流的好,她们都感动的流泪了。我也感觉身体好轻松,也真心感谢师父给我这个机会让我通过这件事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让我突破,还能让我在这么神圣的法会上交流!

与此同时,我为了找密勒日巴佛的修炼故事,找到了明慧广播。发现明慧广播真的是太好了!从此以后,我每次开车接送孩子或者跟先生出门都会听,从刚开始只敢自己听,到后来堂堂正正的放给先生和孩子听。其中,我听了密勒日巴佛的修炼故事,几乎是每一集都会流很多的眼泪,仿佛内心真的被打开了一样,并且也意识到修炼大法的珍贵!密勒日巴佛为了寻找即生成佛的法这么虔诚,吃了这么多苦,而这么伟大殊胜的宇宙大法摆在我面前,却不知道去珍惜!在人间才短短的修炼几十年,就能修炼到那么高层次的法能被我得到。

距离参加纽约法会不到一周的时间,我开始消病业了。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我从得法到现在,真的没有消过病业,原来我以前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呀!这时候才明白师父讲的:“也有一部份人到后来听明白了我讲课的内容,他放下了,身体净化了,别人都一身轻了,他才开始祛病,才开始难受起来了。每个班上都有这种落后的,悟性差一点的,所以你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是正常的。”[1]

刚开始喉咙疼,到晚上就开始发烧,流鼻涕,象重感冒的症状,非常难受。这时,家里的月嫂接的下一单的人提前生了,她就提前走了,我新聘请的保姆签证还没下来。所以,所有的事情都突然需要我一个人做。每天晚上发烧,失眠,一到白天烧就退了,就要自己带两个孩子,做饭、洗衣服、收拾家,还没习惯这种生活的我觉的苦不堪言。

终于到了要去纽约的那一天,我和先生带着两个孩子坐五个小时的飞机去纽约。从踏上飞机的那一刻起,先生就一直在抱怨我,一直到酒店又开始抱怨起我订的酒店来了,我拖着病业的身体已经疲惫不堪了,他还不放过我,一直叨叨我。当时由于学法精進了,知道他是在帮我消业呢,嘴巴上没有还嘴,可是心里还是放不下。身心疲惫的终于熬到了第二天,可以去法会见师父了!我心情好高兴好激动!

从纽约回到家后,看到家里乱七八糟的,地也脏的不得了,我就想,没事,再忍忍,保姆签证马上就下来了,她就可以收拾干净了,我现在要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炼功!结果,又等了几天,签证还没下来,但我身体的病业非但没有减轻,反而又开始全身发冷,太阳穴刺痛,面部神经痛牵扯到牙齿神经痛,又连接到下颌骨和脖子痛。这样的神经痛让我痛不欲生,每天躺在床上什么也动不了。这时先生就说我:“你不是消业吗?你还把自己当成病人在养病吗?还不赶快起来炼功!”我知道他说的是对的,可是痛的我根本起不来炼功。这时我收到同修的短信,告诉我他参加完法会回来也在消业,炼完一小时静功后就好了。我一听,马上爬起来炼静功。说来也惭愧,上一次炼静功一小时是我刚得法的时候,现在竟然为了减轻疼痛才想着炼一小时。

炼完功后,感觉好一点了,可是还是疼。先生又问我是不是没炼动功。我又赶忙去炼动功,可是唯独没炼第二套。头、脸、牙还是剧烈的疼痛。半夜把我疼醒了,我想,哎呀,反正失眠了,抱轮吧!神奇的是,一炼完抱轮,疼痛真的立刻就减轻很多了,我就安然入睡了一个晚上。

等到第二天又开始痛,忍着剧烈的疼痛,还要收拾非常凌乱肮脏的家,还有一堆衣服要洗,还要做饭,还有小婴儿要照顾,先生从纽约回来后病了,啥事都不能帮忙,还不停的数落我。这时真的觉的太苦了。就这样反复的剧烈疼痛了两周。

这两周的时间,我思考了很多,从刚开始的心不稳,到后来真正意识到我在人中造了这么多的业,而师父只让我承受了这么一点点,我却还不想承受,况且说不定我要是不修炼,未来会得大病,或者因为这个病丧生呢!并且真切的感受到了业力的可怕,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修炼,去掉一切执着,我今生就是为了这个法来的!

承受了这一个月的病业加上做家务带孩子等这一系列让我身心疲惫,甚至可以说痛不欲生的经历后,我整个人仿佛脱胎换骨一般。想问题的出发点,遇到事情的理解,终于能从大法出发考虑问题了,心的容量也扩大了,也终于知道怎么样修炼了。

现在回头从新学师父的各地讲法,不禁感慨,师父原来在早期就已经讲的这么高!这么理白言明了!

以前有大把的时间,却不修炼。现在想修炼了,却要挤时间。由于家里保姆的签证现在还没有下来,我一天的时间排的满满的,想要学法炼功都是碎片时间,所以这也是我现在最需要突破的,要去掉求安逸心,可以压缩一点睡觉的时间来做好三件事!我相信这是一个从新得到大法,真心要修炼的人一定可以做到的!

在成稿当天突然有一位青年新学员联系我,问我愿不愿意跟她一起每天早上六点起来学法。再一次感受到了师父慈悲,师父就在身边时刻看护着弟子!

叩谢师恩!

感谢伟大的师尊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