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技术、做真相资料中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五日】我今年四十五岁,是一名女大法弟子,以前在机关工作,是国家公务员,后来受到邪党迫害,被无理开除公职,现在做会计工作。

一、从小就浸泡在党文化中

我得法看起来很容易,一九九六年七月,那时刚大学毕业,母亲已经修炼几个月了,让我炼,我说好吧,就开始炼功了。刚得法时,就象自己得到了宝贝,高兴的不得了,为什么高兴,自己也不知道。现在知道是本性的一面明白大法的可贵。

第一天晚上去炼功点,辅导员教我动作,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回家后,上吐下泻,可是那时悟性太差,还以为自己吃多了,从那以后,多年的胃痛完全消失。师父讲开天目时,我的感觉和师父讲的一样:“我们每个人的前额都会感觉到发紧,肉往起聚,聚起来往里钻。”[1]炼功时,闭上眼睛,能看到象水波纹一样的光圈,一圈一圈往外散。现在也经常是这样。

有一天晚上,我刚关灯躺下要睡觉,忽然看见屋里亮亮的,我仔细一看,从师父法像处飞出许多蓝色的小法轮,飞到我床边就不见了,我看了好一会,感到很惊奇,之后我经常能看到各种颜色旋转的法轮。刚开始炼功,我不能双盘,就单盘。过了几天,我想我得双盘。一天中午,我刚吃过饭,家里很沉的木头饭桌桌面突然掉了下来,正好砸在我的左脚上,我一点没害怕,心想我有师父保护,没事。桌面砸在脚上一点不疼,可是脚面却肿的老高,我也没在意,当天竟然能双盘了。

有一次我飞快的骑着自行车,和一辆也是疾驶而来的自行车相撞,师父保护,在相撞的一瞬间,我俩的车链子同时脱落,车头对着车头卡住,自行车不倒,我俩跨着自行车站在地上。如果不是师父保护,我俩都得飞出去,后果不堪设想。有一天做梦,梦见自己坐在平时打坐的垫子上,在半空飞。

我是在党文化毒液的浸泡中长大的,开始根本不明白修炼的内涵,那时我对大法的认识基本上停留在感性认识上,法学的很少,受迫害前,没去过学法小组,也没去过几次炼功点,炼功也是两天打鱼,三天晒网,带修不修的,更别说按大法要求提高心性了。

我刚上小学,就当班长,后来当大队长,被评为市三好学生,小学就被邪党拉進团组织。我很听老师的话,老师让我管着我的同桌——不好好学习的男生,如果他们不好好听课,就拧他们的耳朵,我很听话,我的两个同桌经常让我拧的耳朵通红,跐牙咧嘴,而我丝毫没有同情,还认为自己做的很对。老师让我记下自习时谁讲话,我就很认真的记,汇报给老师。

每次选班长时,我的票最少,可是我学习很好,每次考第一,老师还是让我当班长。上了初中,我还是当班长,能看到自己的档案,我看到小学老师给我写的评语有一句是:“要加强个人修养。”我很吃惊,我是老师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老师从没和我说过这样的话,却要在给我的评语中写这样的话,而档案自己是看不到的,如果我不是看到了,我永远也不会知道老师写了什么,我突然有一种被利用、被欺骗的感觉。

多年以后,我在查找自己不信师信法、不敬师敬法的根源时,发现这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其实我和我的小学老师都是受了邪党的利用和欺骗。上了高中时,我发现同学怕别人超过自己,说假话,说自己回家不学习,我不知道自己应该说假话还是真话,就不想说话。

得法后,我发自内心的觉的大法好,可是,好在哪,不知道,即使有些法会背了,也无法体悟到内涵,党文化的因素障碍我真正得法。有时想不炼了,可是一这样想,心里就难受,好象生命都没有意义了,就觉的还得修,可是想修又不好好修,旧势力就钻空子迫害。

二、魔难中,师父保护

在遭受迫害的日子里,师父保护我,在警察来我单位抓我时走脱过;在劳教所,我绝食反迫害,警察给我灌食,把鼻腔和口腔都插破了,鲜血顺着灌食管流了一地,警察都吓坏了,我却不觉的疼。等回到监舍才开始痛,我想明天怎么办呢?可是又一想,不能妥协!就这坚定的一念,师父就帮我了,我感到鼻腔和口腔有法轮转动,一股清凉的感觉,不再疼痛。第二天插管,一点都不痛,一夜之间,插破的地方全部长好,我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那时同修传给我三篇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也棒喝》,我背了下来,不停的反复的背,在师父大法的启悟下,知道自己应该反迫害,出去救度众生,那时在大法的熔炼下,心态很纯净,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闯出魔窟。

出来后,我没有向内找,反思自己受迫害的原因,也没有加强学法,反而增强了自己的显示心。初衷是想救单位的同事,可是带着争斗心、怨恨心、显示心和证实自己的心,带着这些强烈的人心和党文化因素,心念不纯净,对人没慈悲,不仅救不了人,还推人一把,我被单位领导举报,遭受冤狱迫害。

在冤狱最后一年,我反迫害,被关在水房,绑着胳膊,坐在板凳上。我不停的背法,发正念,只要是我能想起来的法和经文我就不停的背,让自己不要忘记。那时坐在那就入静了,背法时,就感觉师父的声音在我耳边给我讲法。开始的时候只是背,不知道师父讲的什么意思,在不断的背法时,法理开始展现,我开始静心反思自己,向内找。受迫害时,知道自己是有漏了,可是不知道漏在哪。在师父和大法的启悟下,我找到了自己那些强烈的人心是导致迫害的原因,终于会向内找了,终于能看到自己的问题了,终于找到了那些不是我本性的人心。

我知道那是学法的结果,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那是师父的点悟,让我能认识到这些,让我学会修炼,我也认识到了学法的重要性。而我没听师父的话,走了许多弯路,给大法造成了许多损失。认识到这些心了,可是怎么能修去呢?

三、在做技术、做真相资料中实修自己

遭受迫害很多年,耽误了那么多时间和救度众生的机会,非常遗憾,我希望自己能尽力弥补。这时正赶上换计算机系统,能装系统的同修很少,让我去学,我很快就学会了,给同修装了许多电脑。做系统会遇到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问题,有时我静心想一想,师父就点悟我怎么做了,有时实在解决不了,我就求师父帮忙,就弄好了,过后我自己也想不起来是怎么弄好的,我想那是师父给修好的。

同修从黑龙江老家拿回了真相电话,我们地区没有人会装电话程序和维护,同修让我学学。同修拿来一个单子,上面写的是装程序的步骤,我就照着单子一步一步的做,学会了装电话程序。可是学的是一种电话的,我们用的真相电话好多种,在不断的安装中我不断的琢磨,渐渐明白了每一步这样操作是要解决什么问题,渐渐掌握了要领,有不同型号的机器我也会装了,也能发现出现的故障是怎么回事了,有的在手机上从新装一下系统就行了;有的是TF卡坏了,换卡就行了;有的电话卡不识别,是卡槽松动了,在电话卡背面贴块胶布就行了;有的需要刷机。我把技术教给别的同修,真相电话项目很快在全市推广开。有时同修装不上的手机,拿给我装,我就能装上,同修问我怎么装的,我说方法都是一样的,但是我装机时都在发正念,这是救人的,会有邪恶的干扰和阻挡,发正念,师父就帮我了。

偶然有一天,我看到新唐人电视台推广机顶盒,我觉的这个挺好的,就到处问同修,还让同修问国外同修,告诉我是国外用的,目前国内不行。今年过大年前,外地同修给了我们一个机顶盒可以收看新唐人,许多同修家有常人,安锅有顾虑,现在网络普及,都愿意安机顶盒,为了让同修能在新年看到神韵晚会,我照着同修给的样子让同修在网上采购到机顶盒,让同修下载了程序,我去给同修安装了许多。

明慧网刊登收看神韵晚会的方法关于机顶盒的程序时,我看到和同修下载的程序不一样,他下载的是国外可以收看的,我不知道这个程序能不能收看到神韵,我就从新下载程序,然后把所有我安装的机顶盒又从新安装了一次。由于时间紧,忙着做事,学法少了,人心又出来了,显示心、欢喜心、干事心,我自己却不自知,有一天一位和我熟悉的同修大姐说:你有干事心。我当时不能接受,心里十分不服气,我干了这么多,这么累,你们不体谅,还说我有干事心,完全都是向外。这时身体也出现了状况,我静心找找自己,发现同修说的是对的,如果不是同修点醒,我已经不符合法了都不自知,谢谢同修。

我自己一个人生活,居住条件和时间都比较适合建立家庭资料点。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我这朵小花开放了五年了。开始是做真相币,每星期是一、两千张,过年时就更多。太脏的钱要洗,所有的钱要熨烫,熨钱时,满屋子都是刺鼻难闻的味道。有一次过年,打印机進纸不好用了,同修着急要真相币,来不及修,我就把钱用手一张一张往上放,就这样,把几千张纸币打印出来。后来有同修做真相币,我就不做了。做真相期刊(大册子),自己买纸,抬到楼上,自己打印装订,送给同修。

最近三年,我参与了真相台历制作的协调、打印、装订和运输。第一年没什么经验,做的量也不算大。第二年我认真看了教程,做的台历就比较好了,数量也有所增加。在做真相台历的过程中,也是我在不断实修提高自己的过程。第二年刚做台历,我受到干扰,“六一零”去找我亲属,要见我,我骑车摔了一跤,脸着地,把牙撞活动了,后来掉了好几颗牙。

当时有怕心了,不想在家做了,想把打印好的台历和机器都拿走,可是这么多东西放哪呀,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没有理由推脱,怕也解决不了问题。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3]。我有师父保护,不承认邪恶干扰。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4]我一定是有不符合法的地方了,被邪恶钻空子了,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显示心和妒嫉心。

我一直认为自己妒嫉心不是那么强,后来发现自己有很强的看不上别人的心,这种心的背后有很强的自我,也有很强的显示,认为别人都不如自己。我在努力修去这些心。同时也加大力度发正念解体邪恶,当我归正自己解体邪恶后,这些干扰都烟消云散了。在这过程中同修的常人亲戚也帮了一些忙,在和大法弟子的接触中,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从而后来走入修炼。

去年做台历期间,我保证学法炼功,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完成使命。一百六十克的铜版纸一箱四十包,早上抬到楼上,打印好,从中间切开,晚上拿下去,送到做台历的地方,再把做好的成品送给同修。在离年底还有二十天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万多个台历,同修们也都发送出去了。在是否还做台历的问题上,我们配合的同修有了不同的想法,负责打孔的同修不想做了,这一万多台历几乎全是她自己打的孔,一本台历要打三次孔,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同修已经承受到极限了,这我能理解,可是同修还要真相台历去救人,不能不做啊。和同修交流几次后,同修还是原来的想法。我和协调同修商量另想办法吧,当我们把一切都联系好后,同修受师父点悟,提高心性了,提出还要接着做,我们都很高兴,只要我们坚定正念,师父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我们顺利的又做了更多台历。

有时会消沉,安逸心出来了,想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多睡会觉,有些时候自己感觉无力摆脱这种状态时,心里就会觉的对不起师父,师尊用巨大承受换来的有限时间是让我们修好自己,多救人,我却在让自己怎么过的舒服,不想吃苦。当我坚定自己想要突破时,师父就帮我拿掉了那些不好的物质,我又能从新振作起来,谢谢师父为我太多的承受和付出。

走过了这些年,虽然走的不好,但是我会努力,师父在歌词说:“因为你曾经求神别把你放弃”[5],每当听到这句歌词时,我都会流下眼泪,我一定是无数次求过师父别把我放弃,师父从没把我放弃,师父就在我身边。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救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